正文 第1895章 妻子的幸福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的婚纱皱成一团。

    她懒懒躺着,浑身骨头都酥软了,不太想起床。

    可她知道,应该起来卸妆、换下婚纱的。

    颜恺的衣裳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他手忙脚乱中没有脱掉陈素商的婚纱,索性不脱了。

    事后他也很懊恼。

    他先起身,去找了件睡袍穿上,然后坐到了床边:“要不要我抱你去洗澡?”

    陈素商身上有点疼,听到这话,她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不必。”

    她始终认为,洗手间是绝对的私人领域,不管是如厕还是洗澡,都不应该有第二个人在场。

    她一动,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颜恺很紧张。

    他怕自己弄伤了她。

    情之所至的时候,他也有点失控,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我头发……”陈素商歪着脑袋。

    混乱中,她的头发被自己带着的项链缠住了。

    “我来解。”颜恺把她的脑袋扒拉过来。

    陈素商偏头半躺在他怀里。

    他睡袍的带子没有系紧,胸膛半敞着,陈素商能瞧见他结实的肌肉。

    他的身材是很好看的。

    陈素商唯一见过男人的身体,大概是她那个不讲究的师父,颜恺并不比她师父差。

    她微微阖眼,突然面红耳赤。

    颜恺弄了半晌,才把她的头发弄下来。

    陈素商爬起来,一溜烟去了洗手间。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婚纱脱了,松了口气。

    婚纱已经不成样子了,陈素商索性懒得管它,直接扔在旁边。

    她洗了澡出来,才知道颜恺去外面的客用洗手间洗过了。

    两人换了睡袍。

    颜恺很自然而然将她抱在怀里。他的手指,轻轻扣住了她的手,摩挲着她的肌肤。

    他脑海中回想着方才的事,她那微喘的气息,肌肤的温度,一点点在他脑海里回放,简直是食髓知味。

    他又燥热了起来。

    然而,到底是怎样的次数才算正常?如果顺从本心,会不会令她疼痛?

    颜恺心中沸腾着,拥抱着她的手臂慢慢收紧,几乎要把她嵌入怀里。

    陈素商被他勒得透不过来气。

    “……怎么了?”她略微抬眸。

    床头留了盏橘黄色的小夜灯,她的眸子被这暖黄色的光氤氲着,有种异样的灼耀。

    颜恺顺从自己的本能,亲吻了她,从齿缝间问她:“我可以吗?”

    陈素商:“……”

    她被颜恺亲得晕头转向,脑海中自己的理智全然没有了。她怎么答应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能凭着颜恺的节奏起起伏伏。

    第二天早起时,颜恺特意问她:“你难受吗?有没有弄伤你?”

    陈素商很无语。

    她被他问得不自在:“一定要谈这个?”

    颜恺也很尴尬:“没经验嘛,我们彼此磨合。长久稳定的夫妻关系,不能有一方迁就或者忍让,应该彼此满意。”

    陈素商笑。

    她一边脸红,一边又觉得他所言不差。她心中起了促狭,踮起脚勾住了颜恺的脖子,低声在他耳边道:“我很好,你做得很棒。”

    颜恺:“……”

    这话,到底是正常一句,还是暧昧过度?他有点判断不了了。

    陈素商抿唇,转身去了餐厅。

    佣人们早上轻手轻脚过来,做好了早膳,打扫好了屋子。

    颜恺也跟到了餐桌前,轻轻敲了下她的头:“你是不是取笑我?”

    陈素商忍不住大笑。

    开了这个口子,此话题就容易得多了。就像颜恺说的,一定要彼此磨合好,不能忍着不说。

    他们俩早饭之后去了颜家。

    徐歧贞特意给陈素商准备了礼物,让她送给妹妹们,依照旧时的风俗来。

    陈素商一一送了。

    当天晚上,她和颜恺在颜家老宅住下了。

    到了第三天,陈素商把司家当娘家,三朝回门。

    顾轻舟又特意在家中请客,办得热热闹闹。

    康晗很满意:“阿璃看上去容光焕发的,比之前离婚时候好太多了,她心里是很幸福的,看得出来。”

    顾轻舟道:“是挺幸福。”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康晗笑道,“我想多活些年,看着她生儿育女,再看着她的孩子结婚。”

    “你才多大啊?身体养好了,长命百岁呢。”顾轻舟笑道。

    康晗的确不老,她还有机会。

    三朝回门的时候,颜恺又看到了张辛眉,他急忙避开。

    张辛眉不是司玉藻,不会抓住他的小辫子问个不停,况且人家夫妻间的事,他也没兴趣,他只是觉得颜恺避之不及的样子,有点狼狈,忍不住笑了笑。

    “你笑什么?”司玉藻问。

    张辛眉有心捉弄颜恺,就把颜恺的误解,告诉了司玉藻。

    他不相信司玉藻小姐好意思直接去问她表哥。

    不成想,他失策了,司玉藻的确不会去问颜恺,她去问陈素商了。

    她拉过陈素商:“他行不行?”

    陈素商啼笑皆非:“我要去告诉姑姑,看她要不要打断你的腿。”

    司玉藻拍她的手背:“你是妹妹,不准告状,否则让你坐冷板凳——恺哥哥很紧张,他到底有没有……”

    司玉藻小姐实在太厚脸皮了。

    陈素商招架不住,赶紧躲到了顾轻舟身后。

    饶是脸皮城墙厚,司玉藻小姐也不敢在母亲面前造次,只得暗中给陈素商使眼色。

    陈素商不理她。

    她好像也明白,为什么颜恺昨晚问个不停,估计是别人刺激了他。

    怎么觉得有点搞笑?

    她撇过脸,自己偷笑了半晌。

    顾轻舟看得出他们的小动作,却又不知道他们到底打什么哑谜,装作不知道。

    晚夕回到自己的公寓,陈素商偷偷把司玉藻的话,告诉了颜恺。

    颜恺简直要崩溃:“那臭不要脸的两口子!”

    “两口子?是辛眉跟你说了什么吗?”陈素商问。

    陈素商依照颜恺的排行,应该是嫂子的,张辛眉是她妹婿。

    她听到顾轻舟等人叫“辛眉”的。

    颜恺不想多谈,将陈素商按住,恶狠狠磨牙:“再问东问西,就吃了你。”

    陈素商没绷住,大笑不止。

    颜恺果然吻住了她。

    他没有夸张,将陈素商吃干抹净,意犹未尽。

    他们还打算过了三朝回门就去南京,送陈太太去安葬的。

    不成想,两个人过得太甜蜜,不想动身了,愣是拖到了十月中旬。

    道长听说他们要回去,立马道:“我也要去,一起吧。”

    陈素商:“……”

    她师父一点眼力劲也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