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84章 平凡是福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过去的十几年,陈素商与师父时常分离再相聚,俨然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可从来没有哪一次的相聚,让她这样高兴。

    她高兴得过了头,以至于抱着道长,痛哭不止。

    道长的头发白了,恢复估计很难,毕竟他也是三十多岁的人,眼瞧着就望四十。可是他眼睛明亮,肌肤白皙,仍有点年轻人的样子。

    他的天咒已经解了。

    宁先生的办法,果然是很管用的。

    陈素商扑在道长怀里,半晌起不来。

    “蹭我一身鼻涕口水!”道长很嫌弃,“我这衣裳,在香港新买的,颇为值钱。你哭哭得了,怎么还没完没了?”

    陈素商破涕为笑,从他怀里起来:“衣裳比我重要?”

    “衣裳不会哭得这么丑。”道长如实说。

    陈素商恨不能欺师灭祖。

    颜恺瞧见了,也是很高兴。

    他没有拉陈素商,而是默默递了个手帕给她。

    “道长,您看着比从前还年轻了点。”颜恺如实道。

    道长点头:“山峦的力量,可不是瞎吹的。我还好,雪尧变化更加明显,他的脸眼瞧着嫩了起来。不过,美中不足是,他那头发也逆转不了了。”

    陈素商沉默了下。

    上次一别,她满心焦虑,没顾上去伤感离别。

    袁雪尧那轻轻一抱,也许就是他们俩的永别。

    她此生与他,未必还有机会见面。

    “……他回袁家去了。他那个小妹妹,要他亲自去收拾。”道长说,“他要是收拾不了,也活该被人取代。”

    每个人路上的荆棘,都要自己去砍。

    袁雪尧已经做好了准备,他需要回去替雪竺报仇,拿回属于自己家主的地位。

    他那个小妹妹,是难得一见的天才术士,也许会很棘手。

    “他会不会有危险?”陈素商问。

    “谁知道呢。”道长说。

    谁又是真正的安全?

    陈素商叹了口气。对于袁雪尧,她是鞭长莫及。知晓他已经解除了天咒,对陈素商而言,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您回来太好了,我打算要结婚了。”陈素商擦干净了眼泪,对道长说。

    “这话,怎么是你跟我讲?”道长不悦,“你一个女孩子,能否矜持些?”

    陈素商:“……”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教她的。

    道长以前跟陈素商说,要及时行乐,哪怕是女人,也有享乐的自由。

    现在又告诫她要矜持了。

    她翻了个白眼。

    颜恺立马听懂了道长的不满,接上了陈素商的话:“道长,我想要娶阿梨,请您做主。”

    道长问:“聘礼的单子先开出来,我要瞧一瞧。你上次娶阿梨,听说闹了不少的幺蛾子。”

    “差不多得了。”陈素商在旁边道,“师父,您怎么还拿乔了?”

    道长痛心疾首:“果然是女大不中留,你胳膊肘怎么弯成拐杖了?你师父是为了自己吗,还不是为了你?”

    陈素商:“……”

    颜恺在旁边笑,承诺马上开好聘礼的单子,绝不让陈素商委屈。

    “上次婚礼,我已经给阿梨道歉了。”颜恺又道。

    “我也原谅他了。”陈素商跟他一唱一和,“过去的事,别总是翻旧账,怪烦人的。”

    道长:“……”

    早知道这徒弟如此德行,当初就不该养她,养只狗都比她强。

    道长心酸去收拾行李了。

    当天下午,道长让陈素商约了花鸢和夏南麟,打算去看宁先生的。

    不成想,到了宁先生的住处,才知道他早已走了,去了欧洲。

    宁先生在欧洲是有宅子的,偶然回来一趟,也是找人。确定找不到了,他就会离开,所以他时常行踪不定。

    “……我一直听亭亭说起宁先生,没有亲眼见过。”夏南麟颇为遗憾,“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颜恺也很遗憾:“我也只是听闻其名、不见其人。”

    道长打断了他们俩:“有什么可遗憾的?宁先生是神仙,谁有资格见到神仙,都可能是遇到了大磨难。年轻人,平凡是福。”

    一句“平凡是福”,击中了两个男人的心事。

    特别是广西一行之后,让颜恺和夏南麟都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

    能有现在安逸又平淡的生活,真的是一种福气。

    “道长说得对。”颜恺感叹。

    “是,很对。”夏南麟接腔。

    花鸢看了眼陈素商,忍不住偷笑。

    一行五人没找到宁先生,决定同去吃顿好的。

    道长提议:“咱们去吃海鲜。”

    “道长,阿梨不能吃虾。”颜恺道。

    道长很不负责的哦了声:“海鲜馆子也可以做其他的点心,或者我们买个蛋糕带进去,给阿梨果腹。”

    这是什么倒霉师父?

    最后,他们还真的去吃海鲜了。

    海鲜馆子很时髦,可以做土豆泥。

    于是,四个人大鱼大虾的时候,陈素商可能默默在旁边咽一碗很无趣的土豆泥。

    坐下之后点菜,颜恺说要去洗手间。

    后来,海鲜刚上来了两盆,外面就有小伙计端了个托盘进来。

    托盘里有一份新鲜的牛排、面包和奶油玉米汤。

    这是颜恺方才特意去隔壁的餐厅点的。

    陈素商唇角微扬。

    花鸢很羡慕看着他们俩。

    “……瞧着比咱们的还要好吃。”夏南麟道,“颜先生有心。”

    颜恺也笑了。

    道长开口:“那你快吃吧,别对付那碗土豆泥了,瞧着怪可怜的。”

    牛排的确是很好吃,面包软香,热腾腾的,一咬就满口的黄油味道,非常浓郁。

    这一顿饭,五个人都吃得很尽兴。

    道长吃到了念了很久的海鲜,终于满足了,也觉得前段时间的辛苦得到了弥补。

    大家酒足饭饱,准备离开的时候,颜恺却遇到了熟人。

    是苏曼洛。

    苏曼洛跟一群朋友出来吃海鲜的,瞧着气色有点不太好,也不怎么说话,女伴挽着她,两个人走在后面。

    陡然一见面,苏曼洛的同伴们,表情都有点怪异。

    “好久不见啊,颜少。”有人开口打招呼。

    颜恺回应了,并没有特意去看苏曼洛:“好些日子不见了。过几天要给你们发请柬,到时候去吃喜酒,我要结婚了。”

    他说罢,特意看了眼身边的陈素商。

    众人都听说了颜恺与陈素商和苏曼洛纠缠不清的八卦,一时间三位主人翁都在,他们眼睛全亮了。

    “颜少是打算和谁结婚啊?”有个纨绔不知死活,与颜恺有些不对付,笑嘻嘻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