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83章 不抢风头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说的?”

    司玉藻听到第三个人告诉她,颜恺打算跟苏曼洛复合,并不会娶陈素商的时候,她有点诧异。

    她恺哥哥从前是挺糊涂的,可他对陈素商,一片赤诚,不可能脚踩两只船。

    怎么复婚的当口,又跟苏曼洛那货搅合上了?

    “……不知道。”同科室的护士小姐也只是听到了谣言,“我是在小报纸上看到的。说得有鼻子有眼。”

    “简直是胡扯。”司玉藻不悦。

    好在康晗已经出院,去了司家,陈素商和颜恺也陪同着去了,没有在医院里。要不然听到这些,陈素商非要气死不可。

    司玉藻决定,下班回趟娘家,问问颜恺。

    快要到下班的时候,突然又来了个病人,司玉藻走不开,心思也回到了工作上。

    她没有跟颜恺八卦,颜棋却没这个忍耐力。

    颜棋这位大小姐,已经忘记了苏曼洛给她打电话的那件事,毕竟当时她接电话的时候,脑子在别的地方。

    “真的假的?”她追问她哥哥。

    颜恺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妹子:“你怎么听风就是雨?”

    “不是我讲的,外面很多人在说,有两家比较大的报纸也在八卦呢。”颜棋看热闹不嫌事大,“你再胡闹,当心阿璃打你。阿璃如今有姑姑撑腰,只怕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

    颜恺:“……”

    陈素商刚照顾她母亲午睡下,出来听得这两兄妹嘀嘀咕咕,不免好奇:“说什么?”

    “没、没什么。”颜棋急忙遮掩。

    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口吻,哪里遮得过去?

    颜恺就索性直接说了。

    “……颜少,你很有魅力嘛。”陈素商一听就觉得好笑,忍不住打趣颜恺。

    颜恺无奈看着她:“连你也要八卦一下?我可没有抽空去私会苏曼洛。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不负责善后。”

    “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苏小姐自己传出来的。”陈素商道。

    颜恺和颜棋都看着她。

    有些话,大家都知道,却不能当着陈素商的面说。

    陈素商自己则可以把大家心知肚明的事说出来:“我是个什么身份,大家都知道,又跟你离过婚。

    我这次再回来,他们一定会猜测,我被颜家拒之门外,是你苦苦坚持。再有苏小姐搅浑水,大家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流言蜚语对我更加不利。”

    外界的猜测是,颜家原本就不同意陈素商再次进门,结果又因为苏曼洛的搀和,导致她在新加坡舆论中的名声不佳,颜家一听到那些八卦,更加火上浇油。

    因此,颜家越发不能接受陈素商了。

    陈素商进不了颜家的门,她和颜恺之间,总会渐行渐远,到时候就是苏曼洛小姐的机会。

    谣言只对苏曼洛有利,故而陈素商能猜到,放出谣言的,就是苏曼洛无疑了。

    “她简直可恨,上次她还跟我打听你们的事来着。”颜棋突然想起了这茬。

    她一提,颜恺立马紧张看向了她:“你是不是说了什么?”

    颜棋也很紧张,慢半拍的脑子,后知后觉把当时的对话想了下,理直气壮:“我什么也没说,我统共都没有跟她说两句话就挂断了。”

    这些八卦,只要陈素商不觉得糟心,等他们真正大办婚礼的时候,就会不攻自破。

    既然说开了,陈素商还能拿着它打趣,意味着没什么可担心的。

    颜棋松了口气。

    颜恺心中也是很甜蜜。

    特别是颜恺,心满意足到恨不能给亲妹子撒一把狗粮,当她的面亲下陈素商。

    颜棋再迟钝,此刻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多余,很识趣的走开了。

    “阿梨,我们什么时候去挑选婚纱?”颜恺拥抱了她,有点迫不及待了。

    陈素商笑:“急什么?等我师父到了,把事情都安顿好了再说。”

    颜恺真有点急了。

    “不会再有变故的,除非你不想要我了。”陈素商知晓他的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要和你结婚生子。”

    她说罢,自己又有点不好意思。

    颜恺搂紧了她。

    陈素商在司家住了两天。

    康晗情绪稳定,身体也不错,她终于能腾出心思来做其他事了。

    她和颜恺去饭店看了花鸢和夏南麟。

    说好了三天之后来看他们的,因为事情耽误了,颜恺已经打电话说明了。

    “……你们俩考虑得如何?是留在新加坡,还是去马尼拉?”颜恺问。

    花鸢看向了夏南麟。

    夏南麟道:“我们决定留在新加坡了。我们俩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唯独跟你们比较亲近些。一旦离开了新加坡,我们更是空空的无依靠。”

    陈素商忍不住微笑:“那挺好的,大家在一起,还能彼此照应。”

    “你们照应我们多些。”花鸢也道,“颜先生,能否麻烦您,再帮帮我们?”

    颜恺不需要他们开口:“这个是自然的。你们还在饭店住几天,我叫人先帮你们找个工作,然后再安排房子。”

    夏南麟立马道:“帮我们介绍工作即可。等我们俩找到了工作,自己再去租房子。生活要一点点自己重建起来,才会知道珍惜。颜先生,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

    陈素商轻轻拉了下颜恺的手。

    斗米恩升米仇,的确是有这个古话的。

    帮人,有分寸即可。

    “那你们俩先想一想,都想要做什么差事。我明天带你们去几家公司,你们都挑选挑选。”颜恺道。

    接下来两天,他们带着花鸢和夏南麟,跑了几个地方。

    新加坡很多的企业,有司家的暗股,也有颜家的。

    花鸢在天津的时候,在报社做事,她选了一家小报社;而夏南麟,从前党对他的培养,花了很多力气,他是念过大学、学过机械的,故而他去了机械工厂,做个小工程师。

    他们俩去的地方都不算很好,职位也不高,薪水微薄。

    但是,花鸢和夏南麟很满足。

    日子要慢慢过。受人太多的恩惠,也是很难还的,还不如现在这样,至少心里特别踏实。

    两人做事的地方距离不远,他们选了个折中的地位,租了一处房子。

    花鸢听说陈素商和颜恺打算复婚,而她和夏南麟也准备结婚了。

    “等你们俩完婚之后,我们再结婚。”花鸢笑道,“不能抢了你们的风头。”

    陈素商忍不住笑。

    她心情极好。

    而道长,也在这个时候,到了新加坡,给陈素商的生活锦上添花了。

    “阿梨,想你师父没有?”道长一来,就臭不要脸的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