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81章 婚戒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的问题,问倒了颜恺。

    他愣了愣:“有什么讲究吗?”

    “以前南京的风俗,二嫁是不能大肆操办的。”陈素商笑道,“况且,你家里……”

    结婚再离婚,然后再结婚,对于普通人家而言,也要落人口实。

    何况是颜家?

    颜家的人,能接受陈素商这么出尔反尔的瞎折腾吗?

    毕竟,父母要面对很多世俗的问题。

    “没关系,我们又不是在南京。”颜恺道,“我家里人那边,我会去解释的。当初是我的错,才导致离婚的,他们不会怪你。”

    陈素商有点汗颜。

    真正离婚的那次,其实是她的错。

    她师父也不知道天咒的解法,还以为此生与人相处无望了。

    她那时候很绝望。

    直到遇到了宁先生。

    宁先生不说可以救她,只给她指明了一条路,让她顺着这一条路去走。

    她救了花鸢,机缘巧合破坏了胡家的山脉护阵,而花鸢也很顺利偷到了胡家的护阵法器。

    她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顺利全身而退。

    在广西的时候,陈素商等人活在另一种环境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挚而自然。可回到了新加坡,感情就要回归现实。

    陈素商不知道颜家的人会怎么想,她当初离婚,可是伤透了颜家的面子,也伤透了颜恺的心。

    “……我先去看我妈。等过几天,你帮我选些礼物,我去看看你祖父和父母,跟他们道歉。”陈素商说。

    颜恺点头:“放心,我在场,他们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夜已经很深了。

    陈素商给医院打了个电话,专门陪护康晗的人告诉陈素商:“太太已经睡下了,您明天早上再过来。”

    她知晓病人的睡眠不容易,就没有立马去打扰。

    姑姑那边,也要等明日了。

    陈素商和颜恺去吃了顿晚饭,两人回到了自家的公寓里。

    颜恺有很多事要处理。

    马尼拉发过来的电报,已经堆积如山了。他给那边通电话,需要他做决定的,就在电话里说了;需要他专门过去的,颜恺让缓一缓。

    他这个电话,打了两个多小时,才把马尼拉的事理清楚。

    毕竟他和乔四都离开了好几个月。

    待他忙好,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陈素商关了客房的门,安然入睡。

    颜恺还有些话想跟她说,而且他在飞机上狠睡了一场,现在精神充沛。

    他给饭店打了个电话,接通到了夏南麟的房间里。

    “南麟,我有下属后天从马尼拉过来,你和花鸢商量商量,到底是留在新加坡,还是去马尼拉。也或者,你如果不着急,暂时不走,等我一块儿去。”颜恺道。

    夏南麟也没睡,正在和花鸢说话:“我们考虑考虑。”

    第二天,颜恺六点多就醒了。

    他让佣人煮粥,又出去买陈素商爱吃的蛋糕,充当早餐。

    果然,刚到七点,陈素商就醒了。

    瞧见了满桌的美味,她忍不住露出笑容:“好丰盛!”

    她在广西那段日子,一直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的。

    “在外面太苦了。”颜恺深有感受,“回家了就要好好补一补。”

    陈素商忍不住笑。

    “早餐随便吃一点,等会儿去看岳母,中午我们吃大餐去。”颜恺道,“我知道有一家的牛排很好吃。”

    “你叫岳母,叫得这么自然?”陈素商坐到了餐桌前,拿起了面前的蛋糕,挖了一勺子。

    蛋糕的奶味香浓,入口绵软。

    陈素商舒服叹了口气。

    “你说过了,我要履行丈夫的义务。”颜恺说,“既然是你丈夫,自然要叫你母亲为岳母。”

    陈素商也想到了这一点。

    她顿时脸红,一口蛋糕卡在了嗓子里。

    她急忙喝了几口旁边的牛乳。

    在广西的时候,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什么话也敢说,什么事也敢做。

    现在想一想,她实在不够矜持。

    “……当面别那么叫,等几天。”陈素商道。

    颜恺说好。

    吃过了早饭,他们俩去了医院。

    在康晗的病房里,陈素商瞧见了顾轻舟、司玉藻和徐歧贞。

    几个人都对着她微笑。

    陈素商眼眶发热。

    “瘦了不少,也黑了点。在外面吃苦了吧?”顾轻舟道。

    陈素商忍着情绪,尽可能镇定:“就是赶路,有时候风餐露宿。”

    她去看徐歧贞。

    假如徐歧贞怪罪她,是不会特意过来看她的,陈素商知晓自己和颜家的事,不需要再多谈什么,徐家肯定是盼着她回去的。

    陈素商又去看了康晗。

    康晗的脸色和之前相比,大有不同。她面颊稍微丰腴了点,皮肤也充盈了些,有了血色。

    特别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里,含着些神采,总好像是未脱少女稚气。

    “……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这次住院,是染了点风寒,没什么大事。”康晗拉住了陈素商的手,“你不要担心我。”

    康晗之前出院了一段时间。

    顾轻舟每天都陪着她,又顺着她的心情,她逐渐好转。

    最近住院,也是因为顾轻舟的小心,怕她的风寒变成重疾。

    “我瞧着你快要好了。”陈素商道。

    康晗微笑:“你姑姑一直照顾我。你这次回来了,还走吗?”

    陈素商也不是很确定。

    “妈,我哪怕出门办事,也会回家的。”陈素商道。

    康晗点头:“你说得对,你表哥他们也时常要出门的,一两个月回来一次。”

    陈素商握住了她的手。

    母女俩说了很久的话。

    陈素商问她,还记得不记得当初胡凌生的妻子和儿子。

    康晗想了想:“我不太记得了。自从你出事,你爸爸去世,我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没事,不需要记住。您还记得我就行了。”陈素商立马道。

    康晗笑了起来。

    她们俩在里面的病房说话,颜恺在外面陪着姑姑等人。

    “……恺哥哥,你这次表现不错,能千里迢迢把阿璃带回来。”司玉藻道。

    颜恺想起那一路的危险,叹了口气。

    “你们俩是有什么打算?”司玉藻又问,“她回来了,还要走吗?”

    “不走了。”颜恺笑道,然后不经意抬了下手。

    司玉藻立马捕捉到了,拉住了他的手,送给自己的母亲和舅妈瞧:“恺哥哥又带上了戒指,这是当初买的婚戒吗?”

    顾轻舟失笑。

    徐歧贞暗中舒了口气,表面上很平淡:“是当初那一枚。你好好的,戴着它做什么?”

    她明知故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