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80章 所有人都平安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稍后也清醒了。

    她推了推花鸢和夏南麟。

    花鸢猛然惊醒:“怎么了?”

    “没事,我们到新加坡了。”陈素商按住了她的肩膀。

    花鸢怔愣了好一会儿。

    陈素商随意拢了拢头发,走下了飞机。

    远远的,颜棋和颜棹使劲朝她挥手,一大一小姊妹俩看到她就开心得不行。

    司雀舫高高大大站在她们俩身后,看到陈素商,也是笑得一脸灿烂。

    “......你们都来了?”陈素商笑得很腼腆。

    “原本来的人更多。霍伯伯打电话过来,家里都知晓了。”司雀舫笑道,“但是,姆妈怕吓到你,不让他们来。”

    说到这里,司雀舫忍不住又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叫你姐姐还是叫你妹妹了。”

    按说,陈素商比他们小一点的,可认识她的时候,她是颜恺的妻子,就是司雀舫的表嫂。

    现在呢?

    “还是叫嫂子。”颜恺在旁边,揽住了陈素商的肩膀。

    陈素商没有躲避,只是略微有点脸红。

    她又把花鸢和夏南麟简单介绍给了司雀舫。

    司雀舫今年不过二十出头,可在外人面前,他一派练达,不经意间就露出司家少爷的矜贵。

    他与夏南麟握手:“夏先生是我表哥的朋友,就是司家的贵客,到了新加坡别拘束。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

    颜恺很想伸手,在这小子后脑勺打一下。

    可想到,表弟到底不只是那个小搅屎棍了,他即将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这是司家孩子们身上与生俱来的。

    颜恺没有打断他表弟。

    夏南麟道谢。

    司雀舫带了四辆车子过来。

    颜恺让陈素商等人先上车,然后他对司雀舫和颜棋说:“你们先回去吧,跟家里大人说一声,阿梨平安回来了。”

    他怕陈素商见到其他人会不自在。

    等她先休息好,和她师父联系,然后再去医院看望她母亲,忙好了这些,整顿整顿心绪,再去颜家。

    “你们不回去?”颜棹比较担心,“大嫂她还走吗?”

    颜恺忍不住笑了。

    他笑得一脸得瑟:“回去吧,别操心,你才多大?”

    颜棋和颜棹不解看着他。

    直到他走远,上了汽车,司雀舫才给表姐和表妹解答:“不走了。”

    颜恺接过了司家副官手里的钥匙,亲自开车。

    夏南麟和花鸢随着他的汽车前行,片刻之后看到了新加坡的夜市。

    新加坡四季如春,街头的树木葱郁旺盛,这个时节的香灰莉全部开了,花香往车厢里飘,淡雅不刺鼻,沁人心脾。

    夏南麟看得有点出神。

    天津也是大城市,他算是见惯了繁华的,可新加坡又与天津完全不同。

    新加坡的建筑,色彩更加繁盛,树叶也更加翠绿。

    假如是在这里住久了,也许会觉得艳俗。可从炮火中刚刚恢复不久的华夏,来到新加坡,就好像从阴天迈入了阳光里。

    新加坡浓郁的颜色,能让人心里亮堂起来。

    夏南麟轻轻握了下花鸢的手。

    花鸢回握了他的。

    颜恺把他们带到了自家附近的一处高档酒店,安排他们俩住下。

    房间是在五楼,可以看见不远处的海滩。

    颜恺又指了指东边的街道,以及街道后面那一排外观奢华的公寓楼:“我住在那边。”

    说罢,他又拿了纸笔,写了个电话给夏南麟,“我公寓的电话,家里总有人的。你们俩先休息,我和阿梨还有事要忙,大概三天之后再过来看你们。”

    他写完了电话,又拿出一张支票给夏南麟。

    夏南麟和花鸢是一路逃难的,从前的积蓄,全部丢在了天津。

    他也没有矫情,收下了颜恺的支票:“多谢。”

    颜恺又道:“这边出门就是街道,你们俩到处走走。新加坡大部分的人都说中国话,你们基本上能听懂,不要害怕。”

    夏南麟再次道谢。

    颜恺叮嘱了几句,就和陈素商一起离开了。

    他们俩走了之后,夏南麟对花鸢道:“你洗个澡,休息休息,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他转身的时候,花鸢抱紧了他。

    他们这一路辗转,谁也不敢放松警惕,儿女情长都被藏在了冰山之下,没有露出半分。

    可到了新加坡,人与心都静了下来,旧事不可能一被子盖过去,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南麟,对不起。”花鸢把头埋在他的后背,“你要是生气,就骂我几句,我害怕你这么不声不响。”

    夏南麟没有骂她。

    他转过身,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他想起了之前的担忧,突然有点发颤。

    “你差点就死在了胡家。”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溃不成军。

    他颤抖得厉害,死死抱住了花鸢,眼泪落了下来。

    花鸢好像把压抑多时的痛苦,全部宣泄了出来,她也哭了。

    陈素商跟着颜恺,回到了他的公寓。

    她急忙去查电报和电话。

    佣人告诉她,没有电话给她,但是有一封电报,是从国内过来的,是给陈小姐的。

    陈素商急忙去译。

    电报是她师父发的。

    “已成功,新加坡见。”师父只发了这么几个字。

    时间是七天之前。

    陈素商拿着电报,眼睛却在发涩。

    颜恺从身后轻轻拥抱了她:“怎样?”

    陈素商把电报给他瞧。

    颜恺吻了下陈素商的头发,心中是难得的平静。

    “阿梨,你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我们今后会平安的吧?”他低声问。

    陈素商点头:“会的。”

    “我想跟你结婚。”颜恺道,“和你生两到三个孩子。我要把马尼拉的人解散,以后做一点清闲的生意。”

    他从前有很多的理想,想要轰轰烈烈的,想要在南洋混出自己的名声。

    他组建的雇佣军队,的确抓到了不少的政治犯,如今有了不小的名气。

    他正在事业的上升时,还没有到达鼎盛。

    但是,他已经对功成名就没兴趣了。跟着陈素商这段日子,让颜恺意识到,平平淡淡的生活是有多么难得。

    等将来他过烦了平淡的日子,他再跟陈素商一起找点事做。

    此前,他只想守着陈素商,有一个自己的小家庭。

    “好。”陈素商笑,心好像浸泡在一团温暖的水里,那样的温柔滋润,“等我先去看看我妈、等我师父到了新加坡,我们再慢慢商量结婚的事。”说到这里,陈素商突然自顾笑起来,“我这个,算二嫁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