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69章 交易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自身没什么大问题。

    挂完了一瓶水,她觉得自己很好,立马要求出院。

    道长选了一家很昂贵的饭店,住了进去。

    颜恺陪着陈素商。

    “……那条通道,应该很久之前就存在的,后来是什么人掩饰成了那样,就不太清楚了。我小时候,偷偷爬过一次的。”陈素商道。

    “后来呢?”

    “我记得胡凌生的妻子和儿子,小时候我还抱过她的。”陈素商道,“我爬到祭台上,就是去看他,然后被抓了。

    我那时候很小,他们估计是看得出我八字不同寻常,正好抓到我的时候,我又是一个人,就借机想要用我也做祭品。”

    当初帮助二宝的,是胡家一位很有权势的长老,所以二宝一家人可以在胡家山上。

    他们在的日子不多,又因为胡家气氛总是很紧张,大家对无关紧要的小事,记得不牢。

    “我师父知道,那个阵法可以转移天咒。我离开新加坡的时候,很凑巧碰到了宁先生。宁先生送东西,特意让我到靖良来帮助花鸢。

    我仔细想了想,肯定是我师父先求到了宁先生跟前,让宁先生想个办法。宁先生待我师父一直很好,像师徒,他必然不会看着我们一日日被天咒熬死。

    办法虽然有,但是风险很大,我师父就想先让我解脱。”陈素商说到这里,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颜恺握住了她的手。

    他很清楚,一旦道长有事,陈素商此生都不会安定下来结婚生子。

    她不能承受这样的后果。

    所以,颜恺没有窃喜,而是像她一样心情沉重。

    “……他们合谋,故意误导我。阵法需要胡家的祭品来催动,这点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陈素商又叹气。

    她师父不管其他的,先保住了她。

    在危险面前,师父顾及世人;当危险消除,师父先顾虑她。

    陈素商一直觉得她师父混世,如今想来,他的爱很博大。

    至于那个阵法,她最后看到那个孩子恢复成了正常的样子,略感欣慰,虽然她不知道有什么用。

    “已经这样了,不要难过。”颜恺道,“道长还说了胡家护山脉的法器,也许真的有用?”

    “要说诅咒最厉害的,一定是利用山灵施加的诅咒,能咒死一位术法高深的术士。胡家山脉的护阵法器,千百年汲取山峦的力量,假如这个世上有一样东西能解了天咒,那就一定是它。”陈素商道。

    颜恺觉得此事还是很难。

    胡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接下来山脉的护阵法器,肯定看守得比什么都要严格了。

    再想要偷到,难于登天。

    但是,他没有说这样丧气的话:“你看,这不是山回路转了吗?道长这个人,运道好得很。”

    陈素商看问题的思路,跟颜恺不同。

    对她而言,最难的是这个世上没有能解天咒的东西,而不是这东西能否拿到。

    只要有,总有机会的。

    她也开心了一点:“对,这个的确是好消息。”

    颜恺轻轻拥抱着她。

    两个人合衣躺在床上,虽然此举很亲密,可他们俩各有心思,谁也没往男女情事上想,反而很自然。

    陈素商说完了,眼皮开始打架,实在太累了。

    “我这几天,一下也不敢阖眼,生怕睡着了被胡家的人杀了。又担心师父和袁雪尧,更加睡不着。我先睡一会儿,你等到了晚饭时候叫我……”

    陈素商说着说着,声音就消失了,她进入了梦乡。

    她没睡多久,又开始做梦了。

    她再次梦到了那个祭台,自己又上去了,仍是觉得那祭台无比的高。

    她自己是小时候的模样,站在祭台上。这次,祭台上没有了那个孩子。

    在不远处,缓缓升起了一缕白芒。一个虚幻的身影,还是襁褓中婴儿的模样,飘到了她跟前,小嘴含住了她的手指。

    她轻轻抱住了他。

    四目对视,那孩子突然弯了弯眼睛,笑了。

    陈素商梦里被白芒充盈着,觉得很幸福、很安逸。

    她这一觉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道长过来喊她和颜恺去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陈素商把昨晚的梦,告诉了师父:“你说,那祭品被阵法毁了之后,孩子恢复成了人类原本的模样,他是不是可以去投胎转世了?师父,您相信投胎转世吗?”

    “相信啊,不相信我留头发做什么?还不是盼雪竺能投生到一个好人家?”道长说。

    他仔细想了想陈素商的描述:“也许,他真的是被困在祭品里了,才一次次在梦里对着你哭。你让他解脱,他投胎去了,将来能有个好的家庭。”

    陈素商的眼眶莫名发热。

    她想到了胡凌生,想到了那个梦里的白芒,眼泪有点控制不住。

    道长拍了拍她的肩膀。

    花鸢和夏南麟也过来吃早饭了。

    “……颜先生,你等会儿能不能陪他出去,买几件衣裳?他什么也没带。”花鸢对颜恺道。

    她的未婚夫没有行李,东西都留在了靖良。

    “我们也要添置行头。”陈素商说,“一起去吧。”

    “他们男的,店铺又不与我们一起。”花鸢道,“陈小姐,我陪你去买。”

    陈素商听到这里,看了眼花鸢,觉得花鸢是有什么话想单独跟她说。

    她道好,又问颜恺:“你陪夏先生去,没问题吧?”

    “当然可以。”颜恺道。

    夏南麟道谢。

    道长则说要回去补觉,这几天挺累的。

    吃了饭,颜恺和夏南麟先走了,道长没有立马回房,而是在饭店附近逛了逛,看看自己有没有被胡家的人跟踪。

    陈素商和花鸢落后一步出门。

    陈素商很直接:“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谈?”

    花鸢将她拉到了僻静的地方。

    “我知道胡家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也知道谁可能会有钥匙。”花鸢低声说,“你想要那个护阵法器吗?”

    陈素商心中一喜,面上却很平静:“你知道?”

    “对。”花鸢道,“但是,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你能不能想办法,在胡家大乱的时候,帮我杀了大老爷?你杀了他,我偷到护阵法器给你。”花鸢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