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65章 想要个弟弟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与道长离开之后的第二天,花鸢就坐立不安。

    颜恺自己不太会弄吃的,此处又没有铺子,连一口吃的也买不到,他还指望花鸢能做几顿饭。

    他也担心乔四。

    颜恺去县城唯一的一家邮局,给马尼拉发了电报,询问乔四是否回去了。

    三天之后,才有回电。

    乔四已经有了消息,他早已离开了靖良,打算从广州回马尼拉,却因为在广州有点误会,被关进了公安局。

    他虽然是中国人的容貌,也能讲中国话,但他没有户籍,开不了证明。全国刚解放不久,处处小心,提防间谍进入。

    他被当成了特务分子,关了一个多月。

    后来,审查了很久,确定乔四只是路过,没有大的问题,这才放了他。

    他正在回新加坡的船上。

    “怪不得一直没有他的消息。”颜恺舒了口气。

    乔四是他的心腹大将,更是他多年老友,他很担心他出事。

    只要没事,其他都好说。也正是因为乔四,颜恺千里迢迢到了靖良,遇到了陈素商。

    真是一件阴差阳错的好事。

    颜恺的心情很稳定,花鸢却不。她没办法静下来,这几天坐立难安。

    “颜先生,我们一起去!”花鸢焦虑,“我天天夜里梦到夏南麟,我怕他已经出事了。不管他怎样,我都要亲眼看看他。”

    颜恺比她镇定:“我不会术法,你术法也很普通,我们去了,真的会给阿梨和道长拖后腿。当初他们让我们留下来,你也是同意的,怎么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我没办法,我宁愿死在胡家,也不想一个人在这里等。”花鸢使劲咬手指。

    她太过于焦躁,手指都快被她咬秃了。

    “你不担心陈小姐吗?”花鸢又蛊惑他,“胡家是术士窝,她真的能全身而退吗?万一她身陷险境,你可以牺牲自己救她,难道你不愿意吗?”

    颜恺很关心陈素商,也对此事心有不安。

    花鸢像个幽灵似的,不停在耳边嘟囔,就想和颜恺一起去追上陈素商。

    颜恺的意志力,逐渐被瓦解。

    在陈素商和道长到达小镇的当天,颜恺和花鸢就出发了。

    “别担心,颜先生,我们没有做错。”花鸢见他蹙眉,不停安慰他。

    颜恺最终点点头:“你说得对。”

    他们俩不需要押解人质,故而一人弄了一匹马,不分昼夜的赶路,往胡家而去。

    陈素商一个人趴在窄小的地洞里,心想这个地方有门、地洞又这么小,当初是做什么用的?

    她保存体力,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着。

    洞里的温度还好,陈素商连日赶路又很疲倦,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最近特别容易嗜睡,也容易忘记事情。天咒会慢慢吸干她的,也让她四周寸草不生。

    待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漆黑了。

    陈素商吓一跳,都如此晚了。

    她小心翼翼往外爬,看到祭台上点燃了火把,当值的人好像在换班了。

    她默默等待着,并且脱了鞋子。

    胡家的祭台,上次被人闯入,还是胡凌生的妻子,而今过去十几年了。

    老一辈的人还记得,可年轻人已经不太当回事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谁硬闯祭坛,故而值守得也稀松平常。

    他们点燃了火把之后,吆喝着要先去吃饭,然后一起走了。

    第二班当值的人还没有来。

    这比陈素商预想的还要松懈。

    趁着他们转身走远,陈素商立马蹑手蹑脚往祭台上跑。

    祭台的台阶,远远没有她梦里的高。

    她小心翼翼爬上了高台时,那批当值的人还没有走远,她居然能站在上面瞧见他们,打打闹闹的往下去。

    一群粗心大意的年轻人。

    祭台很高,下面的人已经看不见她了。陈素商走近了那个祭品。

    她借着烛光,看到了他。

    他浑身是焦黑的,皮肤的纹路很奇怪,像纹了一层蛇皮,这跟她梦里的不太一样。只是那紧闭的眼睛、嘴巴,仍是像她想象中的。

    陈素商身不由己伸手,轻轻抚摸了下他的面颊。

    她没有感觉到害怕。

    抚摸上去的一瞬间,陈素商有点想哭,悲伤突如其来,好像就藏在她记忆深处似的。

    她不敢耽误,急忙收敛了心神,依照她师父的吩咐,在祭台上画了个阵法图。

    阵法图是宁先生给的,画起来很复杂,好在陈素商画图娴熟,而且把整个阵法图熟记于心。

    约莫半个小时,她终于全画好了。

    另一班当时的人,已经顺着山路,有说有笑的上来了。

    陈素商跟祭品说了句:“抱歉,借用你一下,等我回去之后,会给你念往生咒的,虽然可能没用。”

    然后,她依照师父的吩咐,把祭品放在阵法图的中宫。

    她将手掌划破,鲜血大量涌出。

    她将它们仔仔细细滴入了祭品身上,然后又滴入了阵法中。

    血流不止,陈素商开始头晕。

    中宫被她的鲜血填满时,她利用符纸,催动了阵法。

    阵法一动,整个祭台上的火把,突然窜得老高,火势把台阶都包裹了。

    陈素商错愕睁大了眼睛。

    “这还怎么走,怎么找夏南麟啊?”陈素商惊愕。

    她师父也没告诉她会这样。

    果然师父不可靠。

    她急忙坐下,快速念咒加固阵法,不再理会有没有人过来。

    她听到了几个当值男人惊呼的声音,也听到了火把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

    但是很快,她的意识就进入了另一个虚空。

    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加暗淡。

    明明四周都被火把围绕着,陈素商却觉得很冷。

    “弟弟,我抱你一下。”她听到了小女童稚嫩的声音。

    一个男孩子,被女人小心翼翼放到了她的臂弯里。

    男孩子可能是刚刚哭过了,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好奇看着她。

    “妈妈,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弟弟。”她一转脸,瞧见了康晗。

    那时候的康晗很年轻,温柔又美丽,端庄坐在旁边。

    另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也陪坐在旁边。

    “你可以把弟弟当你亲弟弟。”康晗笑着告诉她。

    陈素商的视线转回了孩子身上,低低笑了:“弟弟。”

    小孩子一把含住了她的手指。

    陈素商感觉到了一个力道,将她猛然推了一下。

    她清醒了过来。

    祭台上所有的火把都熄灭了,只有阵法中间的那个孩子,肌肤恢复了苍白的颜色,褪去了满身漆黑和蛇皮一样的纹路,像个正常的、去世多时的孩童了。

    他的眼睛下面,露出了漆黑的痕迹,像他的眼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