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53章 俘虏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处的脚步声很轻。

    仔细听去,不超过三个人,每个人都刻意放缓了步子。

    陈素商早已听到了。

    颜恺和花鸢被她捂住了口,一瞬间醒透。他们俩的听觉,都没有陈素商那么灵敏,慢半拍才察觉。

    花鸢颔首,悄悄站了起来。

    她动作极轻。

    她站起来之后,陈素商身上的重压减轻,她和颜恺搀扶着,也慢慢站起身,尽可能不发出半点响动。

    颜恺冲陈素商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她和花鸢绕到树后面去。

    陈素商却摇头,用口型告诉他:“你隐藏,用枪。”

    此刻是黎明,是最黑暗的时候,也是人最困顿疲乏的时候。

    四下漆黑,来人和陈素商他们,各占一半的优势。

    颜恺想了想陈素商的话,觉得此刻埋伏起来,对他们更加有利,当即颔首。他脱了鞋子,轻轻捏在手里,赤足绕到了树后面。

    脚步声逐渐靠近了,花鸢和陈素商看着来人的方向。

    快要靠近的时候,脚步声停止。

    不远处,响起了年轻的男声。

    “花鸢,是不是你?”男人问,带着漫不经心的轻蔑。

    他说得是土话。

    陈素商到了广西之后,才发现自己听得懂当地土话,这是她儿时记住的声音,不需要特意去理解。

    她母亲告诉她,当初他们在胡家住了好几年,直到她被毒苗的人抢走。

    陈素商没忍心告诉母亲真相。

    抢走她的,并不是毒苗的人,而是胡家人假扮的。

    一旁的花鸢,脸色变得极其扭曲,她的声音一时间又尖又锐:“胡君元!”

    “很好,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对面的男人冷笑了下,然后拨开了乱草,出现在陈素商和花鸢面前。

    树林里很暗淡,陈素商只能看到一个颀长身材的男人,却瞧不清楚他的面目。

    花鸢死死咬住了牙关:“你抓了夏南麟,是不是?”

    被花鸢称为胡君元的男人,又冷笑了声:“那个外地人吗?我没有抓他,他已经死了。”

    花鸢一时间竟然发抖。

    陈素商握紧了她的手,捏得她手指有点疼,让花鸢回神。

    “不要受他的影响。”陈素商低声道,“夏南麟还没有死,我的罗盘不会撒谎。”

    花鸢回神,啐骂胡君元:“卑鄙小人!”

    “跟我回去。”胡君元冷冷道。

    “你去死!”花鸢心里充满了恶毒,“我宁愿死在外面,也不会回你们那个肮脏的地方!”

    就在此时,陈素商抓住了机会,朝那人打过去一张符纸。

    符纸轻飘飘落在胡君元的脚边,没有任何的作用。

    胡君元看着这一幕,表情不动,连一个讥讽的冷笑都欠奉。

    “你们还有一个人呢?别搞花样。”胡君元又开口。

    与此同时,他朝身后招了招手。

    两个端着长枪的随从,一左一右立在胡君元身边,枪口对准了陈素商和花鸢。

    陈素商很识时务,立马举起:“别开枪!枪可不像刀子,子弹不长眼睛的,万一误伤了,大家都后悔。”

    她这态度,让对方的枪手放松了警惕。

    胡君元则很欣赏她的服软,继续用土话告诉花鸢:“告诉你朋友,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伤和气。”

    陈素商接话:“不用她转告,我听得懂,只是不会说而已。”

    胡君元露出了一点诧异。

    他诧异的时候,略微有点走神。

    就在此时,陈素商和花鸢身旁的树后,突然想起了枪声。

    两声枪响,分别击中了胡君元随从的两边肩膀,让他们的长枪脱手。

    胡君元大骇。

    他还没反应过来,陈素商和花鸢快步跑向了两名随从,捡起了他们的枪,枪口调转,对准了他们。

    而颜恺,上前用枪指着胡君元的面门,顺便打开了手电。

    他和陈素商终于看清楚了胡君元的面容。

    胡君元是个眉目端正的男人,因为他说话老气横秋的,让人觉得他年纪不小了,其实他面容尚且有几分稚嫩,瞧着不过二十出头。

    胡君元就这样成了俘虏。

    他一动不动,并不挣扎,只是淡淡看着颜恺等人:“你们做无用功,你们是走不出这片山林的。哪怕走出了山林,你们也离不开靖良,甚至广西。”

    颜恺上前,把手枪递给了陈素商,让陈素商看住胡君元,他自己则把受伤的两个随从全部打晕,用藤蔓将他们死死捆住。

    这个时候,男人的力气就显露了出来。

    颜恺割藤蔓、捆人,既麻利又得法,身手了得。

    绑好了之后,他才对陈素商和花鸢道:“如果同伴不找来,他们失血过多,或者伤口败血,只有死路一条了。”

    “让他们死。”花鸢咬牙,“他们都该死!”

    然后,花鸢又对颜恺道:“颜先生,你帮我也捆住他。”

    颜恺将胡君元的双手反过来绑住。

    刚刚绑好,花鸢上前,狠狠扇了他两个耳光,并且朝他的门面狠狠啐了一口:“你早该去死!”

    陈素商拉住了她:“我们得走。”

    “不行,我要找到夏南麟。既然他在山里,夏南麟肯定也在。”花鸢道。

    颜恺和陈素商:“……”

    花鸢也许是碰到了夏南麟的事,一根筋,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跑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被抓住?

    听胡君元的口风,胡家的人抓到了夏南麟,早已送回胡家了。剩下的人,留下来抓花鸢。哪怕花鸢这次逃脱了,为了夏南麟,她会自己摸回胡家的。

    陈素商也把这个猜测,告诉了花鸢。

    花鸢听了之后,略有点脸红。她可能是太生气,也可能是没睡好,总之想法的确很愚蠢。

    “你说得对。”她道。

    陈素商点头:“我们得赶紧从这个阵法里出去。胡家的人,不可能只有这三位,他们迟早会找到我们的。”

    “怎么出去?”花鸢问,然后看向了胡君元,“不如用点手段,逼迫他说出来。”

    “术法不能用,手段只能是暴力。”颜恺为难,“你觉得他挨了打能说吗?要是能,我现在就动手。要是不能,我就省点力气,好把他压回去做人质。”

    花鸢:“……”

    胡君元那脾气,的确是打不动的。

    “不用费力气了。”花鸢泄气,“他就是茅坑里的石头。”

    陈素商看着逐渐明亮的天空:“还好,快要天亮了。白天总要比夜晚容易些。”

    半个小时后,太阳出来了。

    树林里的视线变得明亮。

    陈素商他们走了片刻之后,又开始“鬼打墙”,回到了胡家随从被捆绑的树旁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