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47章 是缘分的奇遇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女人往里走,和颜恺擦身而过,颜恺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女人浑身紧绷,精神极其戒备,警惕回头盯着颜恺,手指尖隐约有什么东西闪动。

    颜恺眼中的光,慢慢淡了下去,很是尴尬跟对方解释:“对不起,小姐,我认错了人。”

    女人的侧颜,很像陈素商。

    正面一瞧,就不太像了。

    也许侧颜也不像,只是颜恺自己疑神疑鬼,特别是到了广西之后,他更加怀疑陈素商也在此处。

    毫无道理。

    女人很年轻,五官端庄,眉目清秀,算是个美人儿。只是她的眼睛,眼珠子特别黑,故而看上去阴沉沉的。

    她端详着颜恺,似乎在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然后她唇轻启,快速说了几句什么。

    她的话极快。

    颜恺没听懂:“什么?”

    女人却好像受到了更大的惊吓,急忙后退数步,呼吸都乱了。

    她的身子略微发抖,死死盯着颜恺,像只落网的小兽。

    颜恺一头雾水。

    他稀里糊涂的表情,让女人的精神稍微松懈了几分,转身快步上了客栈的二楼。

    客栈是逼仄又陈旧的木质楼梯,被她踩得一阵吱呀乱响。

    颜恺隐约觉得自己闯祸了。

    他走到了柜台,跟半死不活的掌柜交谈几句,要了一间后院的下等客房。

    不是他不想上楼,而是方才那女人快速说话的样子,有点像道长他们念咒,颜恺觉得自己还是避开为妥。

    下等客房很小,霉味扑鼻,床上的席子又脏又乱,窗户是一层薄薄的纱窗纸,破了好几处,蚊子、苍蝇乱飞;床底的老鼠,光明正大探头出来查看。

    颜恺:“……”

    他也吃过苦的,却是头一回住这种房子,一时间恨不能自己到野外去凑合一晚。

    房间里有个破盆,他自己去打水,打算动手把残破的席子擦一擦。

    既然他来了,肯定要找到乔四再回去,还不知要住多久。

    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他在院子里打水的时候,感受到了楼上有目光偷窥他。

    这点敏锐,他还是有的。

    他不动声色,继续打水,然后回房把床和桌椅全部擦干净灰,又把地给扫了,甚至把窗纱也擦了。

    客栈里也没有伙计,不提供热饭热水,全部都需要自己去后厨烧。

    颜恺忙好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

    他早上就没吃饭,决定出去看看,再去打听乔四妹妹在哪个村子,明天好动身去找人。

    街上的饭馆子也稀少,一共两家。一家面食小吃,另一家稍微好一点,能做几个热菜。

    颜恺坐下,点了热饭热菜。

    店家听他是外地口音,就过来用蹩脚的官话对他说:“我们不收纸币,要银角子。”

    银角子最先起源于江浙,就是银子的另一种流通行事,比银元的面值小。

    颜恺这些年不敢说走南闯北,但普通常识还是有的。

    他拿出了一把银角子:“放心,有钱给你。”

    店家看他拿出来的钱,足够吃顿好的,这才高高兴兴去后厨吩咐了。

    颜恺还以为,这家饭店的食物会和客栈的环境一样糟糕,可很意外的是,饭菜做得非常美味可口。

    也可能是颜恺这几天赶路,没吃一顿热汤热饭,故而吃什么都好吃的缘故。

    他吃饭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目光跟随他。

    他没有回头。

    他在客栈门口拉那个女人,犯了人家的忌讳。

    看那女的紧张兮兮,可能在躲避什么,而颜恺正好凑到了枪眼上。

    至于那女人念咒对他不管用,要么是她的术法不行,要么是颜恺身上带着的玉佩起了作用。

    顾轻舟有块玉佩,颜恺给了道长,道长又给了陈素商,后来陈素商再次给了颜恺。

    颜恺想还给姑姑,一直忘记了,又怕弄丢,只得随身携带,妥当保管。

    他吃了饭,故意到处走一走,把县城的环境摸透。

    县城入了夜就一片漆黑,四下门窗紧闭。

    面积不小,可住户不超过两千,还不如江浙一个大村庄。

    颜恺身上带着手枪,又是个身强体壮的年轻男人,他是不害怕的,借着月色到处看看,直到后半夜才回来。

    客栈已经关门了。

    颜恺从后院翻墙进门。

    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口,他停下了脚步:“出来吧。”

    角落处走出一个身影。

    是白天遇到了的那个女人。

    女人看向了颜恺:“你是谁?我从前没见过你。”

    颜恺无奈:“我跟你,应该没有仇怨。我和我妻子分开了,到处找她。你走过去的时候,有点像她。”

    说到这里,颜恺又想起这女人的口音,是很标准的官话,不带广西口音,心里微凛。

    “是吗?”女人好像在思考他话的真假。她站在暗处,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可颜恺有种感觉,她随时可能下杀手。

    他的枪放到了手边。

    女人盯着颜恺,手指间有小火苗一闪。

    火苗是淡蓝色的,很是好看,在颜恺的眼前炸开。

    颜恺想躲,可距离太近,那火苗一燃,四周的空气都变了。

    他急忙拔枪。

    然而,下一瞬有什么打了过来,将那女人推了个趔趄,火苗灭去,四周恢复了宁静。

    女人惊悚回眸。

    月色很淡,淡到只能给来人镶嵌一个惨白的边,颜恺却觉得眼前这样明亮,亮得他能看清楚所有。

    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看见。

    “花鸢,别伤及无辜。”

    脚步走近,声音不疾不徐,带着陈素商特有的沉稳。

    颜恺莫名眼眶发热。

    女人后退一步,更加惊悚:“你是谁?”

    陈素商走到了她面前:“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然后,她回眸冲颜恺笑了笑,“还真是你!我在街上看到了你,一路跟了过来,有点不太相信。”

    颜恺没有说话。

    他心口的浪潮在澎湃,一潮起又一朝落,他已然忘记了言语。

    他上前,用力拥抱了陈素商。

    他们分开,也不过短短几个月,他愣是有种天长日久的错觉。

    他也有种失而复得的错觉。

    陈素商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我没事,你先放开我。”

    颜恺依依不舍松开了手臂:“我没想到会遇到你。”

    陈素商笑了笑。

    她冲颜恺做了个表情,暗示他先回房。

    她自己则看向了花鸢:“你哪里说话比较方便?”

    花鸢打量着她,半晌才道:“你跟我来。”

    陈素商和她上楼去了。

    颜恺一直望着她的背影,看着楼上客房亮起了灯火。他站在院子里,点燃了香烟,一根接一根。

    抽到了第八根,陈素商下楼来了。

    颜恺有很多的话想要问她,却又不知从何启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