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39章 万幸,还有你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陪着康晗说了片刻的话,走出了病房。

    她在休息室看到了顾轻舟。

    前些时候,司行霈回新加坡去了,顾轻舟一个人支撑局面。

    她游刃有余,丝毫不见慌乱。

    “……姑姑,妈妈她能去新加坡吗?”陈素商问。

    顾轻舟道:“她之前去了新加坡,情况不是很稳定。如今找到了你,她的心情很好,我给她把脉,她的确一天天好转。”

    “那您把她带到新加坡去吧?”陈素商道。

    顾轻舟狐疑看了眼她:“阿璃,你是有什么事吗?”

    “我可能要走了。”

    “去哪里?”

    “湘西。”陈素商道,“我要跟袁雪尧回去一趟。”

    顾轻舟表情没动,神色如常问她:“我还以为,你会和阿恺在一起呢。”

    陈素商低垂了头。

    颜恺不在休息室,他下去帮顾轻舟买点水果去了。

    良久,陈素商才对顾轻舟道:“姑姑,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慎重考虑的。我问心无愧。”

    顾轻舟听出了问题的严重。

    她素来不喜欢强迫别人,故而轻轻握住了陈素商的手:“姑姑会照顾你妈妈的,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担心家里。”

    “可是……”

    “她知道你还活着,也找到了你,她就安心了。”顾轻舟笑道,“她的情况不会恶化的,我能照顾好她。”

    她再三跟陈素商保证。

    陈素商知晓她智谋过人,既然她有办法,就真应该没事。

    “姑姑,多谢您。”陈素商道,“这些年,你们一直在找我,也一直在照顾我妈妈,让我还有机会见到亲生的母亲。”

    顾轻舟眼眶有点热,笑道:“你这丫头,怎么突然说得这么客气?我女儿要是这么煽情,必有所求。”

    陈素商失笑。

    顾轻舟就说起了司玉藻。

    司小姐从小各种手段对付她父母,撒泼打滚是家常便饭,偶然深情款款,不是闯了大祸,就是要个大件。

    “……等你妈好一点了,你们都去新加坡,你肯定能跟玉藻处得来。玉藻虽然性格跳脱了一点,做事是很认真负责的,和你一样。她喜欢你这样的性情。”顾轻舟又道。

    陈素商被她说得很是向往。

    新加坡的颜家、司家,都是她想要的家庭模样。

    而他们,原本就是她的婆家和“娘家”。

    她想到了这里,心就抽痛了下。

    她借口去洗手间,避开了。

    他们没有立刻去新加坡,而是在香港逗留了数日。

    这次的“瘟疫”,香港有十五人去世,数万人发病,但病后的恢复速度惊人,很多人很快就伤疤都淡了。

    霍钺和何微也来医院看了康晗。

    他们也说起了“瘟疫”。

    “我们家还好,我和微微没有发病,孩子们也只是昏迷不醒。”霍钺道,“叶先生给了我们符咒。”

    叶惟特意给霍家送了些符咒去,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何微又跟顾轻舟说:“医院九成恢复了秩序,病人都出院回家了。警察局也撤销了瘟疫的通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挺恐怖,好在伤亡不大。”

    顾轻舟道:“这不是不大,而是几乎略等于零了。”

    数万人发病,十五人去世,从冰凉的数据统计而言,是个奇迹。

    “阿璃说,是诅咒。”顾轻舟又道。

    霍钺和何微也觉得,应该是诅咒了,不可能是正常的瘟疫。

    几个人都看向了陈素商。

    陈素商就跟他们说了袁家兄妹之间的恩怨,以及雪竺的牺牲。

    霍钺道:“回头我要去祭拜叶小姐,她救了我们一命。”

    陈素商说好,又说:“她不是姓叶,而是姓袁,她是袁家长房的次女。”

    霍钺认真记住了。

    他是听说过袁家的,只是此刻气氛不好,他也不好对着陈素商仔细打听袁家。

    他们果然去祭拜了雪竺。

    陈素商再次去给雪竺扫墓。

    这几天,颜恺一直都在她身边,她却好像看不见他似的,既不忽略他,也不怎么和他说话。

    时间一转眼到了二月中旬,香港的天气回暖,可以换上薄薄春衫了。

    康晗的情况好转了很多。

    医生同意让她转院到新加坡去。

    确定好了转院的日子,陈素商回了趟陈宅。

    她这些日子都不回家,怕自己难受。

    师父还在家里。

    “师父,我要跟姑姑他们去趟新加坡,送我妈妈过去,您要不要去?”陈素商问他。

    自从天咒之后,他们三个人没有再聊过此事。

    道长摇摇头:“我没心思,你自己去吧。”

    陈素商说好。

    她要走出去的时候,道长又喊住她:“阿梨,天咒也不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去趟湘西,能找到办法的。你暂时不要和颜家说什么……”

    陈素商想了片刻:“师父,我一点也不后悔。假如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加入你们的。我救了很多人,包括我妈妈和颜恺、姑姑。”

    道长听了她的话,有点心酸。

    “我爱的人,大部分都活着,这对我而言,是最好的结果。旁人不明白,师父您肯定懂。”陈素商又道。

    道长的心湖投下了一块巨石。

    如果可以,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回道观的众人,他愿意受千刀万剐之苦。

    “你说得对。”道长说,“且术士犯五弊三缺,你跟普通人在一起,对他们未必有好处。”

    陈素商点头:“师父,您知道万幸的是什么吗?”

    道长不解看向她。

    “万幸的是,我还有您。至少我们俩,会总在一起。”陈素商道,“就当回到了十几年前吧。”

    道长心疼摸了摸她的头。

    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最害怕的,是他的小徒弟跟他一起孤苦飘零,可命运把他们推到了这一步,谁也没办法后悔。

    这次,道长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却没想到,替他牺牲的是雪竺。

    后来山顶的补救,道长和袁雪尧也打算献祭自己,可阿梨加了进来,三个人都捡回来一条命。

    他们是术士,很多时候可以超脱凡世,自由自在。

    但他们担起了责任。没有人知道他们,甚至知道了也不会相信。

    他们所作的一切,唯求心安。

    “我们还有师徒二人。”道长笑了笑,“路上有个伴,也挺好。”

    陈素商也笑了笑,走了出去。

    她跟着顾轻舟和康晗,去了新加坡。

    一下飞机,他们先把康晗送到了司家。

    而陈素商,有话要单独跟颜恺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