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9章 道长的感情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回眸,泪眼模糊里,看到医生在给康晗做检查。

    康晗实在太瘦了,简直是一副骨头架子,脸上也没什么肉。

    她怎么病成了这样?

    “你走丢了,她身体就不太好,整日以泪洗面,到处找你;后来,你爸爸又牺牲了,她没办法了。”顾轻舟道。

    康晗全身都是病,却又没什么致命的大病,她只是苦熬成了这幅样子。

    现在的医疗发达,西药见效快,要不然她也熬不到现在。

    她是心力憔悴。

    长青道长也很有感触。

    一向能言善辩的他,此刻沉默陪在陈素商身边,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她还能好起来吗?”陈素商问。

    顾轻舟看了眼康晗。

    “枯树没有彻底枯死,就有发新芽的机会。阿璃,她能好起来的,只要你好好的。”顾轻舟道。

    陈素商忍不住别过脸去,眼泪又涌了出来。

    医生给康晗打了一针,让她逐渐进入了睡眠。

    贵宾区的病房,外面还有个大的休息室。

    顾轻舟把众人领了进去。

    休息室很大,分为两个区域,一边是沙发靠椅,像个小客厅;一边是餐桌餐椅,像个餐厅。

    陈素商和师父坐到了餐厅那边。

    顾轻舟和司行霈则坐到了沙发里。

    司行霈轻轻拥抱了她。

    顾轻舟依偎在丈夫怀里。

    她没有哭,因为场面还需要她控制,她不能跟康晗和素商一起,哭成一团。

    可她也疲倦极了。

    “素商是个善良的姑娘,她会认晗晗的。”顾轻舟低声说。

    司行霈点头:“看她的样子,倒也像是很动情,应该不会抵触。”

    “司行霈,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放下了一块心病,我对得起二宝了。”顾轻舟的声音更轻了。

    她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流泪的冲动。

    “……我以前许愿,要做一百件善事,要吃素十年。”顾轻舟又道,“现在,我要还愿了。”

    司行霈失笑:“做两百件善事好了,吃素算什么还愿?”

    “吃素就不杀生。”顾轻舟道,“佛渡众生,也是一种还愿。”

    司行霈亲了下她的头发:“我替你吃吧。我可受不了你这样辛苦。”

    “不辛苦。到了我这个年纪,吃素也是养生。你上次说,我们还要一起过多少年?”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五十年。”

    “对,五十年。”顾轻舟道,“才一半呢,养生很重要。”

    司行霈笑了笑:“回头我要去问问闺女,你这说法到底可靠不可靠。”

    他们俩闲聊的时候,陈素商和道长也在说话。

    “你感觉如何?”道长问徒弟。

    陈素商的情绪,像海啸一样,此刻都没退潮。

    她被淹没其中,只能随着浪潮起起伏伏,根本无法思考。

    哪怕到了此刻,她也理不清楚思绪。

    “你和那位太太,倒是真有点像。”道长又说,“人家是司家的亲戚,犯不着贪图你什么。若不是真的,也没必要诓骗你。”

    “我知道。”陈素商哽咽着嗓子。

    她使劲清了清喉咙,“她应该就是我的母亲。我记得她说话的声音,跟这个差不了太多。”

    道长舒了口气。

    “那太好了。”道长笑道,“我在香港困了这么久,烦死我了。既然你找到了亲人,又要跟颜恺好了,我有了个交代,终于可以到处走走。”

    陈素商:“……”

    怪不得他以前还让他们慢慢相处,这次却在飞机上逼迫颜恺承认。

    原来是想要离开了。

    陈素商转念又一想,她师父是有心疾的。最近香港发生了这么多事,难道师父以为,又跟他有关吗?

    和他相处久了,就要倒霉,所以他迫不及待要离陈素商远远的?

    陈素商想到了这里,心里更酸。

    她握住了道长的手:“你不许走!”

    道长露出没心没肺的笑容:“孩子话!你又不是三岁。我现在抛下你,都不用承担道德谴责,你知道吗?”

    “反正你不许走!”陈素商握得更紧,“从此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真是糊涂。”道长情绪微动,却又急忙掐断,“你怎么这样烦人?小时候反而懂事,现在越来越孩子气了。”

    “师父,不要离开我。”陈素商道,“万一哪天,你再也找不到我了……”

    “你师父会梅花术数,又知道你的八字,找你很容易。”道长打断她的含情脉脉,“行了别矫情。”

    说罢, 他自己站起来,“我出去抽根烟。”

    他默默下了楼。

    一个人站在楼下的花坛边上,长青道长一边抽烟一边想:“我就这么个徒弟了,将来她要继承我的衣钵。不能心软。”

    留在她身边,能有什么好处?

    术士犯五弊三缺的,教会了她更多的术法,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难道也要她像他一样,终身孤独漂泊吗?

    她现在的术法,已经很不错的,遇到了普通术士都能自保。在普通人堆里,更是佼佼者。

    将来,她可以看看风水、相面,也能取得成就,没必要一辈子和术法打交道。

    他应该走的。

    万一他这一走,终身再也见不到阿梨,那也就是他的命数了。

    道长轻轻吐出了一口烟圈。

    他没有再犹豫。

    楼上的陈素商,看到顾轻舟和司行霈依偎着,不好意思走过去打搅他们。

    她走了出来。

    康晗还在睡,睡梦里却不太安稳,阖眼之下的眼珠子,隐约在动,好像做了什么噩梦似的。

    她端详着她的面容。

    嘴巴、鼻子,真的有点像,又不算是特别像,很奇怪的感觉。

    这就是她的母亲了。

    她是什么人,什么样子的性格?她和父亲怎么在一起的,为什么会有司太太这样显赫的亲戚?

    种种疑问,都在陈素商的脑子里。

    她坐在了旁边,轻轻握住康晗的手。

    康晗下意识用力,回握了陈素商的。她接下来的睡眠,安稳了不少。

    一觉醒过来,康晗猛然一个挣扎。

    她脱离了睡梦。

    她睁开了眼睛,瞧见年轻的姑娘坐在她床边,还握着她的手。

    “阿璃?”

    陈素商正在发呆,闻言回神。

    “您醒了?”

    “几点了?”康晗问。

    陈素商看了看手表:“快晚上七点多了,您饿了吗?”

    康晗摇摇头,又问陈素商:“你饿不饿?”

    “我还好。”陈素商道,“司先生和司太太下去买饭菜了,一会儿再上来。”

    康晗点点头。

    她端详着陈素商,问她:“你这些年去了哪里?妈很想知道,你跟我说说。你结婚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