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7章 我们俩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许……

    颜恺从未体会到这样的煎熬。

    也许,既有希望,也无可能。他后悔自己从前待素商刻薄了点,否则现在死皮赖脸要求,也能开得了口。

    他是没资格对着她说什么的。

    她有选择的权力。

    “……新加坡的局势,要比香港稳。”颜恺又道,“你在香港没什么朋友,到了新加坡,可以找棋棋玩。”

    陈素商道:“我会考虑。”

    她今天是很不理智的,再说下去,她怕是会冲动。

    她站起身:“很晚了,我去洗漱。”

    颜恺伸手,拉住了她。

    陈素商微愣。

    颜恺只是下意识的突然之举,可拉住了她之后,他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

    自私也好,无礼也罢,他需要把心里话告诉她:“素商,你真的很好,和你相处久了,就会知道这一点。我以前是个傻子,你能不能原谅我?”

    陈素商的心跳得厉害,她屏住了呼吸,不让自己露出情绪。

    好半晌,她稳定了点:“我没有怪过你,我能理解。”

    颜恺一直拉着她的手。

    他的掌心炙热:“我希望你能到新加坡来,我们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素商明白。

    她的面颊似着了火。

    她努力对着他微笑:“等香港的事结束了,你把马尼拉的事忙好,我们见个面,再说后话。”

    颜恺也觉得不能操之过急。

    对待素商,耐心是种尊重。

    “那就说好了。”颜恺笑道。

    陈素商颔首:“说好了。”

    颜恺心情极好,拥抱了她。

    她肩膀单薄,轻轻搂着,似乎能听到她剧烈的心跳。

    理智是很脆弱的,随时会被感情冲淡。颜恺松开陈素商的时候,看着她发烫的脸,心中很甜蜜。

    他俯身,想要亲吻她。

    然而这个动作,把陈素商吓住了,她偏开了脸。

    颜恺的吻,就落在她的面颊上。

    “晚安。”她几乎落荒而逃。

    第二天,颜恺早起时,把陈素商和长青道长送到了司家的飞机场。

    顾轻舟也到了。

    这次去香港,司行霈亲自陪同,飞机早已准备妥当。

    “素商,我忙不过三五天,到时候直接去香港找你。”颜恺依依不舍。

    陈素商道:“不用这么着急,你慢慢来。”

    “我应该没什么大事。假如有突发情况,我会打电话给你。”颜恺道。

    陈素商道好。

    他送完了陈素商,转身上了另一架飞机,还是觉得很遗憾。

    没有亲吻素商。

    任何的感情,没有亲吻,就好像结婚书没有盖章一样,总缺点什么意义。

    颜恺越想越懊恼,最后忍无可忍,起身下飞机,打算再去找陈素商。

    离别亲吻,有什么不对?

    等他走出机舱时, 远远看到司家的飞机已经起航,离开了机场。

    颜恺立在原地,失魂落魄。

    飞机上,司行霈一直在和道长聊天。他对道术兴趣不大,却对那位宁先生很好奇。

    “我很小的时候见过他,他的确是几年如一日,没什么变化。”长青道长笑道,“他算是我的指点启蒙之师,后来又数次开导过我。”

    司行霈诧异:“这算是术法的一种?”

    “算。”

    司行霈更好奇了:“怎么做的?”

    “您也想驻颜有术?”长青笑问。

    司行霈摇头:“我一糟老头子,要什么驻颜?没见过谁能永葆青春,好奇而已。”

    他这一生,见过无数的人与事,能让他无法理解的,宁先生算是唯一一人了。

    “要说起来,就要从术法的根源谈起。”道长笑道,“这个问题,能聊很久,也有点枯燥。”

    “没事,你说说。反正在飞机上,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司行霈道。

    顾轻舟在旁边温柔笑着。

    一个人能永远有颗好奇心,是很不容易的,意味着心态不会苍老。

    他们闲聊的时候,顾轻舟喊了陈素商,两个人挪到了后面,也说话去了。

    陈素商也有些话想问顾轻舟。

    她们俩说了片刻的闲话,陈素商突然问她:“您是不是知晓我的身世?”

    顾轻舟沉默了下。

    她犹豫片刻:“素商,你对过去,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态度?”

    陈素商道:“我很少怀念过去。”

    “为什么?每个人的一生,都是由过去、现在和将来组成的,怎么能缺少过去?”

    陈素商:“……”

    她好像一时间被问住了。

    司太太智谋过人,在她面前,没必要遮掩,陈素商决定实话实说:“我以前在道观,跟着师父、师祖下山去做法事,听到人家背后说,这小孩子不知是哪家扔掉的,怪可惜。

    后来,道观没有了,我跟着师父走江湖,也听人问起师父,‘谁家把不要的孩子扔给你养’。

    那时候年纪小, 也见过扔在路上的孩子,女孩子居多。我就想,他们为什么要扔掉我?很长的时间,我都对此很有怨言,不愿意多提,不愿意多说。”

    顾轻舟轻轻捂了下心口。

    她的表情,有种难以言喻的痛心:“现在呢,你现在改变了心态吗?”

    “前段时间,我师父跟我说了实情,说我是被人绑架的。我想,我的亲生父母,他们也许是弄丢了我,也许一直都在找我。”陈素商道。

    顾轻舟颔首:“我也是做母亲的,假如我的孩子丢了,我会终其一生寻找她的。不可能忘记她,去过另一种生活。”

    陈素商点点头,认同她这话。

    “那您……是知晓我的身世,还是其他?”陈素商又问。

    顾轻舟的眼睛里,有水光闪过。

    她努力镇定了心绪:“不如等到了香港,我领你去看一个人,再告诉你。”

    陈素商就不再追问了。

    只是,她也没心情再聊天了。

    前面的司行霈和道长,两个人还是聊得畅快。

    道长告诉司行霈,真正的大术士,可以蒙蔽天机,获得无尽的寿命,甚至可以永生不死。

    司行霈则说:“我以前不太相信,也没见过。不过,那位宁先生,倒好像做到了。存在,就意味着是真实的。我想你这话不错。”

    长青道长笑起来:“您很开明。”

    “我们老了。这个世上万事万物,千变万化,没有一颗开明的心,真成了老古董,孩子们会嫌弃我。就像我家督军,他至今不太敢坐飞机,怕出事。”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他们俩一路欢声笑语,飞机不知不觉到了香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