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9章 宋游的求爱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玉藻大婚,请了很多的亲戚朋友。

    在国内参军还幸存的宋游回来了,他申请了退伍。因

    为他是编制部队的军人,不可能像司玉藻的军医那样容易走,所以日本投降了一整年后,他才回到了新加坡。

    司行霈说他:“留在军中,邓高会提携你,前途不可限量。仗已经打完了,没了生死忧患,为何要退伍?”

    这番话,他说得并不严肃。司

    行霈当初放弃的,比宋游放弃的多百倍,他不也是说不要就不要了?所

    以,他不苛责宋游。

    宋游是司家的下属,却不是仆从,司行霈不干涉他的选择。

    “师座,仗不会停的。炮口从日本人转到了自己的同胞身上,我不干!”宋游道。

    司行霈抬眸,认真看了眼宋游。

    这件事,他早已知晓了,只是宋游所在的部队驻守上海,炮火怕是不会绵延到上海,他才说“无战事”。

    宋游有如此觉悟,司行霈很欣慰。

    “政治一团糟糕。军事永远不可能脱离政治,随便他们吧,咱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管也管不了。”司行霈说,“你回来之后,想进陆军还是海军?”新

    加坡围困战的时候,司行霈已经暗中把自己的私兵从两千人扩展到了三万人,这是他自己养的。

    新加坡如今都是靠着他的陆军和海军守着。英

    国人还不知什么时候再回来,毕竟他们也没说放弃新加坡。

    “我......”宋游却犹豫了下。司

    行霈看不惯男人吞吞吐吐:“有事说事。”

    “我想和渔歌结婚。”宋游道。

    司行霈说:“出息呢?让你选择仕途,你先说女人。”

    宋游看了眼司师座,他可是亲眼瞧见年纪一大把的师座跟太太撒娇的。

    师座怎么好意思说别人没出息?宋

    游一肚子腹诽,敢想不敢言。

    “渔歌是咱们家的女佣人,不是奴隶。你想和她结婚,得问过她,你问我有什么用?我还能强迫她嫁给你?”司行霈没好气的说。这

    点小事都搞不定,真没出息。宋

    游:“.....”

    最终,宋游选择在司家的陆军做事,任一个小团长,手下管束八百人。他

    也去单独问了渔歌。

    他一向沉默少语,怼大小姐的时候,尖酸刻薄张口就来,可真要认真说点甜言蜜语,他就好像肚子里的词库空了,从来没把那些好话装进去了,一时词穷看着渔歌。

    渔歌被他看得发毛。“

    我.......渔歌.......”他结巴了片刻。渔

    歌见他顶大小姐,每次都把大小姐顶个跟头,心中对宋游的印象一直都是能说会道,骂人不带脏。

    突然之间,他刚回新加坡,衣裳都不换,就结结巴巴来跟自己说话,渔歌的心提了半截。

    她在国内没什么亲戚啊。大

    小姐不会有事的,这是新加坡。

    除了大小姐司玉藻,渔歌也不太关心其他人的生死,只是看着宋游很着急:“怎么了?你说吧,我承受得住。”宋

    游脸都憋红了。“

    你想嫁人吗?”宋游问。

    渔歌:“......”这

    是什么愚蠢的问题。

    她真想啐他一脸。可旋即,她把他的窘迫看在眼里,再联想到他这么匆匆忙忙而来,顿时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她

    的脸颊也发烫,心跳得像打鼓,嗓子被这鼓鼓心跳给堵住了。好

    半晌,渔歌才道:“那嫁给谁。”宋

    游好像找到了谈话的诀窍,后面的话顺利了不少:“那......你可有心上人?”渔

    歌点头:“有。”宋

    游的心,顿时就凉了。

    他好不容易理出来的话头,又乱成了一团糟。“

    四年前,我回到新加坡就特意去请了一樽菩萨,每天都要焚香跪拜,希望我的心上人能从战场回来,平平安安。”渔歌的脸仍是发烫,“嗯......心诚则灵.......”

    宋游那往下沉的心,猛然刹住。他

    看着渔歌,瞧见了渔歌眼里的自己。这

    个时候,他终于彻彻底底的开窍了,上前拥抱了她,亲吻了她的唇。司

    玉藻大婚之后第二天,回到娘家时,就听说宋游把她的渔歌拐跑了。

    她很生气,说渔歌:“你就这么跟了他?不矜持了吗?不让他三求四请?”宋

    游在旁边,面无表情的说:“大小姐,姑爷是怎么求你的?”司

    玉藻:“......”渔

    歌捂住口笑,宋游真是司玉藻的克星,他怼司玉藻是一怼一个准。

    司玉藻气得要打人。

    宋游回来了之后,司玉藻和他们说起了李效。当

    年四个人去上海的,彼此依靠,像真正的一家人。李

    效为人拘谨,跟司玉藻的关系没宋游那么好,话也不多,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可他的确是很敬业、很忠诚。

    只有他牺牲了。

    炮火无眼,战士牺牲只是个伤亡数目,拿出来谈好像无病呻吟。可

    心中难过并不少。“

    我的吴老师,还有我们班好几个男生,都是死在那次的爆炸里。要不是我们提前两天去前线的庄子救助,我也要和他们一起被炸死。”司玉藻道,“战后统计,我们班牺牲了九人。”他

    们是后勤军医,炮口是不直接对着他们的,所以这样的牺牲在前线来说不算什么,对他们军医却是很大的数目了。“

    都是烈士。”宋游道。司

    玉藻点点头,心情很沉重。她

    在娘家吃饭的时候,始终闷闷不乐。司雀舫不停想要逗她,她态度都是淡淡的,不怎么回应弟弟的玩笑。

    离开的时候,张辛眉问她:“你怎么了?”“

    我那些同学,不知道是回上海哪家医院上班,还是继续留在了军中。”司玉藻道,“我想给他们发邀请函,让他们来新加坡上班。”

    “那就发。”张辛眉道。

    司玉藻问:“真能发吗?是否恰当?”张

    辛眉道:“发了是你的心意,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选择,没什么不恰当。”司

    玉藻顿时就想通了。她

    让张辛眉把车子开到姑姑家去。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姑姑和姑父,毕竟医院是他们两口子的。

    司琼枝道:“我们正缺医生,忙得不可开交。你能请到经验丰富的医生过来,我很欢迎。”

    “他们还没有念完医科。”司玉藻说。

    司琼枝笑道:“他们都在战场上滚过的。三年实战,比学校里学得多。”

    司玉藻就不再犹豫了。她

    果然给她的同学发了电报,顺便请几个人代为转达,一个个都要通知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