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4章 宗族大妇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歧贞坐在飞机上,面颊还在隐隐刺痛,肿胀感并没有消除。

    山本静那一巴掌是拼了全力的。

    颜子清拿了个冷毛巾给她,让她先捂脸,回家再去跟顾轻舟讨要些药膏。

    “妈咪,你还疼不疼?”颜恺小心翼翼问她。

    徐歧贞笑了下:“还是有一点,不过没事。”

    颜恺就说:“是我的错,如果她不是生了我,也不敢这样欺负你。妈咪,我以后不会让你吃苦的。我会孝顺你。”

    徐歧贞摸了摸他的脑袋。

    颜恺累了之后,去旁边的座位上躺着休息了。

    颜子清坐到了徐歧贞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如果不是在飞机上,他想把她抱在怀里,然现在却不能,因为不安全。

    徐歧贞道:“我睡一会儿。”

    颜子清点点头:“安心睡,我在这里呢。”

    徐歧贞闭上眼。

    她并没有睡着,山本静的脸在她脑海里一遍遍回荡,搅合得她无法安宁。

    当时,山本静失控打了她之后,颜子清和颜恺一起动手打回去,他们父子俩也是用了全力,山本静是很崩溃的。在那个瞬间,她的怒意到了极点,想要和他们拼命。

    后来颜子清威胁她,说如果她敢扣留他们,她挣来的一切都会毁了。

    山本静就冷静了下来。

    她没有哭,只是用阴鸷的目光看着徐歧贞,冷冷笑道:“你抢走了我的过去,高兴不高兴?”

    徐歧贞的脸还疼着,原本不想和她计较,就沉默没接话,不成想山本静变本加厉:“你夺走了我的儿子,我的丈夫!将来你会遭到报应的!”

    徐歧贞这才抬眸,看向了她的眼睛:“子清和你没有结过婚,他不是你的丈夫;恺恺不满月就被你抛弃,不是我夺走的,是你不要的。”

    她顿了下,继续道:“我没有抢走你的过去,是你自己把过去抛弃了。”

    颜子清和颜恺都围在徐歧贞身边。

    他们如此抵触山本静,不是因为徐歧贞,而是因为山本静自己——不是每个人都有回头的机会,也不是每个错误都能弥补。

    错过了就没有了。

    造成了伤害永远都无法恢复如初。

    山本静妄图把八年的光阴一把抹去,回到八年前甚至十一年前,是不可能的。

    别说已经有了徐歧贞,就算没有,依照颜子清的性格,他也是不会再让儿子去认山本静,也不会再接纳她。

    徐歧贞很笃定,因为她和颜子清很像——假如顾绍再回头,徐歧贞是不会接受的。

    这件事之后,山本静将近十年没有再纠缠过他们了,这是后话。

    最终,徐歧贞生日的时候,带上了颜恺送给她的那条项链,颜子清派人去香港买到了,给了颜恺。

    颜恺替徐歧贞戴上,然后和他妹妹一起,对徐歧贞道:“妈咪长命百岁。”

    颜棋依靠着徐歧贞,突然说:“妈咪,我想要个小妹妹。”

    徐歧贞和颜子清一愣,下意识想,这话是谁教她说的?

    颜棋却继续道:“我要给她做衣裳,带她玩,买好吃的给她。”

    “为什么想要小妹妹?”颜子清抱起了女儿,问道。

    颜棋说:“枣枣也有妹妹了。”

    枣枣是她的同学,两个人关系很好,枣枣家也是帮会的,跟颜家很熟悉。

    徐歧贞就笑了起来。

    他们既煮了长寿面,也买了生日蛋糕。

    吹了蜡烛,颜子清就凑在妻子身边:“你许了什么愿?”

    “给我女儿生个小妹妹。”徐歧贞道。

    颜子清整个人愣住。

    等客人们散去了,他们俩回到了房间,颜子清按住了徐歧贞:“之前你在餐厅说的话,是真的,还是玩笑?”

    “什么话?”

    颜子清抓住她的手略微用力。

    徐歧贞的喘息顿时就不匀了,她求饶:“是真的。”

    “你做好准备了吗?”颜子清有点担心。

    上次流产之后,医生说徐歧贞要休息一年半载。

    如今快过去一年了,身体是恢复了,可她的心理呢?

    她当时可是崩溃到自杀的。

    “嗯。”徐歧贞道,“其他孩子们都有很多兄弟姊妹,我们家也应该多一些。”

    颜子清这个晚上格外卖力。

    时间就到了年关,一整年结束了。

    徐歧贞的餐厅培养了两名徒弟,她每天只做四个菜,其他的都是徒弟做,生意也没有开业时那么好,但每天都是满座,还是很赚钱。

    除夕当天,她以颜家宗族长妇的身份参加了颜家的祭祖。

    烧香的时候,徐歧贞想起颜子清一年前的那句话:嫁给我,你就可以当家做主了。

    颜子清的承诺做到了,徐歧贞也的确成了一家的女主人。

    自己能做主之后,就会发现生活如此美好。

    她亲自操刀,给颜家做了年夜饭。

    她也跟颜老说:“把帮会里的叔叔们都请过来,还有家里的管事们,摆四桌酒宴,咱们一起过年。”

    颜老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这种事,就需要女主人操持,以前他们父子俩谁也不会想到这层。

    果然,颜老的餐厅摆了四桌。

    邀请的客人们都来了,有的还拖家带口。孩子太多,又在梢间设了两个桌子,专门给孩子们的。

    徐歧贞餐厅的徒弟厨师也来帮忙。

    这一年格外热闹和喧嚣。

    别说颜子清,就是颜老也因为高兴而喝得有点醉了。

    “子清这小子,而立之年毫无建树,只是娶了个好媳妇!”颜老说。

    颜子清就看了眼徐歧贞。

    徐歧贞不知是喝酒了,还是害羞了,她面颊微红,比门口的红灯笼还要秾艳。颜子清回想起自己初见她时,就很想睡她,那时候觉得她很好看。

    如今再看,她仍是那么漂亮。

    大年初一,徐歧贞在颜子清的主楼清醒,颜子清搂住她。

    两个人赖了半个小时的床。

    颜子清对徐歧贞道:“我从今天开始,搬到小西楼去,行吗?”

    她更加喜欢小西楼,更加幽静。

    “好。”徐歧贞答应了。

    从那天之后,他们俩就不再分居,而是一起住在了小西楼。

    颜子清发现,正常情况下徐歧贞每晚都要练字,写完再睡觉。

    到了大年初十,他喝酒喝到凌晨五点多才回来,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下午三点多才醒,徐歧贞去了餐厅。

    颜子清躺在床上,突然很想看看她每天都写些什么。

    这个念头像洪水猛兽,只要一起来就控制不住。颜子清爬起来,想要打开徐歧贞的抽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