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82章 照片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兜了半天的圈子,是因为她要求的事,真的挺失礼。

    康芝是康家实际掌权人,她聪明又敏锐。

    顾轻舟不停的绕圈子,就是在给康芝心里暗示,她索要的东西可能会很为难。

    长时间的打边鼓,是为了给对方一个准备。

    所以,等顾轻舟提出这个问题时,康芝是松了一口气的。

    “您想要什么?”康芝笑道,“我会尽力而为。”

    顾轻舟道:“我想要看看姑爷的遗物。”

    康芝闻言,没有太惊讶。

    她猜到会如此的。

    康芝身上,没什么值得叫人如此为难的请求,除非是跟她去世的丈夫朴航有关。

    所以,顾轻舟还没有开口,康芝就猜测到了她的来意。

    她如果不想接茬,是不会问顾轻舟的。

    “这有什么?他的东西,全部都在西厢房锁着。您是具体要什么,还是想亲自去看看?”康芝问。

    她预感顾轻舟是想去翻翻。

    如果顾轻舟很明确要什么,她完全可以不提朴航的,直接说索要的东西。

    这样,康芝给不给,都不至于尴尬。

    康芝是个贴心的人,她主动把顾轻舟想要问的拿了出来。

    “如果您不介意,我想亲自看看。”顾轻舟道,“姑奶奶,我应该给您一个借口,说明我为何要翻看......”

    康芝却摆摆手:“不必。咱们的交情,你没必要敷衍我。既然你有用,你就去看看,我不介意的。事后如果能告诉我,你再说明原委;如果不行,就告诉我是否成功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司行霈抬眸,看了眼康芝。

    他微笑了下。

    “轻舟结交的朋友,都对她死心塌地的忠诚。”司行霈想。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豪。

    “多谢。您这份恩情,我牢记于心。”顾轻舟道。

    康芝开了门。

    司行霈留在外头,顾轻舟和康芝两人一起进了西厢房。

    后来,康芝就出来了,让顾轻舟一个人慢慢找。

    康芝和司行霈随便聊几句局势。

    一个小时后,顾轻舟也从西厢房出来了。

    她穿着白色风氅,被西厢房的蛛网弄了满身的灰尘,就连头发上也有。

    “找到了吗?”康芝问。

    顾轻舟点点头。

    她把一个小小的烟斗,展开给康芝看。

    这烟斗是檀香木的,上面刻了歪歪扭扭的鬼画符,是很不起眼的。

    不过,此物朴航曾经爱随身携带,偶然会在老太爷那边蹭一袋旱烟抽。

    康芝一直以为,不爱抽烟的朴航是为了巴结老太爷,才弄了这么个玩意儿。后来,他的东西康芝都没扔,全锁了起来,连同此物。

    “这有什么不妥吗?”康芝问。

    顾轻舟道:“您认识这上面的字吗?”

    康芝摇摇头。

    顾轻舟道:“这是蒙古文,写了一些文字还有数字。”

    “写了什么?”

    “我也看不懂,要拿回去请人专门瞧瞧。”顾轻舟笑道,“我就要这个了。过些日子,我拿回来还给您。”

    “不用还。”康芝道,“有用你就留着,没用丢了,我不心疼这些东西的。”

    顾轻舟道:“那好,多谢姑奶奶慷慨。”

    拿到了这个烟斗,顾轻舟和司行霈就离开了康家。

    司行霈一上车,就拉过顾轻舟的手,往他衣裳里贴。

    顾轻舟失笑。

    “冷不冷?”司行霈关切,“暖暖手吧。”

    “我怕冰了你。”顾轻舟笑道,“我不冷,你好好开车。”

    说罢,她仍是把手放在司行霈的口袋里。

    两个人说了很多的话。

    这个烟斗,顾轻舟也不知能找到什么,暂时还没有告诉叶妩。

    她派了可靠的副官,让副官乘坐她的飞机:“连夜去天津,找人翻译这个烟斗上的字。不管找到了什么,立刻带回来。”

    副官道是。

    安排妥善之后,顾轻舟心中稍微安定了几分。

    “接下来就要靠运气了。”顾轻舟对司行霈道,“能否找到证据,就靠这次了。若找不到,我大概也黔驴技穷了。”

    “肯定能找到。”司行霈道,“这不是运气,而是谋略。”

    顾轻舟又笑了起来。

    这天下午,叶妩继续派人,去追查那家珠宝行,然后找到是当初平野夫人帮顾轻舟开的铺子,并非顾轻舟自己。

    此事有了平野夫人的影子,叶妩还要继续查,就被叶督军叫住了。

    “你想要做什么?”叶督军问爱女,“你这样大张旗鼓,想要怎么收场?”

    “父亲,我只是......”叶妩底气不足。

    叶督军道:“你的心思父亲知道,但是你能拿出什么,来佐证你的想法?就因为方小姐进过珠宝行,而珠宝行属于保皇党吗?”

    叶妩错愕:“父亲,您什么都清楚,为何......”

    叶督军叹了口气。

    他和方悠然之间,除了这些猜测,有点感情,也有点责任。

    他拿不出证据的时候,他也不想叫方悠然伤心。

    所以,叶妩这样乱撞,毫无章法,会打草惊蛇。

    “你有猜疑,我也有。”叶督军道,“可我除了猜测,还有责任。我和方小姐之间,不是一天两天的,难道你想我做个翻脸无情的人渣吗?”

    叶妩心里沉甸甸的。

    叶督军又道:“此事暂时搁置吧,别胡乱出主意了。”

    说罢,叶督军就离开了。

    叶妩满腹委屈。

    就在此时,石博山来了。

    “怎么了,被姨父骂了吗?”石博山问表妹,“你们干嘛吵架?”

    “没有。”叶妩敷衍他。

    不成想,石博山却突然问:“是因为保皇党吗?”

    叶妩一怔。

    石博山笑道:“阿妩,你昨天路过珠宝行的时候,往后看了好几眼。我瞧见了一个女人,就是住在你家里的方小姐吧?”

    叶妩错愕看着他。

    “你都知道什么?”叶妩问,“是只有你知道,还是外头的人都知道?”

    “你放心,并不是人尽皆知。我这些年常在外头跑,认识一些人,知道一点事。”石博山笑道。

    叶妩眼底闪过几分狐惑。

    石博山的声音更低了:“阿妩,我是真认识一些人,我也有点东西。那东西,是姨父也找不到的,你想不想要?”

    叶妩问:“什么东西?”石博山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