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6章 吵架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卓莫止的心意,程渝是明白的。    她只是不高兴。    程渝有话要跟她母亲谈的,格外宽容,没有驱赶卓莫止:“你请便吧。”    她去了她母亲那边。    她想着,等她回来之后,卓莫止就走了,避免尴尬。    程夫人还没睡。    她正在自己翻译电报。    电报是程艋发过来的,很关心程夫人的安全,以及此事的进展。    “妈,能不能放过我?”程渝道,“我不想嫁给卓莫止。他比我小那么多,不牢靠的。”    程夫人道:“当初你嫁个比你大十来岁的,最后牢靠吗?”    “妈,您怎么轻易戳我的伤疤?”程渝打算卖惨。    程夫人表情不动:“你心宽着呢,伤不了你。”    程渝计划落败,起身凑到了程夫人身边,拉着她的胳膊:“妈,您回去行吗?这件事别弄了,多尴尬啊。”    “卓孝云是你自己找的吗?”    程渝不语。    “既然你开了头,怎么不想想如何收场?”程夫人淡淡道,“任何时候,做事都要负责。    你很小的时候,妈就教过你,你忘了吗?”    程渝嘟囔了句没忘。    “那你说给我听。”程夫人道。    程渝不情不愿:“生于世间,首先要是一个人,然后才是女人。做人需得有责任,懂大义,家为先,国为重。”    程夫人轻轻嗯了声。    程渝就懂了。    她非常泄气,也非常的沮丧。    她想要让顾轻舟给她出个主意,却也知道,司行霈那厮如今跟程家是站在同一条线上。    自己开口去求顾轻舟,顾轻舟答应了,就是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不答应,就是辜负了朋友。    程渝不想顾轻舟这样为难。    她很少考虑自己是否为难了人,只考虑过是否为难了顾轻舟。    她带着满腔的郁闷,回到了房间。    卓莫止居然还在。    程渝不想说什么。    卓莫止也没说话,上来就搂住了她,激烈拥吻了她。    程渝反抗了两下,无果。    她心中实在沮丧,而卓莫止的热情,能让她暂时忘记烦恼。    她回应了他。    卓莫止完事之后,洗漱起身,在程渝的额头上亲吻了下,就离开了。    而程渝在极度疲倦中沉沉睡去,再也没空思索其他了。    之前的恐惧,又被她抛到了脑后。    翌日,程夫人又和卓大帅见面。    这次,她没有让顾轻舟去,而是带着自己的参谋们,以及司行霈。    事情说得差不多了,程夫人不表态,当天晚上乘坐飞机,直接回了云南。    她离开之后,顾轻舟等人也乘坐司行霈的飞机,回到了太原府。    北平之行,为卓、程两大军阀门第的结盟,拉开序幕。    “算了,随便他们吧。”程渝对顾轻舟道,“总要结婚的。”    如此一来,她心里先是交了个底。    顾轻舟无奈笑了笑。    回到太原府之后,天气更冷了,顾轻舟等闲不敢出门。    叶家还是没有叶姗的消息。    叶妩时常来看顾轻舟。    只是,她最近情绪不太好。问起原因,她只说自己即将要嫁,二姐不知去向,父亲又跟方悠然来往密切。    总之,没一件顺利之事。    顾轻舟也不顺利,但是她尽可能乐观。    “明天咱们出去看看dian ying,吃点好的。”顾轻舟道。    叶妩答应了。    结果第二天,约好了十一点出门,顾轻舟等到十二点半也不见叶妩。    她可以打个dian hua的。    “阿妩从不爽约,别是有什么事吧?”顾轻舟心想。    两家离得这么近,顾轻舟就决定亲自去趟叶督军府。    正中午的阳光明媚又温暖,照得她头脸暖融融的。    她一路去了叶家。    督军府的人都认识顾轻舟。    “我是来看三xiao jie的。”她对门口的副官道。    副官恭敬行礼。    顾轻舟不需要有人通禀,一路畅通无阻的走了进去。    谁知刚走到叶妩的院子,就听到叶妩激动的声音,隐隐还伴着抽泣。    顾轻舟心里担心,大步朝房间走去,叶妩的声音就更加清晰起来。    “他不可能这样冒失的,你为什么不能查一查,你不是很喜欢他吗?”叶妩哭腔很重,“你就放过他吧!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顾轻舟脚步一顿,她有些诧异,叶妩向来好脾气,她这是在和谁吵架?    在督军府,叶妩就跟叶督军的眼珠子一样,是叶督军最疼爱的三女儿,有谁敢跟叶妩起争执?    叶姗又不在家。    难道是大xiao jie叶妍回来了吗?    正疑惑着,顾轻舟却听到了叶督军的声音。    “叶妩,这是军政大事,你莫要多嘴。军法无情,我不可能放过他的!”叶督军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而且对叶妩的称呼也怪异。    直接叫叶妩!    不放过谁?    顾轻舟听了这话,更觉得疑惑了。    听起来叶妩像是在替谁求情,可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能引得他们父女二人大吵起来?    顾轻舟跟他们关系好,没有那么多忌讳,就向前走了几步,想劝劝他们。    叶督军和叶妩已经看到了顾轻舟。    叶妩红着眼睛:“老师,你来了。”    顾轻舟点了点头:“怎么吵架了?”    “这没你什么事,别瞎打听!”叶督军烦躁极了,对顾轻舟也是同样的冲,转头又眼里警告叶妩,“听清楚了,军中事你别瞎搀和,否则我家法军法都不饶情。”    顾轻舟第一次听到叶督军如此跟叶妩说话。    他最是疼爱叶妩的。    说罢,叶督军气哄哄要走。    临走之前,他又对叶妩道:“记住了么?”    叶妩梗咽着答应:“知道了。”    叶督军这才走了出去。    “怎么了?”顾轻舟柔声安慰叶妩,又喊了佣人打热水,给叶妩擦擦脸。    “我这是太着急了,急哭了的。我父亲油盐不进,怎么都说不通。”叶妩摇了摇头,在顾轻舟对面坐下,情绪十分低落,“老师,你又何必问我,你刚刚不是已经听到了么?”    “我也就听了那么两句,只知道你们为了一个人吵架,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吵,那个人又是谁。”顾轻舟道,“我没见过你这般跟人吵架的,尤其是跟叶督军。”    “老师,你就别问了。”叶妩想起父亲临走前的警告,她伸手蒙住自己的眼睛,“军政大事呢,我们哪有资格多说?”    顾轻舟也听到了叶督军的话。    她叹了口气。    不能多问,叶妩又说她想要一个人静一静,顾轻舟就先离开了。    回到家中,顾轻舟问司行霈:“你知道叶督军的军营里出了什么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