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6章 新衣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在王家吃了晚饭。    回来之后,她一直沉默。    司行霈还没有见到秦纱,他早上出门了,此刻才回来。    “如何,是张楚楚么?”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颔首:“是她。”    “你在想什么。”    “她到底是站在谁那一边,她是不是保皇党的人。”顾轻舟如实告诉司行霈,“我在想这些。”    “肯定就是了。”司行霈道。    司行霈让顾轻舟别相信秦纱。    一次撒谎,就有次次撒谎的可能。    秦纱到底什么来历,顾轻舟搞不清楚,可秦纱提到了她乳娘和师父的死,是不带善意的。    “我可以试探她一次。”司行霈道,“我派个人去杀她,若是她能躲开,就说明她来历不凡。”    顾轻舟瞪了他一眼。    从前的种种,差点翻出来,顾轻舟努力压抑住。    没了师父和乳娘,她此生都不受制于人,她应该感谢司行霈的。狼心狗肺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她没资格抱怨什么。    顾轻舟不爱旧事重提,只是秦纱的出现,让她迷惘了。    “或者,干脆一刀杀了她。”司行霈道。    “她如果是无辜的呢?”    “那就宁可我负天下人。”司行霈道,“错杀一千,总好过将来马失前蹄。”    除了顾轻舟,司行霈的心思简直是坏透了,而且不讲道德。    好与坏,他没有特别明确的界限,他做事只有目的和结果。    “别这样,我们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捏了捏她的脸。    顾轻舟不同意司行霈去试探秦纱,因为这样的试探太过于鲁莽,会打草惊蛇。    对于秦纱,她的感情是复杂的,说一点旧情也不念,不可能;可她也没有太深刻的感情。    如果秦纱真的是保皇党,平野夫人把秦纱叫回来,对付顾轻舟是没什么用处的。    一旦顾轻舟确定秦纱是对手,她就不会客气。    这个问题,越是深入越是难缠,需得冷静和忍耐。    顾轻舟素来冷静的,她是差点被司行霈带到了沟里。    为了转移话题,顾轻舟说起了苏鹏。    苏鹏已经上路了,估计还没有出山东地界,司行霈北上的时候没遇到他。    “......我已经吩咐了总参谋,等苏鹏一到,会安排一个营长给他做。”司行霈道。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问他:“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接受苏鹏。”    “为什么不接受?”    “我心里猜测,怕你觉得苏鹏是叶督军的内奸。苏鹏深得叶督军器重,又求到我跟前,若是苦肉计的话,每一样都成立的。”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顾轻舟的猜疑,司行霈早已考虑过千万回。    他对叶督军是信任的。    当然,为了不测,他特意把苏鹏掉到一个很次要的位置上,苏鹏哪怕是内奸,也得不到任何情报。    “他是叶骁元的人,我给他一口饭吃罢了,怎么可能真的重用他?”司行霈笑道,“别说外来的人,就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亲信,难道就没有内奸吗?”    顾轻舟倏然听出他话里有话。    她问:“谁叛变了?”    司行霈笑道:“没有谁。”    “你撒谎。说啊,到底是谁?”顾轻舟追问。    司行霈一把搂住了她,将她抱起来。托起她,彼此视线平行了,司行霈才问:“怎么如此敏感了,司太太?”    顾轻舟细看他的神色,没看出什么来。反思自己是否草木皆兵,就没有继续追问了。    司行霈搂着她,笑问:“听说你衣裳不够穿?”    “谁说的?”    “从前的好衣裳,都在平城,你在太原府的确没什么好旗袍。我们去做衣裳吧。”司行霈道。    顾轻舟笑道:“我真没这个闲心。”    司行霈却执意说:“等平野夫人那个老太婆回来,你就更加没闲心了。我去打听打听,太原府哪一家的裁缝铺子最好。”    不过片刻的功夫,他就打听出来了。    他亲自开车,带着顾轻舟去了,准备做十二套旗袍,长袖、中袖、短袖,全部都要。    平日里可以不穿,但出门决不能没衣裳选择。    顾轻舟没办法了。    她不再说什么,跟着司行霈去了裁缝铺子。    到了铺子里,司行霈先精挑细选,选出面料。    “要绣花还是要素面?”司行霈问顾轻舟。    铺子里的老板就笑了,说:“先生很疼爱太太,连做旗袍都懂。”    顾轻舟就想起他送给自己的那十二套旗袍。    那是罗五娘的手艺,放眼天下都找不到那么好的绣工了。她和司慕离婚之后,就运到了平城。    顾轻舟道:“你以前也送过我的,也是十二套,都很好看,如今还在我的箱笼里。”    “什么时候?”司行霈问。    顾轻舟只是笑。    司行霈沉思了那么一瞬,才想起来。他道:“要不先不做了,我派人回去拿。”    顾轻舟瞠目:“来回一趟的飞机成本,比十二套旗袍贵多了,这叫买椟还珠。还是先做吧,平城的旗袍又不会丢。”    选好了面料,量了尺寸,司行霈给了双倍的工钱,让他们两天之内完工。    到了第三天,一大清早裁缝铺子就把旗袍送过来了。    顾轻舟看到一件深绿色的,绣了一些团纹,笑道:“这件不错。”    “穿起来看看。”司行霈道。    顾轻舟果然去试穿了。    深绿色是最衬肌肤的,把顾轻舟原本就如白瓷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白皙细腻。    软绸的旗袍,大胆勾勒出了顾轻舟的曲线。    司行霈上前,手在她腰间摩挲,低声道:“真好看,比从前还要苗条。”    “你这是夸我?”顾轻舟问。    司行霈笑起来。    做了新衣裳,司行霈就带顾轻舟去看电影,又去舞厅。    他们到舞厅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半,正值舞厅热闹非凡的时刻。    侍者见司行霈带着女伴,就把他往楼上的雅间让。    顾轻舟则道:“我想坐在楼下,楼下的席位更热闹。”    楼下的座位不空,不过多给些小费,可以腾出一两个。    其中也有贵妇人、小姐们在列。    司行霈伸手,塞了钱给侍者,不过片刻的功夫,侍者就在舞台左下方的第三排,给他们寻到了一个双人座。    顾轻舟像个顽皮的孩子,有点兴奋,主动拉了司行霈的手,往座位上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