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2章 爆发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42章 爆发    顾轻舟护送六姨太离开。    杜太太还不想让女儿走。    可六姨太知道,自己肚子里还怀着督军的孩子,万万不能有闪失,否则她这辈子就完了。    她执意要走。    杜太太说:“你也太薄情了些,如今不一样了。”    顾轻舟觉得,六姨太应该要气得吐血的。    不成想,六姨太从小听惯了她母亲不着调的话,早已是铜墙铁壁,什么话都难伤及她。    将她送回去,顾轻舟还问她:“可有不舒服?”    “没有,就是有点饿。”六姨太道。    顾轻舟见她安全无虞,准备起身离开,六姨太却突然道:“司太太,你回头帮我问问三小姐,我娘怎么突然去找了她。”    顾轻舟不解。    “按说,我娘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她怎么会突然找了三小姐,而不是二小姐或者其他人,我有点想不通。”六姨太道。    之前她很担心,而且有点冷,她一直没顾上这一茬。    见到了她弟弟,被她弟弟哭得心烦意乱,又被她母亲骂得焦头烂额,六姨太也没考虑这一点。    回来的汽车上,她温暖又舒服时,突然感觉不太对劲。    “我以前也告诫过他们的,不许打扰督军府的人。”六姨太又补充道,“我们家的人呢,其实都挺胆小的。”    顾轻舟心zhong,似有什么滑过。    好像一个精心安排的局,而她就在局里。    她笑了笑:“六姨太,你不要多心了。你房间可有电话?”    “有的。”    “那好,等有了消息,我叫警备厅的人打电话,转接给你。”顾轻舟道。    六姨太道谢。    顾轻舟起身离开。    她去了外书房。    她把此事告诉了叶督军,说起他小舅子和他部下官员的儿子闹了大矛盾。    “这有什么为难的,让他们按照律法处理。”叶督军冷淡道。    顾轻舟沉默了下。    “怎么,要我徇私枉法?”叶督军眼眸微抬,很不高兴。    他最恨姨太太的家里人仗势欺人。    如被姨太太的兄弟刺伤的是普通人,那人就该瞎吗?    “不是的,督军。”顾轻舟斟酌用词,“六姨太那个兄弟吧,生得粉面桃腮,若真的关到了监牢里,只怕这条命会丢。”    她把杜老二的形容,告诉了叶督军。    同时她又说,“邵家的少爷调戏在前,杜家少爷算作自我保护吧?简简单单一句按照律法,太粗糙了。”    俗话说,先撩者贱。    杜少爷不是无缘无故刺伤人的。当然,他到底是把人给伤了,他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但邵家少也不是那无辜的受害者啊,他是罪有应得而已。    正常的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调戏到出手伤人的地步,可能是不可忍耐了。    “你们费这些闲心!”叶督军不以为意。    顾轻舟道:“我是出于公平,我最看不惯别人被欺负。至于阿妩,她是面皮太薄了,不知道怎么拒绝杜太太,才被拉进去了。”    叶督军点点头,说:“我心zhong有数,你先回去吧。”    他会打电话给邵总长,也会打电话给厅长。    这件事,他会出面处理。    “我去接阿妩吧。”顾轻舟笑道。    叶督军说:“副官会送她回来,你先回去吧,都这么晚了。”    已经晚上九点了。    此事算作督军府内部事物,还掺杂家务事,顾轻舟一个外人,不太适合在场。    “那好,我先回去了。”顾轻舟说。    她就从督军府离开。    她乘坐汽车,除了司机之外,副驾驶座位上还有一名随行的副官。    顾轻舟上了车,却略微沉吟了下,然后对他们道:“回家。”    车子依照原路回去,顾轻舟一路上都在考虑,觉得事情今晚是会爆发的。    有无言和秦九娘在,她不怎么担心,反而期待着它早点发生。    就像悬在顾轻舟头顶的剑,顾轻舟时刻提着心,这滋味并不好受。    到了一处街道,发现有一群学生正在聚会,把整条街都堵住了,似乎是在抵制什么,还有烧东西。    “太太,要等他们散了,还是绕路?”副官问。    顾轻舟的掌心,略微有点薄汗,说:“等一等吧。”    汽车停下来,她坐在黑暗zhong抱臂沉思,想了很多。    叶督军的六姨太,原本是跟她没关系的,可最后愣是牵扯出了叶妩,把顾轻舟也带上了。    就连六姨太自己,也感觉她娘的反常。    “平野四郎。”顾轻舟认准了这一点。    半个小时之后,学生们似乎散了,往他们这边过来,顾轻舟就让司机发动汽车,绕到隔壁街上,等学生们先离开之后再开回来,免得挡路。    学生们过去了,街道慢慢平静,顾轻舟的汽车才折回来,沿着原路回家。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路上很安静,只有路灯鳞次栉比亮起灯火,点缀着城市的夜。    “这群学生没事。”顾轻舟心想,“陷阱不在这里,如果我们换一条路走,陷阱是不是在那边?”    她正在考虑回去的路,然后汽车被撞击,一下子就撞飞了,沿着路牙子翻了下去。    顾轻舟的脑袋,撞到了玻璃窗上。    玻璃窗碎裂,她脑子似被重重敲击,嗡嗡作响。    一阵剧烈的摇晃zhong,她慢慢失去了意识。    顾轻舟的昏迷是短暂的,她很快就清醒过来。    有人将她从车子里拖出来。    她感受到了,但是她闭紧了双目,她想知道这次能否报了自己被狗咬的仇恨。    浑身都疼。    肋下尤其疼,好似是折断了肋骨,而她身上的肌肤,也在一寸寸的火烧火燎。    顾轻舟忍着疼痛,没有发出声音。    有人将她拖出来,然后拍了拍她的脸,又扒开她的眼皮,低声用日语说了句:“昏了。”    因为她昏了,又是弱质女流,对方没把她当回事,直接将她让车厢里一扔。    顾轻舟原本就疼,此刻的颠簸让她的五脏六腑都似挪位了。她用力捏紧了手指,似乎把指甲陷入肉里,才忍住了剧痛。    车子开动了。    顾轻舟等待了这么久的仇人,也该露面了。同时,她心zhong有个念头:“秦九娘和无言靠谱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