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7章 打狗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17章 打狗    骑马之后,顾轻舟回到了平野夫人这边。    她是跟蔡长亭一起回来的。    这天回到家,顾轻舟就听到了平野四郎发脾气。    他素来冷漠寡言,薄情淡恩的样子,谁也不看在眼里,今天却突然发火了,而且火气非常大。    他用日语快速说话。    然而,话却是没什么复杂,几乎都是骂人的。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平野四郎叽里呱啦的。    顾轻舟学日语的时候,感觉挺好听的;平野夫人和蔡长亭说的,也挺不错;可她听到平野四郎说日语,就特别刺耳。    那地地道道的日语,让她听了格外反感。    她也许是讨厌平野四郎的缘故吧?    仔细想想,平野四郎并没有蔡长亭和平野夫人招人讨厌,因为他不爱说话。顾轻舟对于安静的人,是有好感的。    到底为什么如此讨厌平野四郎,甚至连他的口音都讨厌,顾轻舟也想不明白。    她看了眼蔡长亭。    蔡长亭表情丝毫不变,低声对顾轻舟道:“走吧,我送你回房。”    顾轻舟嗯了声。    二人慢慢往回走。    走到了自己的院子里,看到两个常用的女佣,正在喂一条狗。    顾轻舟有点诧异。    这两个女佣看上去是平野夫人的,实则被叶妩收买了。    顾轻舟却不是非常信任她们,因为能被叶妩收买,也可以被蔡长亭再反收买。    总之,她一概是很小心翼翼的。    这两个女佣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跟顾轻舟谈不上什么交情,平日里大家都不怎么交谈。    此刻她们却在逗弄一条狗,让顾轻舟不解。    “......这是我娘家妹妹养得狗,她全家搬到天津去了,就把这狗送给了我,我今天来不及回家,带到了府里,等会儿就带回去。”女佣跟顾轻舟解释,还有点忐忑。    顾轻舟没说话,蔡长亭则问了:“它身上有跳蚤吗?”    “没有没有,它也是家养的,平日里常给它洗澡。”女佣道。    顾轻舟看了眼女佣,又看了眼蔡长亭,半晌才说:“既然如此,就先拴在屋子里吧。”    女佣高兴道是。    顾轻舟也知道,女佣们都住在倒座的房间里,几个人一间,院子里拥挤不堪。    人来人往的,会吓到这条狗,只怕一夜狂吠,大家都别想睡了。    而顾轻舟这里,空空荡荡的,且她总是不回来,女佣就领了过来,想着凑合一夜,明日她男人就来接了。    不成想,顾轻舟居然回来了。    顾轻舟虽然冷漠,性格却不错,她开口让留下了,女佣感激不尽。    顾轻舟转身,立在瑶阶上,对蔡长亭道:“你先回去吧,夫人那边还需要你。”    蔡长亭道:“晚上想吃什么?我叫人做了给你送过来。”    顾轻舟一瞬间想到了朱嫂做的各种岳城菜。    司行霈也会做......    不知是馋了,还是想司行霈了,她情绪微落,没滋没味道:“我不太饿,晚上吃米粥就可以了。”    蔡长亭这才离开。    天气很暖,不成想到了黄昏时,却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好不容易回升的气温,又开始冷了。    “没事,再熬几天。这场春雨之后,就不会如此寒冷了。”顾轻舟说。    太原府的春天雨水不多,所谓“春雨贵如油”,下过一场,天气就会有点变化。    顾轻舟心怀着这样的期待,慢慢等着春暖花开。    入了夜之后,她早早就睡下了。    可是睡不着。    这不是顾轻舟的问题, 而是那条狗。换了环境不适应,狗不停的吠。    女佣冒雨要把狗牵走。    顾轻舟反正也睡不着,就站起身,对女佣道:“拿些肉给它吃,看看到底是饿了还是其他......”    女佣很感激。    她果然去拿一块生肉。    肉被开水烫过了,半熟不熟的放在一碗米饭里。    女佣将米饭和肉,连带着端给了那狗。    狗果然是饿了,吃完了就消停了,顾轻舟失去了觉头,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了很多事,就想起司行霈那边有个账目,她想要查一查,好像上个月答应给狗子和四丫兄妹涨月钱,这件事她忘记交代了。    顾轻舟在乡下长大,在她成长的过程zhong也不阔绰,她很清楚钱财对佣人的意义。    说好了涨钱,又忘记了,这样的东家会失去人心。    顾轻舟挺看好狗子和四丫的,想着将来可以带到平城去用,算是自己的心腹,故而不能耽误了。    所以天刚蒙蒙亮,顾轻舟就起床了。    她穿戴整齐,见外面的春雨已经停了,隐约是要放晴的样子,她也没拿伞,甚至没喊佣人,自己打算去车马房。    那边有她的司机。    顾轻舟的院子到车马房,要经过平野夫人和平野四郎的正院,故而她从后花园转。    虽然绕路,却不必一大清早被平野夫人看到。    顾轻舟绕道而行,然后她总感觉有什么人在背后跟踪她。    天色尚未大亮,到处都是迷蒙的,顾轻舟视线倒也还好。    她往前面回廊处一藏。    等她藏好了,准备去看看身后的人时,一条狗窜到了她面前,就是她院子里那条狗,嗅着她的味道跟上来的。    这狗对顾轻舟不友善,直直的呲牙咧嘴。    顾轻舟心想:“不至于咬我吧?”    她试探着伸出手,想要摸一下狗的脑袋,不成想那狗直直朝她的手张开了利齿。    顾轻舟吓了一跳。    她虽然没有动,狗却跃跃欲试想要扑向她。    不动也不行了。    顾轻舟转身,想从回廊那边绕过去,绕到假山上。    那狗却狂吠一声,直直朝她扑了过来。    顾轻舟一退再退,下过春雨的地上全是泥,泥泞湿滑,顾轻舟光想着躲开狗,却没有留心足下的泥,故而摔倒了。    摔倒的时候,顾轻舟很清晰感觉大腿被什么咯了下。    一开始是很清楚的这种感觉,过了最初那一霎,铺天盖地的疼痛就袭向了她,她想要后退也难,同时那只狗已经用力咬住了她的小腿。    “啊!”    这声惊呼,不是顾轻舟,而是早起扫院子的佣人。    庭院炸开了锅。    顾轻舟没当回事,抓起手边的石块去打狗,不成想狗根本不怕她,跃跃欲试的扑向了她的喉咙。    与此同时,黑影翩然而至。    顾轻舟嗅到了血腥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