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0章 破土而生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10章 破土而生    康暖这次的一巴掌,挨得很重,而且是左边的脸,当即红肿了。    她想起刘见阳第一次打她,左右两巴掌,也是把她的脸打得红肿了起来。    可那时候她在刘家,刘见阳的父母铁了心要替儿子阻拦,死活拉着康暖不让走,还拿冷毛巾给她敷上。    那两巴掌很疼,却没有重到五指痕迹清晰的地步,又被刘家缠住了大半日,肿消了大半。    她原本就是圆嘟嘟的脸,回家之后跟父母说挨了打,她父母愣是没看出端倪,只见她眼皮哭肿了,就把那些浮肿都算成是她哭过的缘故。    如今却不同了。    刘见阳是在大街上打了她,而且下手极重,她脸上落下痕迹不说,又有路人和咖啡店的人作证,康暖立马跑回了家。    她没有去找父母,而是去了姑姑那边。    整个家里,最有担当的就是姑姑。虽然姑姑最近日子不太好过,却也不会对侄女的难处不管不顾。    姑姑正好在家。    瞧见这样,姑姑先吓了一跳,急忙问:“谁打了你?”    康暖珠泪双抛,就把方才的事说了一遍。    她和金千洋在咖啡店见面,光明正大,又不是偷偷摸摸的。    他们俩家最近闹僵了些,可那是生意上的断绝,家族zhong的其他人,并不是完全撕破了脸。    就像长房和金家的四房,私下里还是会有来往的。    金千洋比康暖大十来岁,虽然是同辈,当叔叔也担得起。    如今这世道,已经开化明主了,康暖说破天去也没有理亏。    若刘见阳闹脾气,康芝倒是能理解,可打人就诡异了,而且有点暴烈过头,将来只怕非善茬。    谁能想到呢?    “还翻了天吗?”康芝大怒,喊了佣人备车,又对康暖道,“就在这里等着,姑姑去刘家讨个说法。”    康暖想起她父母的态度,再想起姑姑的态度,心zhong酸涩得厉害,抱住了姑姑的腰:“姑姑,你相信我!”    “你从不撒谎的。”康芝道,“从小到大,你没有说过胡话。”    康暖哭得更加厉害。    康芝就去了趟刘家。    刘见阳还没有回来,刘家的老爷太太脸色却不好,他们都有种惧色和忐忑,这神气到好像是被人抓了现行。    康芝擅长察言观色,多年的商场经验,让她一下子就明白:这不是刘见阳第一次打康暖。    如果是第一次,刘家父母会吃惊,难以置信的辩驳,甚至会说出各种理由。    他们没有。    刘家太太说:“姑奶奶,加一门婚姻不容易,我们这就去给亲家赔罪。”    “只赔这次的罪吗?”康芝厉色问。    刘家太太立马没了主见,唯唯诺诺说:“要赔的,上几次的都要赔。”    康芝一颗心,顿时就泡在冰水里,整个人冷得牙关打颤。    她侄女还没有嫁过来,就挨了好几次打,若是嫁过来的话.......    看刘家长辈这软弱无能的样子,根本没办法给康暖做主,康芝心惊肉跳。    她立马回了家。    回来不顾其他,她先去找了康暖,问起事情的前因后果。    “第几次了,他第几次打你了?”康芝着急问。    康暖这时候反而镇定了,生怕自己哭哭啼啼说出来的话,没有信服力。    既然姑姑能接受,她就要全部告诉她。    于是她把刘见阳羞辱她的经过,都告诉了姑姑。    康芝胆战心惊听完了,说:“走,去告诉你父母,给你退婚。”    “他们不相信。”康暖道,“姑姑,不值得费这个劲儿。我告诉姑姑,是希望姑姑能帮帮我。”    “......除了退婚,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帮你?”康芝还以为,康暖是想委曲求全。    不成想,康暖压低了声音:“还可以除掉他。”    康芝一震。    她诧异看着自己的侄女,圆脸的少女看上去娇憨忠厚,而且软弱可欺,不成想竟是这般果决。    人不可貌相。    康暖道:“姑姑,你能不能帮我?”    “要怎么帮?”康芝问。    康暖就把她的想法,都告诉了康芝,请康芝帮个忙。    康芝突然问:“是谁在背后替你出谋划策?”    康暖道:“没有人。”    “暖暖,你还找了其他人帮忙吗?”康芝又问。    康暖不想把朋友都拖下水,故而摇摇头。    她哀求姑姑,请姑姑一定要帮忙。    康芝答应了。    故而,康芝带着康暖去了趟二房,见到了二老爷和二太太。    她当着兄嫂的面,说起康暖:“今天我抓到她逃学了,瞧瞧她这脸......”    二太太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自己的闺女,二太太还是很疼孩子的,她相信刘见阳,不过是自以为那女婿不错,她都是为了女儿好,并非要把女儿推入深渊。    康暖在父母面前,没了信誉,她就只能依靠她姑姑了。    “和谁打架了?”二太太焦虑问。    康芝就道:“不是和谁打架,是被人打了。我早上出门,就在咖啡馆门口瞧见了她。    她和金千洋见面,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刘见阳就冲了上前,又打金千洋又打她,你们瞧瞧!”    二老爷震惊,二太太亦然。    夫妻俩都看着女儿,同时问:“你做了什么?”    “不管孩子做了什么,这动手打人的习惯可不好吧?你们要不要带着暖暖去刘家问问?她这伤还没好呢,有铁证。”康芝说。    二太太立马道:“走,去刘家。”    她突然之间有点狐惑,之前康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呢?    二老爷却留了个心眼。    康暖一直不说话。    她若是又哭又闹的,二老爷和太太肯定不相信她,此刻她心灰意冷,而且做派完全变了,让两位老人家心zhong起了猜测。    “这一巴掌,算是我挨过最值得的一巴掌。”康暖在心zhong想。    她不顾纷乱的父母,自己回房了。    回到了房间,傍晚的时候她七哥悄悄来了。    “如何?”康昱问妹妹。    康暖就说:“家里办妥了。姑姑已经知道了,爹爹一直嫉妒姑姑,出了这样的事,他肯定不肯叫姑姑看笑话,他会去查清楚的。”    就是说,父母那方面,会有进展的。假如他们依旧糊涂,康暖就绝望了。    “七哥,你的事呢?”康暖问。    康昱道:“我晚上还要出去一趟,应该没什么问题。”    晚饭之后,叶妩来了趟顾轻舟的院子。    她和康暖通过了电话,也见到了康昱,就把计划告诉顾轻舟:“今天的一切都很顺利。”    顾轻舟颔首。    她们正说话的时候,门铃响了,康昱走了进来。    康昱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我.......我可能坏事了。”康昱道。    叶妩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