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7章 开导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康昱听完了计划,就明白了顾轻舟的安排。    在这件事里,他和叶妩都要充当棋子的作用,故而他和她都有危险。    为了康暖,也为了康家,叶妩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康昱将自己的无理取闹道个歉,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去了教会学校,想要接叶妩放学。    正如顾轻舟所言,他应该去跟叶妩道歉。    见到了叶妩和康暖,康昱的情绪极其复杂,导致他看上去就像受了委屈似的,他痛苦又心酸。    康暖就明白了。    “七哥,我没事的,我们去吃饭?”康暖道。    康昱点点头。    他邀请她们俩去了一家老式的馆子,楼上的雅间僻静。    他们说话的声音也轻。    等菜全部上齐了,康昱就对小伙计道:“不要再上来了。”    三个人说悄悄话。    康昱只是对康暖说抱歉,自己太迟钝了,让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头。    “我没有吃苦,七哥,只是害怕而已。”康暖道,“祖父说过,人心有光明的,也有阴暗的。    见识过了,也算是长了一点阅历,我以后再遇到这样的禽兽,就不会害怕的。如今要做的,就是摆脱他。”    父母不相信,他们不能成为依靠;祖父年事已高,又有姑父背叛在先,现在不能拿这种事去刺激他老人家。    所以,他们要靠自己。    他们都是半大的孩子,就连康昱,也不过十九岁。    十几岁的人,见识是有限的,内心更是明亮的,何曾与阴暗争斗过?    他们会害怕,所以顾轻舟替他们统筹。    “有我老师呢,什么都不用怕。”叶妩道。    想到这里,她就想起父亲给她看的那些资料,顾轻舟在江南的丰功伟绩,叶妩全知道。    顾轻舟在他们这个年纪时,就能把恶毒的继母打垮。    和顾轻舟相比,他们实在太过于稚嫩了。    “七哥,我吃好了,先回家,你和阿妩再聊聊。”康暖站起身道。    他们的事说完了。    在这个计划里,叶妩也是其中一部分,任何人的反对都无效。    康昱也没办法了。    “好,让司机开车慢点。”康昱道。    康暖的司机就在楼下,叶妩和康昱在窗口看着康暖上了汽车,这才坐回了雅间里,两个人沉默着。    叶妩只顾喝汤。    她手里的汤勺不停顿,一下下的喝得很用心。    康昱开口了。    “阿妩,对不起。顾小姐跟我说,我性格上有很多缺点,我喜欢生闷气,这点我以后改。    前几天的事,我明知道你没有错,却愣是和你置气。其实,我那时候已经不是气你的狗了,而是气我自己太小气。”康昱道。    叶妩诧异看了眼他。    康昱继续道:“我这个性格,从前没觉得多糟糕,可以后我要跟你过一辈子,我就知道它太坏了,我会改正的。”    叶妩心中滋味莫名。    “你帮了暖暖,我才说这些话的,要不然我还要埋在心里。”康昱的头更低了。    他一分析自己的性格,顿时就觉得这性格实在拙劣得令人发指。    如何养成这样的性格的,他也不知。    他用言语刻薄来遮掩,那时候他总是攻击叶妩,然后自己又生闷气。    一来二去的,他有点回不过来神了。    他都快要忘了,如今他们是相爱了,和从前不同。    他开始反思,除了一腔爱意,他有什么值得阿妩托付终身的?想到这里,就自卑了起来。    他沉默低着头。    手背一凉。    叶妩的手,比他的手凉软,盖在了他的手背上。    她微笑,笑容恬柔,说:“如果你愿意改正,我会原谅你的。”    康昱就立马回握了她的手。    他低头吻她的时候,心中就想到,爱情其实挺简单的,而叶妩真是这世上最宽容大度的姑娘。    他没道理处不好,只要他时刻谨记,自己不要犯傻即可。    他又有了很多的信心。    倾诉之后,二人之间的芥蒂消除,叶妩也很快乐。    康昱发现,叶妩这时候似乎被一种光笼罩,她明媚又快乐,是那么简单而直接。她的愉悦,来得如此容易。    他喜欢她这样的笑容。    他告诉自己,一辈子都要让叶妩如此开心。    好似经过了一次吵架,两个人对彼此都有了崭新的认识。    叶妩去找顾轻舟,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他很坦诚,对我没有花里胡哨的借口。”叶妩道,“老师,我很喜欢他这样的。”    顾轻舟就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叶妩又道:“老师,每个人都需要开导,而你开导他,正中他的痛处,所以他听进去了。”    顾轻舟道:“这也是他的可取之处。”    两个人说了片刻的话,叶妩这才告辞回家。    等她一走,顾轻舟就安排人去准备,接下来她需要做些安排。    她自己安心等待着。    司行霈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回来,满身的寒气。    他们去了好几个矿区。    “叶督军没回城,直接在镇子上住下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说:“那你回来干嘛?”    “想着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莫名其妙耳根一热。从前刚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羞红过脸,突然因为这句话,心中小鹿乱撞。    她感觉自己越发幼稚了。    她搂紧了他的脖子,道:“下次不要这样辛苦了,我会心疼的。”    她殷勤给他准备睡衣,又去放了热水,平常都是他替她做这些事的,她一般都是懒懒躺着。    在他们的婚姻里,司行霈总觉得自己是强者,应该多做些,多疼她一些。    慢慢的,顾轻舟就习惯了。    习惯了司行霈的照顾,习惯了他的体贴。    “我替你擦背吧?”顾轻舟道。    司行霈之前常替她擦背。    “行。”司行霈笑道,又说,“今天贤惠得厉害,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顾轻舟啼笑皆非。    司行霈放在温热的浴缸里,整个人就放松了。    顾轻舟用巾帕给他擦拭胳膊和肩膀,说起了自己的安排。    她把康昱、叶妩都拖下水了。    “挺好的,这些都是人生的经验,他们经历了就学会了,也不枉你教导他们一场。”司行霈道。    顾轻舟心中微动。    她想起司行霈曾经也这样教导她。    于是,她忍不住亲吻了下他的唇,浴缸边沿有点湿滑,顾轻舟没撑住,只想轻轻吻一下,却整个人跌入水缸里。    司行霈接住了她,一脸笃定道:“我就说嘛,无事献殷勤,肯定是包藏祸心。你想要就直接说啊。”    他灵巧翻身,就把顾轻舟压在浴缸里。    顾轻舟的唇被他封住,一肚子的辩解都没办法说出来,委屈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