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5章 顾轻舟的毒计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95章 顾轻舟的毒计    叶督军没有跟平野夫人多谈。    说了几句,确定今晚的事跟平野夫人无关,叶督军就让人送她先回去。    “不好意思,打搅了夫人的雅兴,改日请客赔罪。”叶督军道。    他的态度,恭谦有礼。    平野夫人也想赶紧离开。    于是,她下楼乘车回家,又问司机:“长亭呢?”    司机道:“夫人,长亭被叶督军的人扣留住了。”    平野夫人就知道出了大变故。    她此刻也顾不上了,只得先回家去,让人赶紧去查,到底是谁要刺杀叶督军。    她心急如焚,等待了整整四个小时,已经到了深夜,才知道具体的情况。    “刺杀叶督军的,是红玉。当时叶督军和诸位将领都在,叶督军没事,他的四师师长肩膀被打穿。    此事牵连到军方和高级将领,叶督军下令严查此事,故而拷问了红玉。红玉承认了自己受人指使,想要谋杀叶督军。”    平野夫人的手,不受控制发颤。    她心里似激浪,一层层的翻涌,几乎要淹没她,而此刻她的左膀右臂蔡长亭,还被军政府关了起来。    “叶督军的人在酒楼找到了带枪的刺客,他们是长亭的人,所以长亭也被抓起来。    只是,叶督军没有审问长亭,也没有审问那两个人,只是对红玉再三拷问。夫人,要不要去营救长亭?”    平野夫人摆摆手,让这人先出去,再密切关注叶督军的动向。    事情至此,平野夫人就知道自己又上了顾轻舟和司行霈的当。    “刺杀叶督军,是顾轻舟和司行霈谋划的。”平野夫人心知肚明。    红玉刚到平城,司行霈就起了警惕,怀疑是太原府这边的动作,故而和顾轻舟密谋商量。    顾轻舟出一个计策,让他把红玉带到了太原府。    红玉一来,平野夫人和蔡长亭自然就当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了。    顾轻舟伤心欲绝,去找蔡长亭的时候,蔡长亭捡了最刺心的挑拨言语去攻击她,却同时泄露了秘密。    这世上的人,心思比顾轻舟细腻的没几个。    蔡长亭的攻击,让顾轻舟一下子就明白,蔡长亭很清楚顾轻舟和司行霈的难题在哪里,所以这是他做的。    “简直是”平野夫人想起顾轻舟,喉间就泛出了腥甜。    顾轻舟的毒辣,没领教过就不知其zhong的痛苦。    阿蘅栽在顾轻舟手里时,顾轻舟那般无动于衷,平野夫人就应该明白,她这个人心黑手狠,不会仁慈的。    “接下来呢?”    平野夫人静坐,默默沉思。    蔡长亭被抓起来,平野夫人失去了帮衬,而红玉又被拷打,明明只是潜伏在顾轻舟和司行霈身边的棋子,却愣是成了刺杀叶督军的刺客。    平野夫人接下来的难题,就是红玉。    “受伤的是军方将领,而不是叶督军,这就意味着,此事不可能当做私人小事,必然是整个山西军政府的大事。    只要确定红玉是身份,让红玉自己承认自己是保皇党的人,那么保皇党和军政府就会彻底决裂。”平野夫人想。    想到这里,她再次感叹顾轻舟的狠辣。    顾轻舟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能想到平野夫人和蔡长亭要逼迫她。    平野夫人和蔡长亭只是小打小闹,让顾轻舟对司行霈伤心,同时转移顾轻舟的注意力,不成想顾轻舟来了一个大的。    “不好!”平野夫人猛然站起来。    蔡长亭也在军政府的监牢里。    “一旦长亭知道红玉被拷问,他最好的选择就是杀了红玉灭口。可顾轻舟设了这个计谋,只怕司行霈早已拿到了红玉就是保皇党的伪证。    只要红玉一死,还是死在长亭手里,伪证在死人面前就会变成铁证,红玉真的成了保皇党的人!”平野夫人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平野夫人一开始觉得,顾轻舟这是想要断了她的助力,现在却明白,她这是想要保皇党彻底和山西军政府决裂。    保皇党的人刺杀军政府的高官,军zhong会怎么想?    其他将领和士兵会怎么想?    只要红玉的身份坐实,肯定就要决裂。一旦决裂,叶督军的暧昧态度再也不能成为庇护,平野夫人就必须离开山西。    然而山西是最重要的军事重地,失去了山西,无法经略南北,大计又要推迟。    平野夫人这会儿急了,冷汗一层层透过来,大喊:“来人,备车!”    她要去找顾轻舟。    此刻的顾轻舟,正在司行霈的院子里,等待他们的客人。    凌晨一点的时候,叶督军来了。    “办妥了,等着收场即可。”叶督军道,“我的四师长说了,多谢司少帅的二十根大黄鱼。”    “你问问他,愿意不愿意跟着我,我能给他的更多。”司行霈道。    叶督军就说:“你当心点,我最近的枪容易走火。”    二人唇枪舌剑攻击了一番,佣人就端了宵夜上来。    顾轻舟给叶督军和司行霈布菜。    她也问叶督军:“蔡长亭那边呢?”    “他会行动的。”叶督军道。    叶督军派人,放松了蔡长亭那边的警惕,等蔡长亭出手。    “不过,他应该不会出手的。”叶督军道,“蔡长亭很精明。”    “为何需要他出手?”司行霈笑道,“再过一个小时,我的人就会杀了红玉,再打昏看守蔡长亭的人,然后逃之夭夭。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反正最后蔡长亭是洗刷不清的。”    叶督军觉得,这次配合司行霈和顾轻舟演戏,动静有点大。    不过,司行霈也承诺了不少的好处。    叶督军问司行霈:“你图什么?”    “一个答案。”司行霈道,“我想要知道,我母亲到底是如何去世的。这个世上,平野夫人可能知道,但逼迫或者威胁,她都不会开口。只有让她来求我。”    司行霈早已严刑审问了红玉,让红玉承认自己就是保皇党。    那份口供和手谕,都是实证。等红玉一死,这份实证就没人说它是屈打成招的,故而就是铁证。    所以,红玉必须要死。    顾轻舟猜测到了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的目的,所以她先下手为强。    他们想把红玉变成拯救顾轻舟的英雄,顾轻舟就要把红玉变成保皇党的杀手。    这时候,客厅的电话响起。    司行霈去接了。    挂断电话,他告诉顾轻舟和叶督军:“成功了,牢里有点混乱,不过没事,只有红玉一个人死了。”    顾轻舟成功了。    老铁!”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看,没毛病!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