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0章 司行霈的想法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80章 司行霈的想法    顾轻舟最大的困惑,就是病因。    这种病例很稀少,此处却足有二三十例。    若是医药行其他人知晓,非要震惊得昏过去不可。    “病因就是我此前唯一的难题。”顾轻舟道,“其他的都可以攻克。我想知道此病因何而起。”    它位列千古死症之一,存在已经很久了。    在西医大规模进入华夏之前,中医们对心脏的了解不那么直观和透彻,他们也不知心脏停止几分钟就可以复苏。    中医们肯定想过,只要停止心脏跳动那么几秒钟,就可以把脓血挤出来,从而达到救命之效。    谁又敢如此?    直到西医的到来,教会学校的普及救急,终于给了中医一丝亮光。    这就是顾轻舟仍坚守中医的原因。    任何改变,要么致命要么飞跃。她想中医完全可以融合入西医里,得到它的更高阶段。    心瘕并非绝症,而是罕见神秘的难症。    “......我真想带他们去西医院,让仪器照一照。”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停下筷子,轻轻抚摸了下她的头发,笑道:“那你也会被他们处死。”    顾轻舟这才想起,这不是普通的山民,他们是隐居的高士。    他们游历于方外,类似于神的守卫者,他们是不会跟顾轻舟走出山林的。司行霈能进来,都是因为顾轻舟的功劳太过于显赫,他们才格外开恩。    “轻舟,你怎么也依赖起西医的仪器了?”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仪器是先进的东西,它的存在价值高。我们若不能宽敞心扉,中医只能落寞的份。”    司行霈则道:“轻舟,你要知道,很多的西医也是不用仪器的。仪器是先进的,也是冰凉的。医生的经验、手感、认真,才是医学的前途,中西医皆然。”    顾轻舟被他说得一愣。    司行霈没有五车的学识,可他生活阅历极其丰富,遇到的人也五花八门,让他的思想深邃。    他随意一句话,就能让顾轻舟惊醒。    “我知道了。”顾轻舟感激对司行霈道,“你要是不在我身边,我真没底气。”    司行霈道:“怎么还敢不在你身边呢?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给你做牛做马。放心治疗,出了事你丈夫兜着。”    顾轻舟哈哈笑起来。    她心情一瞬间极好。    她给司行霈夹了一只兔腿,问他:“山里的饮食如何?”    “食材鲜美,厨艺也精良,就是太辣了。”司行霈说。    正好无言走了进来。    听到这句话,无言就开始说话了。    他一开始,顾轻舟的脑壳都要疼了。    “辣椒可是驱寒祛湿,益寿延年,又能缓解食肉的腥味.......”无言道。    司行霈打算问他是谁,都没找到发言的空隙。    他察觉这无言可能脑子不正常,故而把剩下的饭扒拉了一通,就带着顾轻舟出来了,留下无言一个人。    “我来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他能一个人说一整天。”顾轻舟无奈道。    司行霈道:“这是生病了吗?”    顾轻舟摇摇头,她说说不上来。    总之,无言给他取名的人,一定很有嘲讽的精神。    不过,通过无言的话,顾轻舟也知道了他们的种种。    无言传递的消息,是有效和无效加一起的,需得认真区分。    过了六个小时,顾轻舟治疗的五个人,全部精神抖擞。    又过了十二个小时,二十四个小时,他们全部神采焕发。    顾轻舟原本就是神医,有着极高的威望,再加上这五个人活蹦乱跳的,其他得了心瘕的人,纷纷恳求神医救命。    她算了下,剩下还有九个人得了。    这寨子不过百来人,中年人也不过二十多,其中十五位得了心瘕,这个庞大的数目非常可怕。    顾轻舟心中发寒。    五先生对顾轻舟道:“顾小姐,其他人会不会得病?”    顾轻舟沉吟。    “我能不能留下几个病情较轻的,观察几天?”顾轻舟问。    她很担心病人不同意。    生死攸关呢,医生说暂时不治疗你,让我研究研究,这不是找抽么?    顾轻舟真怕引起众人的不满。    五先生把此事说了下去,不成想没有遭遇半句闲话,他们都愿意先等几天,给神医钻研,为他们族人解除这个危机。    顾轻舟常为这个村子里的人感动,他们质朴简单,都有种奉献精神。    司行霈一开始对他们充满了不屑,如今也是肃然起敬。    人在生死关头,表现出来的品格,难能可贵。    “虽然他们无视世间疾苦,躲起来过清闲日子,但他们不是懦夫。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有理由为了统一大业献身,他们也有理由躲起来不问世事。”司行霈道。    顾轻舟颔首。    她挑选了三个人,因为他们的病情比较轻,桃杏毒瘤下尚未出现流质,就等于是病毒还没有发作。    顾轻舟打算在山里逗留很长时间。    她都跟司行霈商量好了,让他先下山。    齐老四跟司行霈保证:“我这条命跟您保证,我一定会送轻舟平安下山。”    司行霈见识了这群人,对他们产生了一些敬佩,故而也信任他们。    他同意了,打算两天后就先走。    不成想,事情很快就发生了改变。    顾轻舟一边治疗剩下六个人,一边钻研这三个人的心瘕。    除此之外,她还拜访其他病人的山洞,了解他们的居住环境、饮食、家庭、喜好等等。    她到了第一个治疗好的病人家里,对方拿出一套非常精美的瓷器招呼她。    顾轻舟看到这个,吃惊道:“这是......哪里买的?”    “自己做的。”那人道,“我们族中一切都是自给自足。比如我吧,我就有木匠。”    他拿出一个木牛流马给顾轻舟看,笑道,“这是我做的,用来哄孩子玩的。”    顾轻舟震惊得嘴巴合不上。    这是什么木匠啊,这是能工巧匠啊!如此小的木牛流马,顾轻舟第一次见到。    他们这群人,有手艺高超的木匠,也有手艺高超的窑匠。    这人给杯子里倒好茶,递给顾轻舟,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    他慢慢品尝了起来。    顾轻舟因为太吃惊了,所以落后一步。等主人家喝了一半,她才凑到弊端下一闻。    然后,顾轻舟抢了主人家的杯子。    “神医,您......”主人家没防备,正在喝了,水撒了满衣襟都是,心想这神医怪脾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