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3章 生病的人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63章 生病的人    顾轻舟坚信自己的判断。    “神女教”会越演越烈,最终收拢人心,成为保皇党的利器。    叶督军一直和保皇党暧昧不清,既不跟他们合作,也不彻底和他们断绝来往,似乎是想要掌控他他们。    顾轻舟怕引火上身。    “......老师,他们借助你的名头,你怎么办?哪怕你不出面,他们也会利用你。”叶妩很担心。    顾轻舟说:“无妨,我没那么好利用。”    “平野夫人太恶毒了,你是她的女儿啊。”叶妩道。    想到这里,叶妩对这天下的母亲失望透了,越发和顾轻舟靠的近。    她的母亲如此,顾轻舟的母亲也如此。    那些伟大的母爱,都去了哪里呢?    顾轻舟笑道:“无妨,我没有把她当母亲,她也没把我当女儿,互不相欠,很是不错。”    叶姗有点伤感。    叶督军今天来,肯定不是听顾轻舟和司行霈说这件事的。    他没有打扰。    等他的两个女儿说得差不多了,饭也吃了一半,叶督军就让她们去西花厅吃甜点。    叶妩和叶姗会意,纷纷离席。    等孩子们一走,叶督军才说起顾轻舟的医术,以及他自己的顽疾。    司行霈问顾轻舟:“若是治病的话,不需要一些太私人的接触吧?”    顾轻舟明白他想要说什么,尴尬不已。    叶督军更加尴尬。    他轻轻咳出声。    司行霈道:“我能理解医者仁心,可医者的确是有性别的。叶督军,你到底是什么问题?”    叶督军就道:“是我妻子早年给我下的药......”    他妻子生病之后,他的地位一天天高升,而她却越病越重。    也许是考虑女儿们的利益,也许是单纯的嫉妒,她开始不知不觉给叶督军下药,每次都是掺杂在补药中。    她天天喝药,常跟郎中来往,要到了秘方。    直到她去世前不久,叶督军才知晓了此事。    他惊呆了。    于是,他在外头买了个风尘女子,尝试了半年,那女人怎么不能怀孕。    他也以为是那女人身体不好。    他等了一年,等他妻子去世一整年后,叶督军一口气纳了七位姨太太,各种身材和模样,就是想试试。    如今,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他的妻子,让他断子绝孙了。这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她还想要害死他的两个女儿。    那也是她的女儿啊。    “......久病让她的心情发生了改变,我能体谅她。”叶督军深深叹了口气。    顾轻舟看了眼他。    在顾轻舟心中,总有个念头在盘旋:到底是谁杀了叶夫人?    叶妩的母亲,总归不是自杀的。    到底是谁想要结束她的生母,结束叶家众人的痛苦?    她每次看到叶督军,都会想是不是他?    若真是叶督军,顾轻舟也能理解:一个久病的妻子,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折磨叶妩,羞辱叶姗,还给叶督军下药,想要他们全部陪葬。这样的人,已然泯灭了人性,不配做人了。    既然她不配,那么......    “我没有杀她。”叶督军突然开口,认真对顾轻舟道,“那场火很蹊跷,不是我放的。”    顾轻舟的心思被戳破,尴尬笑了笑,道:“叶督军,我没说是您啊。”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叶督军冷冷道。    顾轻舟的眼神,分明就是带着怀疑。    司行霈道:“督军,哪怕是你也无妨,我们能理解。”    “不是。”叶督军道。    司行霈端起酒喝了一口,对别人家的事没什么兴趣。    放下酒杯,司行霈给顾轻舟使了个眼色,示意顾轻舟继续看病。    顾轻舟却好似对叶夫人的死,更感兴趣。    她问叶督军:“你觉得是谁杀了她?”    “我们全家都有动机。”叶督军道,“她生病的后期,已经变得不可理喻了,你对待下人和动物的手段,比恶鬼还要可怕。”    顾轻舟又问是如何可怕。    叶督军道:“顾小姐,你是想看病,还是想听八卦?”    “我就是想听八卦。分享过秘密的人,会更加信任彼此。”顾轻舟道,“我治病,需要病家的信任。”    司行霈抿唇微笑。    叶督军不觉得她无聊,却也叹了口气,说自己没什么秘密可以给顾轻舟分享的。    “您已经说了很多,我相信您是信任我的。”顾轻舟道,“我给您把脉,您把手伸出来。”    那边诊脉,隔着玻璃门的叶姗和叶妩都看见了。    她们虽然不知说什么,却看得出有点严重。    “父亲生病了吗?”叶姗声音微颤。    她母亲生病,然后就变成了另一个魔鬼,让叶姗至今都有阴影。    叶妩也看过去。    “好像是。”叶妩道。    不过,叶妩对此事的看法,跟叶姗不同。    她指点一些秘密。    “二姐,你别担心,可能不是大病。”叶妩暗示道。    叶姗则蹙眉。    “若是小病,父亲会请军医看的,只有难症,才会请到顾轻舟。”叶姗忧心忡忡,“我过去看看。”    叶妩紧紧拉住了她姐姐。    她对叶姗道:“二姐,你不觉得奇怪吗?”    叶姗问什么奇怪。    “父亲为何娶那么多姨太太?”叶妩问。    好色呗。    除了这点,还能有什么原因?父母感情很好,父亲为了虚名,母亲在世时修身养性。    压抑太狠了,出现反弹。    “......那你觉得,为何那些姨太太们都没有生育?”叶妩又问,“父亲又不老,他今年不到五十岁。”    叶姗一惊。    “他娶那么多小老婆,就是想生儿子啊。生不出来,找轻舟看病?”叶姗问。    叶妩沉默。    “他.....哦......”叶姗一下子恍然大悟。    她尴尬看了眼叶妩:“你不早说?”    “我说了呀,是你非要往下想。”叶妩委屈。    女儿们商讨父亲这样的病情,实在太尴尬了,叶姗觉得屋子里呆不下了,起身去院子里逛逛。    叶妩也陪同她。    姊妹俩一点也不关心事情的结果,她们并不想知道此事。    “万一我们真的有了个弟弟,是不是都要嫁出去?”叶姗问叶妩,“你可以嫁出去,我怎么办?”    叶妩略有所指:“二姐,父亲知晓我的心事,也知晓你的心事。父亲从不张罗你的婚姻,你以为是为什么?”    叶姗脚步顿住。    思量下这话,她整个有点发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