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6章 单调的幸福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行霈许久未见顾轻舟,程渝又出去了,故而一把将顾轻舟扛上了楼。    折腾起来,无休无止。    顾轻舟翌日四点多就醒了,浑身酸软,就推醒了司行霈。    司行霈则是饱睡,安逸舒服的他,翻身就将顾轻舟压住,问:“还想?”    “什么还想?”顾轻舟嗓子里都冒火,“我好渴。”    司行霈起身,从暖壶里给顾轻舟倒了半杯热水,又掺了点凉水,递给她。    顾轻舟一口气喝完了,说:“有点烫,再倒一杯。”    司行霈倒了半杯,递给她道:“慢慢喝。”    喝水的空隙,司行霈已经上床了,轻轻拥抱住了他。    顾轻舟喝得饱了,就把水杯递给了他。    司行霈接着喝完,然后很顺手把杯子放到了地上,抱着顾轻舟重新进入被窝。    他身上很暖和,熨帖着顾轻舟。    “等会儿起来,咱们去野外看雪景,如何?雪都停了,今天肯定要放晴,外景非常好看。”司行霈说。    江南的十月,很少下雪。    顾轻舟说好。    还没有睡着,顾轻舟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程渝在敲大门。    敲了两声,没人应答,她就大喊孙嫂:“孙嫂,快开门啊,你睡死了吗?”    喊了几句,想到顾轻舟还在,立马道:“顾轻舟,给我开门!”    司行霈蹙眉。    顾轻舟却要起身。    司行霈按住她,不让她动:“孙嫂会给她开门的,她不知发什么疯!”    顾轻舟还是推开了司行霈。    司行霈也想起来,顾轻舟道:“我们女人之间,说话比较方便,你就别起来了。等我回来,被窝还是暖的。”    然后又在他额头亲吻了下,“睡一会儿吧。”    司行霈颔首,只是对顾轻舟道:“别跟她客气。”    顾轻舟笑了下。    等顾轻舟下楼时,门已经开了,程渝裹挟着满身的寒气进了屋子。    程渝抖了抖身子,笑着对顾轻舟道:“我就知道你没走,昨晚过得逍遥快活吗?”    顾轻舟白了她一眼。    程渝没有喝醉,也没有受伤,只是冷得厉害,一进门就大喊佣人和副官们,赶紧帮她烧炉子。    顾轻舟担忧看了眼她:“怎这么早就回来了?”    “醒了,睡不着,心中空落落的。饭店正好对着马路,这个点就车来车往,怪烦人。”程渝笑道。    她昨晚和那个英国人在一起。    “真的混了个英国人?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沾染英国人了。”顾轻舟说。    “要不然呢?”程渝有点伤感。    顾轻舟欲言又止。    程渝就有点不高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正常交男朋友,有什么不对吗?虽然我内心把他们当小白脸,可是我对他们,不存在任何的欺骗,他们也没有结婚。    我既不是插足,又不是欺诈,你情我愿的来往,又有什么不对?虽然更换得有点频繁,可这能怨我吗?高桥那贱人自己跑了。”    顾轻舟倒了杯水给她,说:“我没有指责你。”    程渝接过水,大口大口喝了起来,说:“心里想想也不行。”    顾轻舟就坐着,保持沉默。    程渝不是她的姊妹,也不是她的学生,不管站在哪个立场,顾轻舟都没资格教育她。    再说了,世道变了,思想是多样化的,顾轻舟也不能强迫所有人信奉她那一套。    顾轻舟没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评任何人,她也没打算这么做。    她只是想给程渝一点安慰,亦或者说陪伴。    “高桥荀跟我说过,他想要新的机会。”顾轻舟道。    程渝说:“我早知道了。”    “那你们是怎么谈的?”    “他问我,如果他要离开了,我是否接受,我告诉他,这是他的自由。他就走了,临走前给我打了个电话。”程渝道。    佣人拿了个暖炉过来。    程渝立马脱了靴子,把脚放在暖炉上,舒服叹了口气,才继续说:“不知为何,我心中不太舒服——应该是我先走才对。”    没等顾轻舟安慰她,她继续道,“不过,我不舒服也是短暂的,很快我就想到,自己还可以结交其他的男朋友,倒也不介意。”    顾轻舟见她无碍,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电话却响了。    是司行霈从楼上房间打过来的,对顾轻舟道:“上来睡觉,别冻了自己。看到她没死就行了。”    程渝也听到了。    她接过电话,大骂司行霈没良心,还说别惹恼了她,否则催眠了顾轻舟,让顾轻舟离开她。    话说完,程渝就一骨碌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紧紧锁上了房门,因为司行霈气得摔了电话,已经追下来要枪杀她了。    顾轻舟哭笑不得。    她挽住了司行霈的胳膊,道:“她没事,我们再睡一会儿去。”    程渝没事,顾轻舟就完全放心了,重新回到了她的温柔乡。    再次醒过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司行霈还没有醒,紧紧搂住了她。    顾轻舟总在梦里幻想,两个人相拥到天明,什么也不做,只吃饭、看书、弹琴,闲聊。    她没有动。    司行霈这一觉睡得厉害,直到下午一点才起来。    一起来就饥肠辘辘。    佣人煮了饭,顾轻舟和司行霈吃过,屋檐下的阳光明媚璀璨。    天格外的高远,湛蓝澄澈。    阳光则没什么温度,外面很冷,风吹在脸上像刀子割。    “我想去看雪景。”顾轻舟道。    司行霈说好。    他们开了汽车。    汽车一路出了城,一望无垠的田野,此刻全部被白雪覆盖,浮华全部敛去,整个田地素净整洁。    司行霈拿了一副墨镜给顾轻舟:“戴上,别多看雪,要得雪盲症,眼睛酸疼得厉害。”    “是吗?”顾轻舟一边接过墨镜一边问。    戴上了墨镜,雪就没什么意义了,她又拿了下来。    司行霈执意让她戴着。    车子到了跑马场,顾轻舟说想要骑马,在到处是雪的原野里奔袭。    “很冷的,太太。”副官告诉她。    司行霈却笑道:“没事,把风氅披上。”    他们俩果然骑马而行。    的确冷,比顾轻舟预想中要冷上百倍,她很快就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了。    她忙对司行霈道:“快下来,一会冻上了,这个冬天就难捱了。”    冻伤的部分,就不停的流黄水,然后发痒。    司行霈笑了笑,勒住了缰绳,问顾轻舟:“这下子,都满足了吧?”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    她就是喜欢这样。    司行霈什么条件都满足她,哪怕明知不可为,也要让她尝试一下。    他的宠溺,让顾轻舟心中温暖。    马儿骑不成了,司行霈略感遗憾,觉得扫了顾轻舟的兴头,说:“要是昨晚的话,我还能给你堆个雪人,现在雪都冻结实了,下一场雪估计还要等。”    顾轻舟笑笑,说她不在乎。    两个人又到处去逛逛。    他们还去了舞厅跳舞。    认识顾轻舟的人并不多。    对于普通人来说,八卦只是个谈资,等这个话题过时了,话题中人物的名字和模样,大概就记不起来了。    谁有空天天惦记着别人?    “司行霈,那边有人打架。”顾轻舟推司行霈看。    舞厅的二楼,有两个年轻公子哥打得不可开交。    “没事,舞厅的人会管束的。”司行霈不以为意。    顾轻舟却眼尖,紧张对司行霈道:“那个人,他有枪。”    司行霈瞥了眼,果然见其中一个人带枪。    他放下了酒杯,了无兴趣道:“走吧。”    免得被乱枪伤了,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出了舞厅。    刚走出来不久,顾轻舟就听到了枪响,还有尖叫声。    司行霈发动了汽车。    顾轻舟则从窗户玻璃后面,使劲看了眼。    他们的车子走远了,舞厅里还有人涌出来,顾轻舟问司行霈:“你觉得会不会死了人?”    司行霈笑道:“两个纨绔子打架,死了不值什么。不在战场上,死不死人不是我要考虑的事。”    顾轻舟有点担心。    她又道:“枪不是随便能弄到的,对吧?”    司行霈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说:“这么担心?”    顾轻舟道:“也不是。”    司行霈说:“晚上想要吃什么?我给你做好吃的。”    顾轻舟的心思,立马就转移了出来,不再多想。    她笑道:“你知道吗,我上次吃过的虾仁,特别糟糕,一直耿耿于怀。不是你做的,怎么都不太对劲。”    司行霈大笑:“行,给你做虾仁。”    然后又问她,“你怎么就喜一道菜?这么久了,也没换口味。”    顾轻舟笑笑不语。    回家的时候,程渝不在,佣人说她去了朋友家。    司行霈开始进厨房忙碌。    顾轻舟站在门口,不时和他说几句话,气氛很温馨。    司行霈则问她:“会不会有点无聊?”    他这话问得很广泛。    他和顾轻舟聚少离多,感情上是非常单调的,不像其他两口子吵吵架,搞点浪漫。    他们不是吃就是睡。    司行霈总想把最好的都给顾轻舟。    可一想到他们的婚姻,他又觉得自己太乏味了,很对不起顾轻舟。    “要看怎么算了。”顾轻舟笑着,贴在她的后背上,“心里充实,怎么都不会无聊。”    司行霈笑起来。    顾轻舟却轻轻叹了口气,说:“司行霈,我有个困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