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9章 蔡长亭的跟随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3 lss=”red_tt”>第919章 蔡长亭的跟随</3>    回到了城里,叶妩并未回家,而是跟顾轻舟去了程渝那边。    叶督军府如今还乱着呢。    叶姗丢了东西,正在严查,只怕是掘地三尺了。    “程姐姐,我打个电话。”叶妩对程渝道。    程渝点点头,指了指客厅的电话,就和顾轻舟一起逗弄周烟的孩子去了。    叶妩打完了电话,简单说了几句,隐约听到了电话那头焦躁的声音,叶妩挂了电话,就笑盈盈讨好程渝:“程姐姐,我夜里能住在这里吗?”    程渝笑道:“当然可以,我给你收拾客房。”    她又问顾轻舟,“你要不要也住下,我们晚上打牌?”    周烟忙道:“我不打。”    她比平常人更谨慎。    赌瘾似跗骨之虫,随时就觉醒。周烟现在很幸福,她有了点财产,又有了女儿,她绝不重入赌局。    “无妨,还有高桥呢。”程渝道。    顾轻舟就答应了,她回去也没什么事。    程渝的生活很单调寂寞,添了叶妩和顾轻舟,她欣喜极了,立马让佣人去准备晚饭,打算吃了饭玩到天亮。    顾轻舟道:“你今天发疯了?是不是云南又有好消息?”    “当然了。”程渝笑道,“我哥哥要订婚了。等他结婚的时候,太原府的事都结束了,我就要回云南去享福了。”    程渝的哥哥,比司行霈还要大一岁,因为从小体弱,让他看上去随时要倒下,而且摇摇欲坠。    他之前也结过婚,不足三个月,他太太就病逝了。    “那恭喜你。”顾轻舟由衷道。    不过片刻,高桥荀就来了。    再见到顾轻舟时,高桥荀已经没了之前的尴尬,又恢复了从前的坦然,和顾轻舟打招呼。    程渝则悄悄捏顾轻舟的腰:“不许勾搭我的小白脸!”    顾轻舟哭笑不得。    腰被捏得有点疼,顾轻舟就在程渝后背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有点重,导致高桥荀立马看了过来。    周烟的孩子困了,她抱着孩子回房,顾轻舟也跟着过去逗弄孩子。    孩子才睡着,顾轻舟还打算跟周烟说说话,程渝就站在门口,小声说:“轻舟,你出来,蔡长亭来了。”    顾轻舟微讶。    走到了客厅,瞧见蔡长亭,顾轻舟问他:“怎么了?”    蔡长亭笑了笑,道:“没事,叶二小姐把平野将军府邸也翻了个遍,所有人都禁止出入。我在外面办点事,想回却进不去了,只好过来蹭一顿饭吃。”    顾轻舟道:“你可以去饭店的。”    “一个人吃饭无趣。再说了,程小姐欢迎我的,是不是程小姐?”    程渝是看戏不怕台高,对顾轻舟和司行霈的爱情,总是想考验一下,故而道:“那当然了。长亭先生,我们晚上要通宵打麻将,你也来吧?”    “如此好玩,我岂能错过?”蔡长亭道。    顾轻舟瞥了眼程渝。    程渝才不怕她,狠狠瞥回来,把顾轻舟的气势都压了下去。    顾轻舟只得微笑:“程小姐这般热情好客,我还能作恶人吗?”    高桥荀就不开心了。    他的目光,在蔡长亭和程渝脸上来回睃动。    因程渝言语豪迈,也自称尚未离婚,对感情并不需要责任,高桥荀没有半分安全感。    他心中堵得慌。    “老师。”叶妩把顾轻舟拉到了旁边,心事重重的。    顾轻舟问怎么了。    “老师,东西只怕是丢了,我姐姐都寻到隔壁府上去了。”叶妩担心道,“我们要不要回去帮她?”    顾轻舟想了下:“你姐姐不想我知道,她怕连累我。”    叶妩也明白此理。    只是.......    她沉吟了下:“那明天早上,我直接去学校,你去趟督军府。假如她还没有找到,你就帮帮她。你也不是外人,我二姐太逞强了。”    对于逞强的人,提供帮助需要巧妙,否则她以为你轻瞧她。    顾轻舟早已看出叶姗的这点性格,对她保持距离。    “东西不小,想要轻而易举搬走,没有两个人不行,所以肯定还在家里,就是不知道藏哪里了。”叶妩又道。    “这么大的东西,需要找如此之久?”顾轻舟问。    她问完了,目光瞥了眼外面。    蔡长亭还在。    这段时间,蔡长亭并不在太原府,可他的手未必就伸不过来。    若是有人在督军府闹事,顾轻舟第一个会怀疑蔡长亭。    两边住得近,小门直接通过来,平野四郎那边行事很方便。    “就是这个麻烦。”叶妩道。    顾轻舟安慰了她几句,让她别犯愁。    吃完饭的时候,有一道三鲜虾仁,蔡长亭站起身,将虾仁端起来放在顾轻舟那边。    顾轻舟和他对面而坐。    这盘虾仁,原本是放在蔡长亭面前的。    众人看向了他。    蔡长亭微笑:“我喜欢这盘扣肉。”    他表情丝毫不动,眼底毫无涟漪,绝美的面容温柔和善,就似做了件最平常的事。他这样的绝色人物,用男女之情来揣度他,实在玷辱了。    故而,大家都没有说话,甚至高桥荀都没调侃一句,觉得他就是因为喜欢扣肉才换的,并非照顾顾轻舟。    周烟则偷偷对顾轻舟道:“这个人好漂亮,我为何没见过?他也是岳城人吗?”    “他在岳城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你已经来了北方,就没见过。”顾轻舟道。    周烟又说:“他好漂亮。”    不成想,坐在对面的蔡长亭,含笑对周烟道:“谢谢太太夸奖。”    周烟竟红了脸。    桌子上的气氛奇怪极了。    顾轻舟没有碰那道虾仁,吃饭的时候和高桥荀、叶妩说了几句话。    而程渝,似乎跟蔡长亭相谈甚欢,两个人的话题就没断过。    程渝提到了香港。    周烟曾经在香港生活过,蔡长亭竟然也对香港如数家珍。    他们三个人就越说越起劲。    高桥荀一直沉着脸。    顾轻舟和叶妩默默吃了饭,然后就去外面走一走。    远远的,看到高桥荀在抽烟。    “轻舟。”高桥荀瞧见了顾轻舟,立马把烟蒂踩灭了。    顾轻舟笑了笑。    “你们散步,我能去吗?”他问。    顾轻舟看了眼叶妩。    叶妩点点头。    顾轻舟这才道:“可以的。”    高桥荀跟上了她们的脚步,对顾轻舟道:“轻舟,我有件事不知如何抉择,你能给我一点建议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