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6章 柿子林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16章 柿子lin    叶姗心情烦躁。    一路上走进去,站岗的副官多了一倍,佣人却不见了踪迹,整个督军府风声鹤唳。    “没出什么大事吧?”顾轻舟问她。    叶姗认真看着她。    “轻舟,你若是知道了,只怕也要承担责任,还是别知晓微妙。”叶姗道,“不是不信任你。”    顾轻舟笑笑。    秘密知道越多,责任就越大。    叶姗不告诉顾轻舟,正是让顾轻舟置身事外,不沾染腥臊。    这是对她的友善,顾轻舟又岂会不知?    “那好,我不问了。”顾轻舟笑道,“阿妩何时放学?”    “快了。”叶姗并未松一口气,仍是紧拧眉头,可见督军府发生的事,让她非常忧心。    顾轻舟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又无从下口,只得先去了叶妩那边。    叶妩放学后,知晓顾轻舟回来了,几乎是小跑着奔回了自己的院子。    “老师,老师!”她尚未进门,就大声喊道。    顾轻舟莞尔。    眼睛里全是笑意,她站起身,去给叶妩开门。    叶妩一下子就扑到了她怀里。    “老师,你可算回来了,我最近的算数很吃力,你不在家我都学不好了。”叶妩激动说道。    她恨不能粘着顾轻舟。    顾轻舟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你快要勒死我了。”    叶妩这才连忙松开了手。    她问顾轻舟,回去这些日子是做什么,顾轻舟也一一告诉了她。    提到司督军重伤,叶妩心下戚戚然,也想到了她父亲。    “我父亲也遭遇过很多次暗杀。”叶妩道,“很多人讨厌军阀。给了一部分人利益,就会损害另外一部分人的。”    顾轻舟点点头。    两个人说了半晌的话,女佣端了晚饭进来。    顾轻舟和叶妩吃饭,叶妩就对顾轻舟道:“我父亲去了北平,家里这几天又不太安生,你想必是见识过了。”    顾轻舟道:“一来就看到了。对了,你父亲是送方小姐回去吗?”    “不是,是公务,方小姐还在我们家呢,她的腿是骨折,医生说三个月之内最好别坐车颠簸。”叶妩道。    叶妩咬了咬唇,对顾轻舟说:“老师,你知道......”    “嘘,你姐姐不让我知道,怕我受牵连,你是打算害死我?”顾轻舟笑。    叶妩也笑了,立马止住了话题,不想让顾轻舟也跟着难做。    吃了饭,叶妩说一高兴吃撑了,想跟顾轻舟出去散散步,就当消化了。    她们就沿着小道慢慢行走。    “老师,昨天苏鹏休假,他过来看我了。”叶妩对顾轻舟道。    苏鹏是她的未婚夫人选之一,叶督军看zhong的人。    “哦,如何了?”顾轻舟关切问。    叶妩想了想:“他虽然是个当兵的,却读过书,也是武备学堂毕业的。和古南橡一样,他没有父母,家里五服之内的亲戚,只有一个婶母。    他婶母今年才三十,听说嫁到苏家的时候十六岁,那时候苏家男人死绝了,她就独自抚养了苏鹏,还送苏鹏去念书。”    顾轻舟听了,颇有感动:“真了不起。”    叶妩深以为然。    “苏鹏说,他婶母如今住在城外,他买了地,他婶母雇人种,她自己平时种些小菜。家里还有个柿子树,这会儿有熟柿子了,想请我去玩玩。”叶妩道。    听叶妩这口吻,似乎真的很想去。    她不是好奇庄园,也不是想吃柿子,就是想去看看苏鹏的婶母。    见到了苏鹏唯一的亲人,也许可以更好的了解苏鹏。    苏鹏虽然容貌奇特,有点像外国人,可看久了并不觉得他丑陋。    特别是他的眼睛,格外好看。    初见时,有点可怕,如今再看他,就没了那种陌生感。    “你有空去看吗?”顾轻舟问。    “有空啊。”叶妩道,“就是家里......”    顾轻舟道:“回去问问你二姐吧。”    两个人回到了叶督军府。    叶妩去见了叶姗,叶姗正在跟管事们训话,出来问怎么回事。    听到此言,叶姗立马道:“正好,你出去走走,周末别住在家里,我要搜家了。”    叶妩咬了下唇,问:“二姐,要不要打个电报给父亲?”    “不必了,那么大的东西,不可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出府,一定就在家里。我要把家里翻个底朝天。这些琐事,就别给父亲天累赘了。”叶姗道。    叶姗几乎是急红了眼。    叶妩见状,有点怕她了,心想出去躲一个周末,也算好事。    于是,她就跟顾轻舟说,她这个周末要去庄子上,请顾轻舟陪同她。    “好啊,我也想去出去玩玩。”顾轻舟笑道。    叶妩打电话给苏鹏。    苏鹏听明白了,问道:“三小姐,我周六早上几点去接您?”    叶妩就用口型问顾轻舟。    顾轻舟给她比划了一个八点。    叶妩告诉了苏鹏。    挂了电话,叶妩怔愣了下,对顾轻舟道:“人家会不会只是说说而已?”    “怎么了?”顾轻舟不解。    叶妩道:“我告诉苏鹏,我答应去看看他的庄园,他语气顿了下。虽然听着挺高兴的,我总感觉他是装的。”    顾轻舟失笑。    “会不会是你敏感了?”顾轻舟问。    叶妩摇摇头。    她对自己的感觉,很笃定。    顾轻舟没有接电话,不知道苏鹏当时是什么反应,也不好贸然说什么,就道:“那你还想去吗?”    “去啊,都说好了,人岂能言而无信?”叶妩道。    放下了话筒,她有点踌躇,心zhong似有千斤重。    顾轻舟再三安慰她,让她别多想。    “老师,苏鹏也许真的只是随便说说。”叶妩道,“我不该打这个电话的......”    “既然都打了,就看看去。更了解他,岂不是更好?”顾轻舟道,“这是好事,你可以更清楚知道他的态度。”    叶妩对顾轻舟的话言听计从。    到了周六,叶妩早早起床了。    因为要去乡下,叶妩特意换了套简便的骑马装。    骑马装是深蓝色的,长裤长袖上衣,很简练,同时有很漂亮时髦。    顾轻舟依旧是一身旗袍。    看到这样的叶妩,顾轻舟赞叹不已:“这么一打扮,真练达!”    叶妩也笑起来:“谢谢老师夸奖。”    七点半的时候,苏鹏就到了。    看到了叶妩,他也称赞叶妩的衣裳好看,然后一行人就上了汽车。    叶妩没有乘坐苏鹏的车子,而是自家的汽车,由司机开车,苏鹏的车子在前头领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