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8章程渝发病

作者:明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08章 程渝发病    程渝生病了。    这原本没有引起金太太的重视,打算看看她就离开。    不成想,医生来了,对金太太说:“最好把病人隔离起来,除了得过水痘的人,都不要靠近她。”    “是水痘吗?”金太太蹙眉。    水痘这种毛病,一旦得过就无碍,可没有得过就危险了。    大人比小孩子更危险。    金太太有点为难,因为她和她的孩子们都没有得过水痘。    特别是她这把年纪了,水痘更容易要了她的命。    “也有可能是天花。”医生拿捏不准。    金太太骇然。    若是天花,那是不是要整个金府陪葬?目前治疗天花的手段是有的,却是有限的。    “若是天花,哪怕能治好,佣人们也害怕,人心不稳啊。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害了我们全家。”金太太沉吟。    于是,金家长辈们临时开了个会。    他们一致觉得,应该赶走程渝。    “和程家那点恩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犯不着为了他们赔上我们全族。再说了,他们搬出去了,我们也会照顾他们的。”    “还是搬到医院去。”    “医院不收,怕传染给医生或者其他病人,就更加危险了,只能自己寻个地方庇护起来。”    “我看,找程艋和程渝商量,都商量不出来什么,不如问问司师座。他快要跟程渝结婚了,她的事,他能做主。”    在老一辈们眼n,男女朋友,就是还没有结婚的夫妻俩。既然是夫妻,男人就该拿主意。    “我想再等医生的诊断。”金太太最后道,“还请几名n医,一起看看。”    “别耽误了,咱们不值得为了她而冒险。”    金太太做事,不留话柄,故而她果然请了两位n医。    n医很有经验,一看就说是天花。    水痘没这么严重。    “以后一脸麻子,趁着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发出来,赶紧请她走。”大夫说,“否则家里剩下的人都有可能染上。”    “不能妇人之仁啊。”    “我想病家也想走吧?毕竟,没人愿意连累其他人的。”    金太太就去找了司行霈。    司行霈一听是“天花”,也是大吃一惊。    “我去租一套公寓,我们三个人暂时小住,方便照顾她。”司行霈道。    金太太就说,金家有房子,可以给他们住。    司行霈不同意。    “金太太,您让我也出点力气,免得将来落下埋怨。我小时候生过水痘,程艋也生过,我们能照顾好她。”司行霈道。    金太太想解释说,天花跟水痘不同。    可金太太自己连水痘也没有生过,她总得为了自家人的健康考虑,故而当做不知道,没有点破。    程渝病得实实在在,医生也是请了金太太信任的,没有其他缘故。    “也好,你也要对女朋友好点,否则男朋友白当了。”金太太笑道,“等她好了,给我们打电话,我去看她。”    司行霈道好。    金家派人,带领司行霈去了太原府很繁华的一条街道。    司行霈租了公寓。    当天下午,他就把程渝和程艋接了过去。    公寓是上下连体的,客厅卧室厨房,零零总总六间。    “接下来要怎么办?”程渝问司行霈。    “静养。”司行霈道。    程渝身上发的,并不是什么天花,而是顾轻舟刻意用药提高了她的体温。一度体温的提高,不会让程渝发生大危险,却会改变医生们对这种病的判断。    顾轻舟对n药铺子很熟悉,她知道n医治疗天花,一般采用种痘的办法——就是出天花的人的血衣,给正在出痘的人穿,以毒攻毒。    这种治疗方法,叫做“种痘”。    顾轻舟去药铺,就是要了一件沾满水痘病毒的腰带,给程渝系上。    程渝没有发个水痘,她很容易就感染了。    顾轻舟去看程渝。    “还好,还没有大规模出疹,现在只是前兆,把医生们都吓坏了。”顾轻舟笑了笑,“他们凭借经验,断定就是天花,反而让我们占了便宜。”    “你占便宜,我承担风险。”程渝有气无力抱怨。    顾轻舟笑笑,拧了个热毛巾给她。    和司行霈、程艋一样,顾轻舟也出过水痘,她不会感染。    程渝没有出过,这反而成了她的机会。    “水痘没有大的危险,等它发出来即可。”顾轻舟道,“我给你开点药,确保你能安全无虞。”    程渝想要说几句丧气话,但有气无力,实在说不出什么来。    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顾轻舟就和司行霈出了程渝的房间。    小小的公寓,拥挤不堪。    顾轻舟前后查看,对司行霈道:“太委屈你了,住在这里。”    “临时的,过几日我就要换一栋花园洋房住。”司行霈道。    顾轻舟嗯了声,心n稍微舒服了几分。    她转身要下楼,司行霈用后面轻轻搂住了她的腰。    他暧昧不清吻了下她的后颈:“轻舟”    顾轻舟一听这话,头皮就发麻,低声道:“不行,这房子太小了,程艋和程渝会听到的。”    司行霈已经将她打横抱起。    “听到就听到,我还怕他们吗?”司行霈笑道。    说着,就把顾轻舟抱到了楼下。    公寓上下连体很小,楼梯逼仄,顾轻舟被打横抱起来,撞了头又撞到了脚,一动不敢动。    司行霈的房间是他自己收拾的,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    被褥是干净的、整齐的,宛如军旅生活n那样简朴。    顾轻舟还想说什么,已经被司行霈抱到了床上。    枕席间的旖旎,动静是免不了的。    顾轻舟畏手畏脚,不时对司行霈道:“你轻点轻点”    司行霈恼了:“轻什么?我们又不是偷晴!我睡自己明媒正娶的太太,光明正大!”    他的唇,用力堵住了顾轻舟,想要把她的话全部塞回去。    他一寸寸攻城掠地。    每一次的起伏,他就带着几分强悍的侵略,试探顾轻舟的底线。    然而,顾轻舟全部接纳了他。    他的强大,融入了她的柔软n,结合竟是天衣无缝。这个女人就是为司行霈量身定制的,她的一切都配他。    “轻舟,这次不算”司行霈扶住了顾轻舟沁出薄汗的腰,凑在她耳边,轻轻舔舐着她的耳郭,“这次不算,你还欠我一次!”    还在找&p;“少帅你老婆又跑了&p;“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p;“&p;“ 32万本热门免费看,用,看很容易!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