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70章 不相信,所谓命定恋人

作者:花容月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佑佑在一旁吐槽,“妈咪说这个话,不知道羞羞脸咩?”

    云诗诗对他挥舞了一下拳头,“你能不能不要总拆我的台?!”

    “我就算不拆你的台,你也撑不稳这个台面。”佑佑凉凉地道。

    云诗诗,“……”

    佑佑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就像舅舅说的,负负得正,你和爹地两个厨艺白痴,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我对美食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感官。这一点,其实还要感谢你和爹地。”

    慕雅哲,“……”

    感觉他这是躺着中枪了。

    云诗诗忽然看到沙发上一条铂金项链,走过去拿了起来,好奇地道,“这是谁的?”

    宮桀摇摇头,“不是我的。”

    云诗诗又环视了一圈,她不记得佑佑和小奕辰有这样的铂金项链。

    “应该是花锦落下的。”

    云诗诗拿起手机,拨通了花锦的手机……

    ……

    淋浴室。

    静谧无声,徒留林雪雅压抑而崩溃的哭音,颤颤巍巍,即便隐忍克制,可却毫不艰难地听出了其中的绝望。

    花锦被她压覆在身下,目光空洞地望着天花板,裸/露在水面之外的胸膛,感触到一片温热。

    他也不知道,是漫溢上来的热水,还是她的眼泪。

    浴池里的水源源不断地放着,不断地溢出在地上,稀稀拉拉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分外清晰。

    花锦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并不是对于她的眼泪无动于衷,然而,她的眼泪,却最多令他感到心疼,却也只是心疼而已。

    仅此而已。

    人最可悲的究竟是什么?

    至少,对于他而言,最可悲的,莫过于这一生,都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爱情,不过是欲/望沦生的产物。

    对爱情,不再有期待,不再有幻想,或许是许多年来过得太过疲惫,以至于他丧失了去爱一个人的力气。

    或许,若是没有那样一段回忆。

    若是,他和林雪雅正常的遇见,正常的相爱,或许,他也会不顾一切地爱上她也不一定。

    可现在,他想,自己大抵是不会相信爱情,相信婚姻了。

    难道,人与人的羁绊,不都是因为欲/望才会联系在一起的吗?

    人这个物种,是最自私的,就是因为自私,人最爱的,一定是自己。

    因此,才会爱上能够满足自己欲/望的男人或女人。

    林雪雅爱他,不也是因为他可以满足她的一切欲望吗?

    她是和那些女孩子不一样。

    有些女孩子喜欢财富,喜欢权势,可她生长在那样的优越的环境里,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因此,才会对那些几乎唾手可得的东西不屑一顾。

    而他的出现,不过恰好能满足她的幻想罢了。

    林雪雅就像在被困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一样,因为家族的束缚,总是循规蹈矩,一切都遵循着家族的安排,一丝不苟。

    她内心有多渴望冲破世俗。

    他不过是一个心理慰藉。

    可有可无的替代品。

    像云诗诗和慕雅哲那样,就像是命中注定的恋人,又有多少呢?

    他不相信,他有命定的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