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6.第206章 206 我是谁?(已修)

作者:花容月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顾星泽……”

    话音刚落下,慕雅哲的脸倏然得沉下了,一下子僵硬冰冷。

    一时间,气氛如冰封,仿佛方才还是火热的三伏天,一下子跌入了万丈冰封。

    男人有些不悦的脸上,浮上了一丝的怒意,一双深邃如泓渊的凤眸,染上了几分愠色。

    如今,人在他的怀里,口口念着的,却竟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对于慕雅哲这样骄傲的男人而言,无疑,是一种变相的挑衅了。

    竟然喊别的男人的名字,这个笨女人!

    “你在叫谁的名字?”

    他气得掐她的腰,不轻不重,惹得她发傻地笑了开。

    “嘻嘻……好痒哦,不要咬我……”

    云诗诗搂着他的肩膀,银铃般悦耳的笑声飘散在风中,像是风铃一样动听。

    她以为他在同她开玩笑?!该死!

    他冷不丁地握住了她的脸颊,指尖用了几分力,故意地掐疼了她。

    “啊,好痛……”

    云诗诗痛呼了一声,因为疼楚,竟像一只猫咪一样哼哼唧唧起来。

    她试图挣扎,奈何用不上力,只徒劳得两只手握成了拳头,用力地向他肩膀挥去,眼前却早已昏花一片,挥出去的拳每每落空。

    “混蛋!放开我……”

    她又是委屈又是无助地咬了咬唇,身子左扭又摆着想要挣脱,却奈何男人的力道之大,她竟动弹不得丝毫。

    然而这不动不要紧,一动,两个人肢体的摩擦,难免容易擦枪走火。

    此刻,因此酒醉的缘故,她的身体滚烫无比,隔着裙纱,都好似要被她火热的肌肤所熨烫一般,不知不觉间,慕雅哲的身上已是渗透出隐忍而细密的汗。

    这个女人此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会带来多么可怕的恶果。

    若是她此刻神志清醒,定会看见男人近在她眼前的一张俊脸,隐忍得可怕。

    “谁?”

    男人迫使她抬起脸来直视他的眼睛,虎视眈眈地逼问。“你在叫谁的名字?”

    “顾星泽……”小女人一双眼睛瞪得大大地养着他,脸上扬起天真而俏皮的笑意。她忽然伸出手来,“啪”的一下,捧住了他的俊脸,揉了揉。“什

    么嘛,不是顾星泽嘛……呼呼……”

    神态,又是迷离,又是沉醉,显然是醉得不轻了。

    然而,他却偏偏喜欢极了她喝醉后这幅慵懒的模样,就像是一只粘人地小猫咪,依赖地钻在他宽敞的怀里,恣意地耍着无赖,尽情地撒着娇,好似他的怀中,就是她的一片天地了。

    那张小脸实在是勾人心魂的紧,媚眼如丝,水灵灵的眼睛此刻沾染上几分醉欲,迷醉地望着他,像是欲说还休的,那份摄人心魂地媚态,眼中仿佛能滴出水来。

    瞳孔深处,像是绽放了一朵娇媚的鲜花儿。

    令人不满的是,这个女人似乎认不清眼前的状况,更认不清,他究竟是谁了。

    慕雅哲冷冽的眼中,危险急了。“我是谁?”

    “不知道…”云诗诗拼命地掰开他的手腕,楚楚可怜道,“嗯…疼,不要…放开我……”

    慕雅哲缓缓地眯起了眼睛,脸庞立刻黑压压地沉下来,周遭不觉间身上已有了淡淡的杀气。

    “我是谁?”

    “唔……”

    慕雅哲动怒,低下头,几乎是恶狠狠地咬上了她的唇。

    她吃疼地闷哼了一声,避无可避,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

    嘴唇是脸上最柔嫩的地方,尤其是她的唇,如樱花瓣一样地脆弱,晶莹水润,似是吹弹可破,他一咬,力道并不小,留下了浅浅而性感地牙印。

    “走开…混蛋……混蛋……”

    她拍打着他的肩膀,咕咕哝哝呓语着,显然不满他地欺凌。

    真是蠢女人,醉了吗?醉得那么深,那么沉了吗?醉得连眼前的是谁,在谁的怀里,也没有知觉了吗?

    今天是他,她得以安然无恙。可若是他不够警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会知道吗?会有所预料吗?

    她心心念着的顾星泽,又在哪里?能护她周全么?

    他心底冷笑,对这个女人的疏忽大意十分不悦。

    若不是他早就预料到,势必会有人容忍不下她,而对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绊子,若非他及时出现,接下去,她只怕会被生吞活剥得渣也不剩!

    他气的,根本不是她喝得烂醉如泥,气的,是她分明清楚自己得酒量到底几斤几两,可却仍旧放任自己,难道她就这么安心?

    她喝醉了,遇到的是他,那若是别的男人,她也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展现自己的风情万种?

    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绵羊,任人宰割吗?!

    慕雅哲眼中直冒火,一贯如冰的眼眸沾染上了火苗,恨不得将她燃尽了。

    这个笨女人,他岂能就这么放过她?

    他要让她深刻地清楚,她现在在谁得地盘,又是怎样的处境!若是不让她领教一些苦头,她恐怕不会知道自己错在就哪里。

    大掌,就那么大喇喇地探进了她礼服的裙摆,用力撕扯,价值连城的礼服被被他扯成了两截。

    将那碍事的裙纱扔在就一侧,大掌一把扶住她的腰,将她高高地抬起。

    “我是谁?”

    冰冷的声音,在清风中,越发衬得冷寂,催生着她缥缈的思绪,试图拽回她的理智。

    “不、不知道……”

    “看清楚,我是谁!”

    慕雅哲狠狠地在她的肩胛骨落下一枚咬痕,不达目的他从来誓不罢休!

    云诗诗努力地瞪大了眼睛,然而眼前,却已然灰蒙蒙一片。

    她的体质很特殊,从来都是滴酒不沾,一杯干红一饮而尽,已是她的极限。酒意来得快而猛烈,褪得却慢,眼前还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哪看得清楚人

    长得什么模样。

    她只能凭借唯一一丝仅存的感知,摸着男人的脸,被晚风吹得冰冰冷冷的,摸着他的唇瓣,同样是毫无温度的,薄而凛冽的。

    慕雅哲见她神智仍旧不清不楚,又是狠狠地掐了她一下,握着她的脸,将自己的脸凑近他的面前,一双眸子凌厉地瞪着她,再次逼问:“我是谁?!”

    这一回,云诗诗勉强算是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小脸像是天地崩塌一般,垮塌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