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2.第132章 132 贵族与平民?

作者:花容月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秦舟等人望见小奶包的同时,只觉得有些惊讶,六年来慕少一直将他保护周密,从不让他曝光在媒体中。

    如何见他穿着浓浓英伦风的阿玛尼小西装,这是要在酒会上让这位小继承人露脸的节奏?

    更让秦舟意外的是,乍一看,总觉得小奕辰的眉眼轮廓让他感觉十分眼熟,好似在哪儿见过?

    秦舟猛然反应过来,一脸意外地转过头去望向云诗诗。却见她此刻低着头,死咬住唇瓣,目光隐忍。

    她此刻显得有些黯然无助,秀眉紧蹙,将自己隐藏在顾星泽身后,左手抱着右手手臂,姿态防御。

    若是单独看她跟小奕辰,或许有些难以联系到一起。

    然而如今二人就这么面对面,很容易形成对比。

    若是先前说慕婉柔不是小奕辰的亲生母亲,秦舟或许还会有些怀疑,然而如今,小奕辰便站在面前,那么鲜明的对比。

    血缘这个东西,尽管神秘,却根本欺骗不了任何人。

    遗传,更是个奥妙的东西。

    小奕辰与慕婉柔站在一起,并没有什么母子相。

    倒是与云诗诗站在一起,一看就像是亲生。

    秦舟来回不断地在云诗诗和小奕辰身上来回得打量,目光里有些讳莫如深。

    顾星泽察觉到秦舟在云诗诗与小奕辰身上审视的视线,一个眼神扫去,警告意味十足。

    秦舟显然接收到了他警告的信号,抿了抿唇。

    他并不知情,顾星泽心底却久久未能平静。

    与其他人一样,他不曾见过慕家的小公子,这次是第一次见面。

    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见过云诗诗身边的孩子,与慕家小公子有着极为相似的面孔。

    就像一个模子复刻出来的一般。

    若说不是亲兄弟,无人会信。

    他心底的震撼与疑惑比任何人更甚。

    局面一时凝固,气氛静谧得就像是冻结了一般。

    还是ALAN率先反应过来,恭恭敬敬地对男人道:“慕总!”

    “慕总……”邵岽也回过神来,收敛了怒意,对着慕雅哲一脸尊敬道:“慕总,别来无恙!”

    与先前面对顾星泽时的傲慢不同,这会儿邵岽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仪态端庄,一脸的恭敬。

    顾星泽名气再大,终究是个明星。而慕雅哲不同。

    慕氏财团家大业大,一个小小的子公司实力都远在邵氏财团之上。

    顾星泽,他可以不放在眼中。

    慕雅哲,却不行!

    韩语嫣从未见过慕雅哲,慕氏财团的继承人向来神秘叵测,关于慕氏家族的报道从来都是捕风捉影。

    然而她却也是懂眼色行事的。看到连一向傲慢的邵岽都对这个男人恭恭敬敬,她也立即摆出优雅地仪态,扬起完美无瑕的微笑,风情万种地望着慕雅哲。

    邵岽见慕雅哲迟迟未有回应,又上前一步,伸出右手。“慕总,您还记得我吧?”

    慕总!?

    莫非,是传闻中京城最神秘的豪门……慕家?

    韩语嫣在一旁听着,心中腹诽连连。

    能够让一向目中无人的邵岽都摆出这么低的姿态去讨好的贵族,尊称一声“慕少”的,除了京城慕家,还能是谁?

    慕雅哲先是点了点头,又看了他一眼,相比邵岽一脸的恭维,他的脸上则依旧是一副冷冷清清的表情。“你是?”

    邵岽脸色一滞,脸上浮起局促的笑意。“慕总,您忘记了?我们见过面的,在孟氏企业的收购案上……”

    “忘记了。”慕雅哲显然并没有听他说话的耐心,直截了当地掠过了他。

    留下了,尚未来得及收回伸手姿态的邵岽与依旧优雅微笑的韩语嫣在原地,场面尴尬至极。

    秦舟在一边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嘀咕了一句:“自作多情,区区一个暴发户,还想高攀豪门贵族?”

    他声音极低,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却偏偏是故意说给邵岽听,邵岽整张脸都绿了,一边的韩语嫣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羞恼的面皮涨红。

    他摆出十二万分的尊敬姿态,竟然被他直接无视了,邵岽也是一肚子闷气。

    傲慢的男人!

    慕雅哲走到顾星泽身前,脸上冰冷漠然的神情终究有了一丝破绽。

    两个男人,一个成熟傲慢,一个温润如玉。

    一个俊美逼人,一个儒雅帅气。

    偏偏慕雅哲的身形相比顾星泽更是高挑几分,因此难免显得有些居高临下。

    这一相比,顾星泽的气场竟生生落下几分。

    慕雅哲唇角一勾,几分轻蔑与傲慢,脸上扬着那一份漫不经心的笑意,却不及眼底。

    “真美!”

    他目光转向顾星泽身后一袭盛装打扮的云诗诗,眼中流露出意外的惊艳。

    他从前见到了这个女人,姿色如清水芙蓉,气质淡雅不似人间烟火,然而如今,在华丽礼服的衬托下,竟显高贵典雅。

    一袭红色的妖冶裙摆衬出了她婀娜的身段,犹如玫瑰花绽开的裙摆长长及地,性感旖旎,这一刻,又像极了美丽的贵族。

    慕雅哲勾了勾唇,又补充了两个字。“这件礼服。”

    衣服美不美,还是要看穿在身的身上。

    云诗诗却有些害怕这个权势惊人的男人,不由得更往顾星泽身后退了退。

    这如玉般洁白的小手竟情不自禁地攥紧了顾星泽的衣角,这一微小的动作,落入慕雅哲的眼底。

    这个心高气傲的男人在这一刻,微微有些不悦了。

    小奕辰站在一边,眼睛眨巴眨巴,愈发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儿古怪。

    看起来胆子好小哦。

    像一只小鹿一样呢。

    不过,小奕辰从心底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美。

    一身华贵的红色礼服长裙,特别有气质,典雅高贵!

    美丽的同时,却又给了他几分异样的感觉。

    这个女人,仿佛在哪里见过?

    隐隐之中,在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些支离破碎的梦境,他一时记不起,可总觉得这个女人那么熟悉,那么熟悉……

    仿佛冥冥之中,他与她有着什么很深的羁绊……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却觉得很亲近。

    初次见到她,也并没有觉得陌生,甚至给了他一种莫名言状的温暖。

    这种温暖太过陌生,却让人着迷,即便在妈咪的身上,也不曾有过。

    小奕辰歪了歪脑袋,脑袋有些乱了!

    他的亲亲妈咪就站在他的身边,他却觉得疏远。

    一个陌生的女子站在他的面前,他竟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温柔。

    小奕辰抿了抿唇,甩了甩脑袋。

    不要乱想啦!

    慕婉柔望向云诗诗,更是望见了那一身美得难以直视的礼服长裙,于是更觉得刺眼了。

    站在慕雅哲面前犹若精灵女王的云诗诗,华贵优雅,可是她区区一个平民,怎么能有资格踏进这里来?

    EMPRESS是贵族圈的时尚坐标,一个平民竟这么不知好歹地入侵她的地盘?

    还是这么艳压群芳的姿态,这难道不是对她的挑衅么?

    “ALAN!”慕婉柔低喝一声。

    ALAN立即毕恭毕敬地笑道:“是,慕小姐。”

    “什么时候,EMPRESS也开始欢迎像她那样卑微的平民了?”慕婉柔趾高气昂地一指云诗诗,声音沉冷,像是在驱赶一个低贱的乞丐。

    ALAN脸上当即有些尴尬,心底却暗暗腹诽:哎哟,羡慕嫉妒恨你就直截了当的说嘛!这位云小姐又怎么招惹你啦,不就是长得比你美,气质比你高贵么?慕小姐你嫉妒起来真是口不择言啊。

    “慕小姐,您有些误会了。云小姐是星泽邀请来的呢!”

    “哦?”慕婉柔傲慢失笑,“星泽,你什么时候眼光这么低,竟然邀请一个这么穷酸的贱民来这样的地方?”

    秦舟也当即冷下脸来。“慕小姐,麻烦您口气呢,放尊重点!人活得不要太优越,这人和人什么时候还有贵族和平民的区分了?这EMPRESS门口也没写着‘平民免进’呢!”

    说着,他故作泫然欲泣状:“慕小姐,你口中说的平民,可是在指我啊?”

    慕婉柔脸上一阵青红皂白,隐忍道:“我说的不是你!”

    “那……是我们家星泽?”秦舟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就差拿块手帕装无辜了。

    “不是,我说的是她!”慕婉柔暗暗地咬牙,指了指云诗诗。

    “哎呀,我们家诗诗怎么就成平民啦!她可是今晚我们星泽的女伴呢!我带来她来试件礼服。”

    “星泽的女伴?”

    顾星泽的女伴?

    慕婉柔惊得面色一变,绕是韩语嫣都大惊失色。

    顾星泽的女伴,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绝对的曝光率,绝对的头条,单是凭借顾星泽的人气,便能霸占多少娱乐版面的头条!

    凭什么!这个女人凭什么?当初环宇力捧韩语嫣,公司高层再三对顾星泽施加压力,强压他牵着韩语嫣走个红毯,他都不予理会!这个女人,究竟凭什么!

    韩语嫣嫉妒的眼睛发红。

    慕雅哲的目光却有些发冷了。

    顾星泽,女伴?今晚的环宇年度酒会,她也会参加么?

    这个女人盛装打扮,竟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慕雅哲微微抬起倨傲的下颚,望向云诗诗的目光倏然深邃阴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