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3章 一剂猛药

作者:杨四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的天价小妻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七公子①,腹黑老公来敲门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大婚晚辰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汉山知道他心里在好奇刚才靳励辰为什么而来的事,可就算是在好奇却因为礼貌问题一直瞥着没问这让秦汉山是又高兴又满意,心里又一次暗赞席子澈的气度不凡。

    和席家这小子相处也有一段日子了,秦汉山对他是越看越满意,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更清晰的看清楚了席子澈的处事为人,他性格温和大度,不卑不亢,能力不凡,最主要的是他对初夏是真心的好。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什么顾虑的话可这段时间的相处也已经足够把那一丝丝的顾虑给磨平了,他对席子澈是百分百的满意。

    如果初夏能和他在一起,那他就算是现在死了也无憾了啊!

    他不惧怕死亡,他恐惧的是自己死了没有人照顾初夏,所以他要用余下的这段时间给初夏找到一个靠谱的男人,要不然他没脸到九泉之下去见她母亲。

    这几个孩子里他最担心最不放心的就是初夏这孩子,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回国就急着给她物色婆家让她小小年纪就和别人订婚的原因,因为这肺癌可能随时会让他死去。

    他虽然不怕死,可是他害怕自己死了留下初夏一个人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秦初夏是他的女儿,是他的肋骨,他唯一放心不下的牵挂。

    所以……

    他平静的目光里划过一丝明亮星光,她一定要让初夏嫁给席子澈,他有信心这次不会挑错女婿!

    秦初夏把头从课本上抬起时才放心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黑了,她迅速收拾东西然后走出了餐厅,她原本是和两个一起学习的同学下课后来这里吃点东西的,没想到眼睛一碰到课本就入迷了。

    秦初夏不是那种很热衷于学习的学霸,对于现在所学的东西也没有多大兴趣,可是这次她却要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认真努力,可能是因为秦汉山的原因吧,她想可能是不想让他在替她担心失望才会这样的吧!

    纽约的天气并不比南城好到哪里去,不同的是天气虽然恶劣可这里的热闹程度依然未减,一路走来秦初夏发现了不少的商店橱窗里都被装扮的热闹喜庆,她这才意识到现在的日子离圣诞节是越来越近了。

    “原来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她不由的微微叹息。

    下一秒秦初夏的表情就露出了惊讶,“您怎么来了!”

    秦汉山把一副手套递给她。面色温和无比,“快点戴上,别被冻着了。”

    “天气这么冷你这么出来了,而且还不带一个人,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秦初夏忍不住苛责。

    秦汉山笑了笑,“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我还是知道的,现在还没差到不能出门的地步。”

    “趁着还能走还能动我可要多出来走走,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他又笑叹一句。

    秦初夏心里又是一痛,“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秦汉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容依旧无比可亲,“我这次可能是好不了了。”

    秦初夏鼻子一酸就涌出了两颗眼泪。

    “好久没来这里了,陪我走一会。”

    秦初夏咽哽着声音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人沿街而行,天气虽然冷酷可行人却不少,满眼望去都是一片人海热闹无比

    。

    “那里就是我和你妈初次见面的地方。”秦汉山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

    “时代广场,你们在这里认识的?”

    秦汉山嗯了声,“那是二十六年前夏天的一个夜晚,我看到她低头蹲在地上哭,我给她递了一块手帕,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我老妈在哭,哭什么?”秦初夏脸色好奇,她从来没有听老爸说过她们的故事。

    或许他曾经说过,可是她都不记得了。

    秦汉山淡淡一笑,“失恋了,谈了十年的男朋友抛弃她和别人结婚了,那天是那个人的大喜日子。”

    听到这里秦初夏就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是靳盛西。

    “然后你们就一见钟情了?”秦初夏半开玩笑道。

    “你是电视剧看多了。”他敲了敲她的头,一声感慨有感而发,“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一见钟情?”

    秦初夏沉默,她听出了他说这句话里若有若无的微弱叹息。

    “然后呢?”秦初夏捅了捅他的胳膊,“说说你们的爱情故事。”

    “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只有友情,铁打似的友情。”

    “怎么可能,那你们怎么结婚的?”

    秦初夏和他继续缓缓向前,然后就听到他温和的话语,“有时候婚姻和爱情根本没有关系,我和你母亲结婚完全是为了结束孤独,我们都是被感情伤过的人啊!”

    “你这么一表人才居然也被感情伤过,看不出来啊!”秦初夏和他的相处模式有时候就是这么轻松,这个时候与其说是父女不如说更像好友。

    秦汉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表人才那又如何,到头来人还是跟别人跑了,还把我的所有存款全部拿走了,害得我辛苦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秦初夏黯然,她想不到父亲还有这样的故事。

    “其实也不怪她,她跟着我的时候受了很多苦,那样结束了也好,至少我会好受些。”他又笑了笑。

    “那你到现在还忘不了那个人吗?”

    秦汉山摇了摇头,然后说:“初夏,不是所有的情侣都像你父母那样长情。”

    “我的……他们或许可能很相爱。”秦初夏微叹。

    “的确,你父亲为了你母亲确实牺牲了很多,她的眼光不差,靳盛西还算得上是个男人。”秦汉山停了一会又说,“但是对于另一女人来说他却是个混蛋,他不是个好丈夫,更不是个好父亲。”

    秦初夏颔首,“我比靳励辰要幸运得多得多。”

    秦汉山看向她,语气亲和的转移了话题,“初夏,我觉得你不应该错过席子澈这么好的人。”

    秦初夏正要开口又听到他说:“你知道为什么一回国我就让你频繁相亲迅速订婚吗,那是因为我知道我可能没多长时间陪伴你了,我答应过你母亲要好好照顾你,我得帮你把之后的路铺好了才能放心去见你父母。”

    “你虽然不是我的孩子可在你生下来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了你这个女儿,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算不算是个好父亲,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但那个做家长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呢?我对你的唯一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幸福快乐平安健康,我希望你找到一个疼你爱你的丈夫,这样我到九泉之下才能放心。”

    “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孩子,戈辰精明能干根本就需要不到我替他担心未来,心蕊怎么说也是靳家的人,光凭这一点就注定她以后的人生不会太差。说到底我最担心最放不下的人是你,我不求你飞黄腾达独当一面做什么女强人,但求你平平安安的过得幸福,而席子澈就是那个能给你幸福的人。”

    “我知道,我都知道。”秦初夏小声轻叹,“我知道席子澈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

    秦初夏不敢看他,她害怕他和蔼可亲的表情和温和的目光,这只会让她更坐立不安愧疚难当。

    两个都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秦初夏就感觉脑袋上多了一张温暖的手掌,之后就听到他说:“那我们退而求其次,既然不能选择爱情,那我希望你别错过面包。”

    “爸,你真的希望我为了物质就欺骗自己欺骗别人吗?”秦初夏面色无奈。

    秦汉山的脸色渐渐的变得肃穆,“再甜蜜的爱情如果没有物质的灌溉也会渐渐变淡,最后的结果大部分都逃不掉分道扬镳。你之所以认为物质不重要那是你没有经历过贫穷的日子,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就是现实!”

    见她沉默秦汉山的心一下就变软了回来,语气也由严肃变回了温和,“子澈性格温和会照顾人又有能力,无论是身世背景还是相貌人品都是一等一,最重要的是他喜欢你,只要你对他敞开心扉我保证你不仅可以拥有物质也可以同时拥有爱情。”

    秦初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她不是傻子,她知道席子澈对她的好感,可是她就是不喜欢他,因为不喜欢所以不想耽误他,更不想为了别的东西欺骗他,他值得拥有更好的。

    见她如此秦汉山心里已经是一片冰寒,事已至此看来也只能咬咬牙的下一剂猛药了……

    “靳励辰是你哥哥,你们是兄妹关系,你们不可能在一起,这是违背道德的事,是天理不容的!”

    秦汉山面色平静却一字一句道:“所以你还要执迷不悟到多久,你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笑话你吗?让所有的人猛戳你父母的后梁骨,你让靳秦两家如何在世上立足?你就算不为他们着想也应该为靳励辰想想,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你们的关系那他怎么办,你难道忍心为了你所谓的感情让他陪你一起下地狱吗,那种不堪和唾骂不是谁都能承受的得了的!”

    突如其来的一席话说得秦初夏脸色一变,她不由的倒退了一步。

    “今天我见到靳励辰了,你出门不久他就上门拜访,他告诉我他准备要和温雅结婚了,等日子一定下来他会送喜帖过来,做为妹妹,他希望你能到场参加他的婚礼。”

    “这就是你所谓的感情,不说别的就说如果他真的喜欢过你那他绝不会这么快就和别的女人结婚,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吧,你所谓的感情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人家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什么!

    他要结婚了……

    “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可能那这种事开玩笑,他的确要和温雅结婚了,这下你应该死心了?”秦汉山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又是一颗炸弹炸落在了秦初夏的心上,一股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疼痛袭便全身,秦初夏眼前突然一黑立刻的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秦汉山急忙扶住她,表面虽然没什么表情可心里也是疼得滴血。

    他也不想这样,可是却不得不这样做,他宁愿她日后恨他也不能在允许她们继续这样下去……

    秦初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回家的车上,映入眼帘的是父亲一张充满了担心和难过的面孔,她由躺着的姿势转而坐好,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就……

    对了,父亲说靳励辰要和温雅结婚了,所以她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刺激一下就激动过头了。

    秦汉山没有说什么,见她醒了他的脸色也变得平静了回来,仿佛刚才的那些话都没有说出来过的一样,狭小密封的车厢里陷入了一片安静无比的沉默。

    窗外的风景一幕幕的在眼前迅速划过溜走,秦初夏心里是一阵说不清楚的黯然难过,他……真的要结婚了吗?

    这个晚上秦初夏注定辗转难眠。

    一大清早南城就传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靳励辰和温雅正在交往的新闻被媒体有图有真相的扒出,一时间网民们又热闹了起来。

    靳励辰看着两米开外的一百英寸液晶电视屏幕上正在报道的新闻什么反应也没有,依然是一副不冷不热的冷峻表情,仿佛这些东西和他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

    桌上的手机响个不停,来电显示上写着温雅的名字,可是他对这个电话却处于无动于衷的态度,电视机的声音和电话铃声交杂着在诺大的客厅里响起,他的房子里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旁边坐着的方曼丽绷不住了,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那边一下就传来了温雅带有焦急的声音,“阿辰,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是时候商量那个事了。”方曼丽浅浅的说了一句。

    那边陷入了安静,然后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时间之久温雅的声音才传来,“商量什么事?”

    方曼丽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当然是你和阿辰结婚的事,我们现在就去你家。”

    话一说完她就挂了电话,然后目光又看向旁边没任何表情的俊朗男人,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就要结婚了,你的态度能不能好点?”

    靳励辰的目光并没有从白纸黑字的公司文件中抬起来,薄薄的嘴唇轻轻地抿了一下,然后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如果没什么事那您就可以走了,还有,这种新闻我希望明天不要在出现。”

    “你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你和小雅的婚事早就定好了,这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吗?”方曼丽是既生气又无奈,一晚上的劝说让她是口干舌燥怒火攻心的难受。

    “我可从来没答应过要娶温雅,这都是你们自作主张的结果。”靳励辰目光深邃的扫了她一眼。

    “温雅那里配不上你了,你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她能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一想到他身上背着二婚的包袱方曼丽就觉得生气,他本来可以做到完美的,偏偏这件事给他留下了污点。

    “这个荣幸我受不起,你还是留着给你儿子吧!”靳励辰动作潇洒的站了起来,又扫了她一眼,“要不留给你老公也行,如果他老能接受的话。”

    “你……”方曼丽面色严肃的看着他,“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那个人是你妹妹,天底下那有哥哥喜欢自己妹妹的!”

    靳励辰的表情一下就冷了下去,他脸色变化的同时周围的空气也好像跟着立刻冷下来了好几度,“什么都扯到这事情上,有完没完?”

    “没完,你一天不结婚这件事就永远没完!”方曼丽不惧的冷看着他。

    靳励辰懒得和她废话越过她身边就要走,公司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他去处理,他可没时间和她在这里为这种没有营养的话题浪费时间。

    “你给我站住!”方曼丽追了出去。

    靳励辰高个腿长脚步快,方曼丽跑着追都没有追上他,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靳励辰面无表情开车迅速的走出了大门。

    “这死小子,这是要气死我啊!”方曼丽气得直的咬牙切齿。

    怎么办,看来这招还是想不通啊!

    靳励辰心里十分沉闷,这种沉闷并不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想到秦汉山说的那句话他心里就一阵阵的发堵。

    最终忍无可忍的拳头一下落在了方向盘上,该死的,她和席子澈真的好上了吗?

    靳氏财团总部里难得热闹,当然,这难得的热闹还是拜今天新闻里的男主角所赐,趁着还没上班时间好多人都聚成了一团团的议论了起来,一时间也是热闹无比。

    只是这种热闹很快的就被打破,靳励辰的冷脸让她们也跟着一下就散了,一进办公室靳木夕就迅速的朝他凑了过来,“您和温雅在交往?”

    靳励辰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不冷不热道:“正好八点半。”

    靳木夕只好乖乖闭嘴了,虽然嘴是乖了可心里却急得不行,她真的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椅子还没坐热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看到温雅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靳励辰剑刃般的黑眉还是忍不住微微的动了动,不冷不热道:“有事?”

    温雅直勾勾的看着他,面色严肃的说:“这些新闻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结婚了?”

    靳励辰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温雅撇撇嘴,“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我想你也没有这么无聊。”

    要是他放的那就奇怪了,不,是见鬼了。

    “这件事你最好快点解决,我不想在和你扯上这方面的关系。”她补充道。

    她的话语让靳励辰有些意外,想不到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是他自作多情以为自己很优秀,而是他太了解温雅这个人了,她之前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无论如何都要和他结婚吗,怎么现在就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了?

    靳励辰很快的就恍然大悟,“因为秦戈辰?”

    温雅一愣,然后迅速解释,“怎么可能。”

    虽然她的回答很迅速,可语气里的僵硬和迟疑是明显的。

    靳励辰感觉很意外,而温雅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她的脑海里迅速的浮现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孔。

    她没有忘记刚才秦戈辰看她的表情,那种陌生的表情让她的心一下就陷入了可怕的慌乱,可是他什么也没说的就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那一刻她突然好想追出去解释,可是她终于还是没有追出去,因为他们除了床上关系之外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

    温雅的眼里突然划过一丝一闪而过的难受,他不可能在乎的吧,因为他有喜欢的人。

    烦躁一下袭来,温雅又恢复了骄傲自信的态度,她讨厌这种感觉,讨厌为秦戈辰心烦意乱的这种感觉。

    “你快点把这些新闻解决掉,我走了。”温雅心情烦躁的转身就走。

    “小雅,我不介意和你结婚。”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句话让温雅前进的脚步一下怔住,她回头看向他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最终温雅涂得精致好看的红艳嘴唇动了动,“你刚才说什么?”

    “靳太太这个位置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我现在就可以给你。”靳励辰不冷不热的说。

    温雅突然的就笑了,笑声十分清脆,“你怎么了,这可不像你。”

    靳励辰嘴角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可终于还是没有说话。

    “我听说秦初夏和席子澈在一起了,你不会是……”说到这温雅一下就转移了话题,“跟我结婚,你是认真的吗?”

    一张英俊的面孔和她相望,温雅从上面看出了认真。

    还有冷酷,那是一阵不同于平时的冷酷气息,这种冷酷叫决绝。

    一瞬间温雅的心里突然涌出一丝难过,这种难过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能给我爱情吗?”她问。

    靳励辰似是想了想,然后说:“除了这个别的我都可以给你。”

    温雅走到他面前,伸手勾了勾他的衣领,“身体呢,能给我吗?”

    靳励辰愣了愣,然后说:“除了这两样之外。”

    温雅不由的在心里暗默,随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浅笑,“你说你既不能给我爱情又不能给我你的身体,那我还要你做什么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温雅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她又笑了,笑得无比释然,就好像放下了什么一般的轻松。

    以前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只是一味的去喜欢他去爱慕他,她只想着嫁给他做他的妻子,她甚至不敢奢望能在他身上得到爱情,她以为能得到一个名分就满足了。

    可是现在不同了,这一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让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她的心好像也已经变得不同了……

    她变得贪心了,她需要爱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