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3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这些我也只是听说而已,一些风言风语,还都是从王达,安百井这些人的最里面冒出来,这些流言,他们只是听说,就来问我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我问贺兰婷,贺兰婷本身她身份就不方便回答这些东西,所以,我问关于这些方面的事,她从来都是守口如瓶,缄默不语。

    她自己虽然身处外地,但她还是要处理国内很多事,她们手下去办案,很多案子以前她经手的,还有未经手的难办的案子,都发过来让她来研究,出谋划策。

    李姗娜。

    真的是李姗娜去做的这些事吗?

    那她人现在又在哪?

    是被关了吗,还是逃离了,还是去哪儿了。

    如果真的是李姗娜参与其中,李姗娜就是那个离间的绝色女子的话,我想来想去,计算来计算去,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李姗娜来做这个事,就是最对的一个人,才貌双全,而且还是个绝色美人,她有这个报复心,有这个动机,但为什么做事了之后,那么隐秘和不留痕迹,人都不见?

    那是因为柳智慧在保护她,和她说好了事成了,让她安全离开,甚至可能柳智慧和贺兰婷之间都达成了一种协议,就是几方一起合作,然后用这种黑暗见不得光的手段搞定这些团伙,事成之后,贺兰婷和柳智慧保护隐匿李姗娜。

    否则,当时在破这个固若金汤的利益集团的时候,怎么会那么轻易?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一个女子从中间破开?

    这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在李姗娜搞定了这些人之后,拿到了罪证,策反了他们离间了他们抓获了他们,之后秘密隐藏李姗娜,李姗娜出庭作证,整死这些人,这个案子从审到判,都那么的保密,这可能就是原因之一。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个人猜测,是真是假,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

    即使这个女人不是李姗娜,肯定也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

    她们估计永远都不会告诉我,如果真的有一天告诉我,除非是老了,这个案子完完全全过去几乎没有痕迹,再提及也不会有任何波澜的时候,她们才会说了。

    但是我心底还是觉得,柳智慧和贺兰婷之间,有着一种合作者之间的默契合作,很多事情,她们都在计划计算着,算是和程澄澄也是。

    我指的是在事业这方面的合作,感情这块,她们是敌人。

    因为柳智慧那个船只事故找不到人,事故失踪达到两年,警察宣告柳智慧此人死亡。

    我在想,这是不是也是贺兰婷的计划之一,她在有意保柳智慧。

    不过这些东西,她做是可以做,但是说肯定是不能说的,这可是犯罪行为。

    但是是不是贺兰婷真的在保柳智慧,只有她们两个自己才知道了。

    有些秘密,是只能永远藏在心中而不能说出来的。

    每个人都会有,大事还是小事而已。

    贺兰婷心中的秘密,太多太多了,我永远琢磨不透她。

    我自己也有很多的心里的秘密,我是不可能都抖出来给贺兰婷知道,比如说,我在和黑明珠联系。

    其实有时候,只是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过得怎么样了而已,我真没有再想再去和黑明珠在一起。

    也许贺兰婷也是知道我在寻找这些女孩子,但是她睁只眼闭只眼而已,因为她也知道,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她可是一个多么自信的女子,她自信她能把我拿捏得死死的。

    就在我躺在沙发上,和朱丽花语音聊天的时候,贺兰婷进来了,她开钥匙进来的我房间。

    直接去做饭做菜了。

    朱丽花在监狱里,当上了副监狱长的这个职位,时不时和我发信息,语音,吵吵闹闹,倒也快乐得很。

    她在朋友亲戚家人的安排下,走上了相亲之路,她还开玩笑说,假如三十岁还不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她就赖着我了,管我有没有结婚。

    我说道:“欢迎来赖着。”

    她说道:“先不说,我睡了,很晚了。”

    那边,是晚上十点半,对于一个十点钟准时睡觉的人来说,已经是很晚。

    挂了。

    刚挂,谢丹阳打来了视频聊天,我打开,她抱着一个可爱的口水滴答的脸圆圆的小男孩笑着在镜头前,对我说道:“看,我们的儿子。”

    我说道:“我掐死你。”

    谢丹阳说道:“帅不帅,跟你一样,你看,这眼睛,这鼻子。”

    我说道:“你拉倒吧你,你看他那么帅,哪点像我啊,你可不要以此来要挟我,我们去做亲子鉴定。”

    谢丹阳说道:“靠,都开不了玩笑的你。怎么的,我就让他认你做干爹,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道:“快了。”

    谢丹阳说道:“乐不思蜀不回来了是吧。”

    她把孩子交给徐男抱着,然后对我说道:“赶紧回来,我儿子想你了。”

    我说道:“我靠你去死吧,你儿子想我,他知道我谁吗。”

    谢丹阳说道:“我每天让他看你照片,叫你爹。”

    我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我说你别乱来。”

    她说道:“我认真的。孩子总不能没有爹吧,反正就认定你了。”

    我说道:“干爹可以,爹就算了。话说天下那么多男人,你随便找一个不行,你找我干嘛。”

    谢丹阳说道:“就找你,你要把你那撩妹的绝学十成功力都传授给他,我也不指望他长大了能大富大贵,像你一样有那么多的有钱又漂亮的年轻富婆爱死他就好了,每天包养他,衣食无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大把的女人投怀送抱,想想就幸福。我这娘当得,也是十分的有面子了。”

    我说道:“你这变相骂我呢是吧。”

    谢丹阳说道:“我和你说真的呢。”

    我说道:“滚滚滚,先不和你聊了,我手机只有百分之九十八的电了。”

    谢丹阳说道:“问你呢,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道:“哎呀过些天就回去,你说你都有孩子了,有家庭了,就放过我了吧。”

    她说道:“想得美,我放过你?我一定搞得你和贺兰婷家破人亡。哦,人亡就算了,家破是肯定的。”

    我说道:“你至于吧,你也搞不来。”

    她说:“你们的感情要是笃定,经得起诱惑,那是搞不了。你们要是有问题,那也不是我的问题。”

    我说道:“第一次见想要做小三的准小三把自己的小三行为说得那么清新脱俗的。”

    她说道:“偷偷跟你说,我最近发现,我这里又大了,里面的衣服都要换一个尺码,唉,心烦,是不是要去做缩减手术了。”

    我一听,鼻血都要喷涌而出。

    我说道:“好了好了不说了,你这个糟老婆子,坏得很。”

    她哈哈笑起来,说道:“祝你和贺兰婷百年好合,白头到老,早生贵子,有本事你就不要回来!”

    她挂断了。

    我松了一口气。

    这些麻烦精中,随便挑出一个,都能让我不省心,更让贺兰婷不省心。

    除了这些,还有偶尔联系我的纯净啊,宋圆圆,许思念等等这些女孩子。

    有的有家庭有的有男朋友,但是对于我来说,都那个样,反正当我是友情之上暧昧之下的特殊好朋友吧。

    当然我也会自觉的守着自己的底线,可以聊骚,但是初轨是不行的。

    和贺兰婷已经是俨然的情侣了,每天做该做的情侣做的一切事。

    她也不问我以后,也不问结婚不结婚,也就这么过。

    我聊完了这个电话,贺兰婷过来,说做好饭菜了,吃饭了。

    我说道:“没什么胃口啊。”

    她擦干净了手,把围裙放下,坐在沙发边,说道:“想自己的花花草草,想到没胃口了。”

    我说道:“刚才和朱丽花打电话了,她说三十岁还没爱的人,就缠着我。”

    她说道:“哦,缠吧。”

    我说道:“不吃醋啊。”

    她说道:“吃有什么用?”

    我说道:“麻烦精。”

    她说道:“你就是个麻烦精,你是最大的麻烦精。”

    我说道:“好,我是我是。吃饭吧。”

    我们一起吃饭,吃过饭了之后,她不离开了,平时午休她基本是回去对面的她公寓的。

    我们的公寓房间,是面对面,距离不到五米远。

    在我刚爬上了床,她就缠上来了。

    事后,我说她已经那么冷冰冰,现在真像泰迪一样,是属泰迪的吧。

    她说道:“以前没有过这些想法,现在就很多,看到你,就情不自禁。”

    说着,她自己脸红了。

    我说道:“坏死了你。”

    她说道:“行,我坏死了,我去找别的男人坏。”

    我说道:“去吧,文浩快出来了吧,还有十几二十年就出来了,快了快了。对了那个包不凡不错啊。话说起来,我当时为这个家伙真的是够吃醋吃得我够呛,就差没拿一把枪去把他给突突突了。”

    她说道:“去,现在去也不晚。”

    我说道:“后来我想通了,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那就算了。”

    她说道:“对我没点想要努力追的想法?就那么轻易放弃。”

    我说道:“那你都要和别人走了,我还能怎么样啊。”

    她说道:“你看我放弃过你吗。”

    我说道:“那你那时候和他那样亲密,不就是要放弃我吗。”

    她说道:“还不是你,你都和黑明珠走在一起。”

    我说道:“那时候你哪像是要和我恋爱啊,整天骂我凶我,一点也不像个温柔女孩,要是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怎么舍得骂她呢。”

    她说道:“是,我坏,我凶。我走了,你找温柔的姑娘。”

    我一把把她压在身下,“还能走得了吗。”

    她说道:“不要了,我好累了。”

    我说道:“今天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好了。”

    她大喊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