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3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尽管这些人都被判了刑,不过这还是不够的,对某个人来说不够,柳智慧。

    她还想要一个人死,那个人被判了死缓而已,对她来说,不够,她必须要他死。

    原本我是不知道这个事的,那晚完全是意外得知。

    我那晚去找她聊点保安公司的事,在她的办公室里,我进去后,她在打电话。

    而我看到了她办公桌上写着两个字,死缓?

    死缓,加上一个问号。

    我立马怀疑她想要这个死缓的人死。

    于是,在柳智慧打完了电话之后,她过来,把纸张收走的时候,我就问了她。

    这纸上两个字,死缓,什么意思。

    她也不瞒我,直接说这人是策划弄死她一家人的凶手之一,必须死。

    只有这个人死了,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报了大仇。

    我劝也劝不住她,贺兰婷也在明示暗示,这些人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罚,你柳智慧就不要再搞事。

    但是柳智慧不听,她还是想一意孤行,还是拦不住。

    她只说,我活着的意义,就是要杀死他们。

    活着的意义,仅此而已。

    好吧,她活着只有这个意义,我也没办法,我还有很多活着的意义。

    这大半年,清吧和宠物店,做得风生水起,甚至开起了连锁。

    买了两套房子,一套家人住,一套自己住,倒也优哉游哉。

    这天晚上,我在宠物店里逗着宠物店里一只可爱的小狗,有人走了进来。

    我脱口而出道:“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

    熟悉的香味。

    抬起头,是贺兰婷。

    我说道:“贺总,好久不见。”

    这大半年,我也只是见了她两次而已,她实在太忙了,没办法。

    我也没找过她,那两次一次是监狱有点事,我去了监狱见了她,一次是约了王达吃饭,也是刚好见的她。

    她也不找我。

    我们仿佛形成了默契,她过她的,我过我的。

    贺兰婷把她的狗放在我面前,小狗看起来毫无力气。

    我说道:“看来文浩被判无期,这狗儿念及前主,也跟着病倒了啊。”

    文浩被判了无期,他最大的罪名,便是搞毒这一块,他父亲被判了十二年,关于金钱等腐问题。

    这算是轻的了。

    如果她努力操作的话,文浩绝对活不了,但文浩妈妈去跪求了贺兰婷几次,有些东西,一旦涉及人情,就不是能随着自己的性子来的了。

    文浩那个罪,能死,也能不死,还是看贺兰婷他们的操作。

    贺兰婷还是念及旧恩,留了文浩的狗命。

    不过这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反正那家伙这一辈子也算完了。

    我现在担心的还是那几个身边的女子,虽然已经不搞毒但还是在做各种非法生意的程澄澄,那个一心复仇要人死的柳智慧,那个远走他乡说养身体却把我抛弃了的黑明珠,还有永不愿嫁的朱丽花。

    小狗生病了。

    我让宠物店的兽医过来,抱着小狗去看病了。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

    贺兰婷说道:“很难吗?”

    我说道:“该不是又在我哪里安装了窃听器,追踪器什么的。”

    贺兰婷说道:“我去对面宠物店,看到你们这家,一看那名字,我就知道是你开的。”

    我笑笑。

    宠物店的名字,有个帆字。

    我说道:“那真巧啊,你来刚好我在。”

    贺兰婷只是看着我。

    多日未见,她的穿着打扮,还有那一副音容笑貌,看起来,温柔了许多。

    因为她自己肩上的重任放下了,她没有了那么大的责任和负担,她可以安心的去做她想做的开心的事,整个人的神色,好了很多很多。

    在她们那边的部门,她现在扮演更多的,只是一个智囊的角色,她没有直接牵头了。

    包括现在追查程澄澄那些案子的事,也不是她出去查。

    之前我可能还说她是因为避免和程澄澄直接交战,但现在看来,更多的是她真的觉得太累了,压力太大了,不能说是逃避,而是想要留出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追求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她退出来,不再跑一线冲前头,但实际上她还是手握大权,她就如同黑明珠一样,虽远离公司,却还一样是公司的头儿。

    她看着我逗着一只小狗,蹲下来,抱了抱那只小狗。

    我看看她。

    她什么时候那么有爱心了。

    她不喜欢狗的,可以说,她很讨厌猫猫狗狗宠物。

    不过文浩那家伙居然养一只狗,分手了,她又不得不照顾小狗。

    她说道:“我想给它配对。”

    我说道:“配对?怕它寂寞吗。”

    她说道:“不知道它寂不寂寞,但是一对总会比形单影只好。”

    我说道:“说的很有道理。”

    她说着这个话,看着我的眼睛,她话里有话。

    发现贺兰婷撩起人来,那情话更是一流,比我还厉害。

    用狗来比喻人了。

    如果不是因为黑明珠,我真的选择和她在一起了。

    这半年来,我也曾想过,反正爱情是一场虚妄,红尘路远,还不如把心砌成一堵墙,独自修行的好。

    可是没有那么简单,没有那么容易,我根本就放不下她们。

    她说道:“给它配一个对象。”

    我说道:“行。”

    我看着偌大的宠物店,有不少正在出售的同一种类的狗,带着她去看。

    我给她介绍着,哪一只性格好,哪一只调皮,哪一只安静,哪一只听话,哪一只聪明,哪一只好看。

    贺兰婷说道:“这些都不要紧,关键是它们处得来。”

    我说道:“处得来处不来,处了才知道。”

    贺兰婷说道:“跟人一样。”

    我说道:“对,跟人一样,只有试着处了,才知道,处不处得来。”

    贺兰婷说道:“处不来再分开,是吗。”

    我说道:“是。不合适,只能分开。有一些只看着就觉得处不来,但只有真正处了才知道,合不合适。人生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狗生也是。”

    贺兰婷说道:“那你觉得,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她也喜欢你,你会不会想着和她试着处。”

    我说道:“最好是这样,总不能,直接结婚吧。”

    她说道:“可我看你很怕试错。”

    我说道:“没有怕,就觉得,对不起一些人。”

    她说道:“那些人也没怪过你。”

    我说道:“我自己心里怪我自己。”

    她说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怂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

    我说道:“我不怂过,我不怕我被伤,我怕我伤别人。”

    她说道:“你真有良心。”

    我说道:“你是在损我吧。”

    她指着其中一只小狗,说道:“你刚才说这个比较调皮。”

    我说道:“对。你该不会看上这只吧。”

    她说道:“是。”

    我说道:“会把你家搞乱的,不好。”

    她说道:“它太静,需要一只调皮的来陪伴。”

    我说道:“怕是你受不了。”

    她说道:“我?我连你都受得了,一只小狗在家闹腾我还受不了。”

    我说道:“姐姐,我什么时候闹腾你了。”

    她说道:“一直,天天。”

    她在跟我说情话。

    哎呀,撩得我的心啊。

    怦怦直跳的。

    兽医把贺兰婷的狗儿带出来,说打了针,回去休息两天应该会好了,没有什么病,就是感冒了。

    贺兰婷抱着了小博美,然后指着笼子里的那只调皮博美对我说道:“就带这只吧,能不能送货上门。”

    我说道:“有。”

    她说道:“我想让你亲自送。顺便,帮我照顾一下它。”

    她是在说她自己的狗儿。

    她在向我招手,叫我去她家。

    时隔半年,让我对她的本已尘封的那颗心,又萌动了起来。

    本来我对她这大半年的感情,都已经是在压抑着了,在她几句温言暖语之下,一颗心不免得热了。

    她看着我,目光流盼。

    她问我道:“不愿意吗。有些话,我想和你聊一聊。”

    这大半年,我基本和她没有过什么交流,也想和她聊一聊,那就,去吧。

    其实是自己心里很想去的。

    一人抱着一只小狗,去了她那熟悉的家。

    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来了。

    自从那时候反黑进入了高朝阶段,贺兰婷也很少来这住。

    我就更少来了。

    放下两只小狗,它们欢快的闹在了一起,我带来的那只,比较调皮,很快就撒欢跑得全家都是,仿佛这是它家一样,而贺兰婷的那一只,比较静,就看着我带来的那一只到处跑,看起来它还挺开心。

    狗都需要陪伴,何况是人。

    贺兰婷问我喝啤酒还是红酒。

    我说随便吧。

    她开了一只洋酒,就在茶几这边喝。

    我吃着水果,看着电视。

    电视上是五台,放的足球栏目。

    贺兰婷问我道:“黑明珠她怎么样了。”

    我举起酒杯,和她喝了一口酒,说道:“说不想回来,我也搞不懂了。”

    可能黑明珠觉得这里是她的伤心之地,不想回来了。

    有时候她也会回我信息,但也没聊什么,基本是我打招呼,问她话,她回复几个字,也不聊其他任何事。

    偶尔的时候,我很想她,我就打过去,威信打过去,她也不接,只回复语音说忙,不要再找她。

    我说你有那么恨我吗,她就不回复了。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她不想和我交往了。

    她要成全我和贺兰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