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2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服不了柳智慧,无奈了。

    如果说倔的话,在柳智慧面前,恐怕贺兰婷都要甘拜下风。

    她要认准了一个目标和目的,那是天打五雷轰都不可能改变得了她,除非她死了。

    而另外一个,别说天打五雷轰,恐怕五马分尸死了也无法改变她的目标和目的。

    此人,就是我们的教主大人,程澄澄。

    我联系上了她,说要请她吃饭,好好感谢她。

    她说道:“你想见我。”

    我说是啊,我想见你,和你聊点事。

    她说你来。

    我们又在一艘新游艇上见面了,一艘很崭新的游艇,当我看到程澄澄的时候,我说道:“教主,又换新交通工具了,恭喜恭喜。”

    她说道:“上次那艘被炸坏了,火箭炮。”

    我说道:“林斌那帮手下,也是亡命之徒来的。”

    她说道:“饭菜备好,进来吧。”

    我说好。

    我随着她进去了。

    两人坐在了游艇里偌大的餐厅里。

    她让手下出外面去,然后让服务的上菜,上酒。

    她不喝酒,只喝开水。

    我说道:“林斌被抓了,那么开心的事,要庆祝庆祝一下吧。”

    她摇了摇头。

    我说道:“那,好吧,你喝水。”

    我们两碰杯。

    然后,我吃了起来。

    我说道:“林斌被抓了,真是普天同庆。”

    我又喝了一口酒。

    我说道:“你吃啊,怎么不吃。”

    程澄澄说道:“我刚吃过东西。”

    我把筷子一放,说道:“好吧,其实我来是找你谈事的。”

    我看着程澄澄的眼睛。

    我说道:“你再也不要弄这些东西下去了。”

    程澄澄说道:“贺兰婷是要对付我了,是吗。”

    我说道:“也不是她,是,警察。你干了那么多的事,他们肯定会找上你的,只是之前忙着反黑反贪,没到你这边,现在那些事都摆平了,你说是不是该到你了。”

    程澄澄说道:“轮到我,是吗。”

    我说道:“你心知肚明的啊。”

    程澄澄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程澄澄说道:“我以前和你说过。”

    基本上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是无法说服得了程澄澄的。

    她比柳智慧还倔,怎么可能说服。

    我说道:“我以前也和你说过了,你最严重的下场会是什么。”

    程澄澄说道:“以前就一直做着这些事,你们说我是在犯法,以前的罪名,应该够判死刑了吧,现在也一样,能判死刑,将来做下去,还是一样,会死刑。”

    我说道:“程澄澄,你不懂我说的什么意思吗。人家不希望你死,我不想你死。”

    其实我想跟她说,人家贺兰婷不希望她死的,但这种话,还是不要明说的好。

    贺兰婷是个善良的人,重情重义,懂得感恩的人,谁对她好,她会记在心中,别看她一副冷漠冷酷的样子,就看看她对文浩的家人就知道了。

    现在她还在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救文浩,让文浩不至于被判死刑,对得起文浩的妈妈。

    她对我们这些人,也一样的好,她本质上,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程澄澄对她有过恩情,程澄澄是个很聪明的人,对贺兰婷不计前嫌的好,不管以前贺兰婷那次想要诱捕她的各种新仇旧恨帮助贺兰婷抓林斌,就是既想着自己扫除一个竞争对手高手敌人,也是想着给贺兰婷恩惠。

    但这种恩惠,却不可能不至于让贺兰婷放过她。

    贺兰婷能放下暂时不管,但警察放不下,程澄澄既然做坏事犯法,警察就要抓她,这没什么好说的。

    贺兰婷能做的,就是休息,让别人去做,仅此而已了。

    可是她不想让程澄澄死,这种话贺兰婷当然不可能明说出来,我懂贺兰婷的心里想法,可我也不能跟程澄澄明说。

    程澄澄自己说道:“不用你开口说清楚,我也知道你和贺兰婷,都不希望我死。我谢谢你们了。”

    我说道:“好吧,你既然还要一意孤行,你好自为之。”

    警察真要集中精力查程澄澄抓程澄澄,程澄澄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随她去了,既然我无法劝谏得住,是福是缘,这条路,都是她自己选的。

    有人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拿了手机,拿起来后不小心掉落在地上,滑到了右侧的过道处。

    程澄澄弯腰下去捡手机,明明是在右边,她却侧过去整个身体,用左手去捡起来了手机。

    我看看她的右手,怎么有点怪异,很僵硬的样子。

    我伸手一抓。

    当场呆住。

    假肢。

    塑料的,是硬着的,根本不是手。

    她看着我,拿着手机,若无其事的,接了电话。

    她只说了一句好,然后挂了电话。

    看着我。

    我往上一摸,她手腕处,是软着的,她脸色一下子苍白抽回手,十分痛苦的样子。

    我抓到她的伤口了?

    我撩起她的右手衣服袖子。

    左手腕那里,纱布包裹,手腕上是真手,手腕下,是假肢。

    她整个右手手腕出来的手掌,一个假手掌,假肢。

    我沉默数秒,问:“这是,怎么回事?”

    她把手抽走,轻描淡写:“那天被火箭炮击到。”

    那天和我通话,她的船被人家林斌手下来接应林斌出海逃亡的船发射的火箭炮击中了船只,而那一枚火箭炮,打在了程澄澄身旁,碎片把她的整只手掌生生切断震碎。

    就这么一只手手掌,没了。

    那天她竟然还能忍着痛,和我打电话说让我不要过去。

    而且过了之后,她也还是一句话也不说,一句抱怨埋怨都没有。

    看看我的手指,缺了一根手指的手掌,和她整只右手都没有的手,我这算的了什么。

    我深呼吸一下,眼眶不知觉红润。

    在对付林斌的过程中,她出了很大的力气的,而且她却毫不在意,不计报酬。

    说付出的精力,精神,金钱,人力物力也就算了,问题是,她身体却因此残废了。

    假如那枚炮弹再歪一点,刚好中她所在位置,那岂不是整个人都没了?

    直接就散了碎了,化成灰,不复存在。

    教主,果然是教主,伤成了这样子,一声不吭。

    痛是肯定痛的,她心理承受得住,身体也承受不住,刚才我碰到她的手腕的时候,她明显的疼得脸色苍白了。

    我很心疼。

    为了见我,她装上了这个假肢。

    这只手,永远没有了。

    我说道:“对不起。”

    我是发自肺腑的说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叫她来帮忙堵截林斌,堵截来救林斌的人,她怎么会这样子呢。

    她说道:“不关你事。”

    怪不得她不喝酒。

    我说道:“那只手都碎了,不能接了?”

    她说道:“不能了。没有就没有,也没影响很大。”

    我说道:“很大好吗。”

    她说道:“接也接不了了。还能怎么样。”

    我说道:“痛吗。”

    她说道:“不痛。”

    她是一个真正的能够控制得住自己所有的浴望的人,一个能克制自己,隐忍自己的人。

    她才是真正的神。

    就是柳智慧,也都有控制不住自己七情六欲的时候,但是程澄澄,真正的超脱了自我。

    她的身体,思想,灵魂,都不是同一个身体里面同时存在的。

    假如我被炸得手都没了,我还能忍着疼打电话,如无其事的样子说话?

    不可能的事。

    我会痛死。

    别说什么一只手掌,当时砍我一根指头,已经让我疼得要晕厥了。

    我说道:“我挺想安慰你几句,但这样子,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说道:“没事。”

    她如此的镇静淡定,如同个没事人一样。

    缺了一只手,对她来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别的女孩子,害怕毁容,四联集团的人特别 喜欢用这招对付女孩子,包括我也是,但是如果这么要挟程澄澄,估计她是一点都不怕,她根本就视自己的身体生命如草芥。

    不怕疼,也不怕死,既然不怕死,既然不怕消失,那一切事物,也就变得无所谓了,包括一切的受伤死亡的威胁,她当然也不怕了。

    我说道:“你是我一个挺尊重的人,我觉得如果你要走正道的话,也能赚很多钱,你不需要去走这些邪门歪道。”

    她说道:“生命邪门歪道。”

    我说道:“犯法的事。”

    她说道:“犯法,是的犯法。我做的事,对你们来说是犯法的。可你有没有看到,我在造福很多人。”

    我说道:“靠。还说这个。你是造福很多人,吸毒的人,造福了?”

    她说道:“造福了。是他们求我们要的。”

    好,这个真理,说的我无法反驳。

    照她这么说的话,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正道。

    我说道:“说真的,站在私交的角度看,我很想劝你早点隐藏离开逃走,躲起来,也不想看到你被抓起来,执行死刑。”

    程澄澄说道:“谢谢关心。但我不需要。”

    我长叹一口气,说道:“好吧,那你也,自己好自为之吧,祝你好运。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可以和我说,我安排一些医术好的医生来。”

    她说道:“我的医生都是国际上医术最先进的医生。”

    我说道:“那我就没话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