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2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明珠休息了。

    我走出了外面。

    爱,是相互的。

    爱情需要疼人,自己也需要被疼,假如自己只有付出,没有得到等应的回报,迟早会心理失衡。

    黑明珠便是失衡了。

    她的爱是十分的狂烈勇往直前,她说不会放弃,但是最终还是被伤到了心。

    没有哪个人真的会对爱情只付出不索取回报,一切的付出,都是为了得到,假如付出被辜负,那便伤了心。

    黑明珠是伤了心。

    她的爱,气势如虹,让我自己看着都羡慕能够爱的那么轰烈洒脱,但洒脱也只是表面的,心里没有芥蒂,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她真的伤了心。

    不光是孩子,不光是说我没有好好陪她,还有我心里的爱谁的摇摆不定。

    爱情本身就是一件纯粹的事情,假如一个人游移于多个人之间,只能说那另外的人没有走进ta的心底。

    黑明珠确实走进了我的心中,却没有走进到心底,而贺兰婷,是彻底的占据了我的心底。

    直到确认黑明珠睡着了,我才出了病房。

    黑明珠爷爷盯着我看着,他站着,就这么盯着我看。

    我说道:“你要是打我,我也毫无怨言。”

    他说道:“你过来。”

    他拄着拐杖往前走,往走廊那边走,这个倔强的老头子,终于也拐杖不离身了。

    他的确是老了,不服老是不行的。

    到了走廊的那边尽头,他站住了,背对着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并不知道黑明珠有了我的孩子。

    他只知道,黑明珠被杀手狙击枪追杀,逃命过程中被车撞倒了流产。

    我说道:“孩子是我的,我造成的。”

    他低着头,不说话。

    我说道:“我没有保护好她,我的错。”

    他说道:“孽缘。”

    孽缘。

    好吧,是孽缘。

    接着,他说道:“你们的事,我不想管,一点也不想管。我看见我就头疼。可是你呀你,你能不让她那么难受吗!”

    我说道:“对不起,爷爷。”

    他说道:“这苦命的孩子。”

    他在叹黑明珠命苦。

    我说道:“我以后,会好好照顾她。”

    说得我自己都心虚,我只要在她面前,我就只会伤到她。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干脆离开,谁也不靠近的好。

    但这样子怎么行,两个女人都重伤,两个女人都住院,我怎么能离开。

    先把她们照顾好了再考虑什么鬼爱情吧。

    去了贺兰婷那边看望贺兰婷。

    她已经休息得很好了。

    当看到我进来的时候,她难得的露出了她的微笑。

    冰山雪莲开花了。

    我走进来,拉了个凳子坐在她的床头,然后给她削平果。

    削好了苹果,我给了她。

    贺兰婷说道:“你吃吧,我不饿,也不渴。”

    我说道:“好。”

    我咬了一口,吃了起来。

    贺兰婷说道:“抓到人了。”

    我说道:“是啊,抓到了。”

    她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

    我说道:“不想让你又跑出去,所以我没让他们告诉你。”

    贺兰婷说道:“累吗。”

    我一怔,她极少有关心我的时刻。

    爱情,说来无非都是两个凡夫俗子之间的普通生活,都会体现在互相的关心上,就是累不累,饿不饿,冷不冷。

    明知道你吃了饭,还问你饿不饿,明知道你穿了衣服,还叮嘱你多穿衣服,明知道你刚睡醒,还会关心你有没有睡好。

    我又咬了两口,贺兰婷是要变了性格吗。

    我说道:“你突然这样子,我有点不习惯。”

    不是有点不习惯,我是根本不习惯这样子。

    我根本不习惯她变成这么温柔的样子,这么温柔的对我的态度。

    贺兰婷说道:“我也可以变温柔,我也会谈恋爱。”

    我说道:“之前看你就不会谈。”

    她说道:“女人谈恋爱,智商会降低。”

    我明白她的意思了,她是说,如果她谈了恋爱,智商会变低,在她那么忙着对付四联集团的时候,她根本不能分出心来,根本不能。

    我说道:“那我明白了。那现在这样子,是你假装的,还是你真情流露?”

    她脸板起来:“假装。”

    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没有那么温柔。”

    贺兰婷说道:“是,我不温柔。”

    她看着我。

    我看着贺兰婷,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心里想着太多的东西。

    我本来想握着她的手,但是还是没有伸出手。

    我问道:“当时你在海上,我游泳进去发现你,你和我说,说强忍着不死,是因为有事要和我说,请问,是什么事啊。”

    贺兰婷说道:“请问?”

    我说道:“是啊,请问。”

    贺兰婷说道:“哦,真客气。”

    我说道:“那是啊。”

    她一下子就能感觉得到我有点微妙改变的情绪,问我道:“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她以为我和黑明珠缠棉上了,所以会这么问。

    我说道:“没有,什么也没有做。你倒是回答我啊。”

    贺兰婷说道:“没什么想跟你说的,就是不想死。就忍着不死。”

    我说道:“你不说。”

    贺兰婷说道:“你也不说。”

    我说道:“好,我说。黑明珠怀了我的孩子,被林斌派人追杀,被车撞了,命保住,孩子没有了,然后我之前想着和她结婚的,因为她不想留着孩子。”

    贺兰婷打断我的话:“你想和她结婚,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她?”

    我沉默片刻,说道:“有点吧,毕竟我自己有错。”

    我不想说我想着,干脆谁都不要,但这个念头能想到,我能做得到吗。

    贺兰婷说道:“知道那天晚上我飘着海面上,在每次要晕过去的时候,是什么让我坚持的吗。”

    我说道:“不知道。”

    她说道:“见你最后一面。”

    我说道:“是,是吗?”

    她说道:“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你。之前让你进监狱来,我没有想着说要报复你,你心里会这么认为我吗。”

    贺兰婷本身是个善良的人,以前觉得她是那种冷酷无情,谁惹她她就灭谁的人,但我真的错怪她,以前对她不了解,现在看来,她确实不会做出那样子的事。

    我说道:“以前我错怪了你了,对不起。”

    贺兰婷说道:“你问我为什么不能好好和你谈恋爱,我和你说过,我不是黑明珠我羡慕黑明珠,她们很自由,不会像我一样。”

    我说道:“现在都知道了。”

    贺兰婷说道:“以前我对你不好,以后我会补偿回来。”

    她看着我,温情脉脉。

    我说道:“可是,你能放下这些心结吗。”

    她问我:“什么心结。”

    我说道:“黑明珠和我之间的那个事。”

    她说道:“那不怪你,已经过去了。除非,你现在还惦记着她。”

    我说道:“可我就还是挺惦记着她,我心里很乱,她有了我的孩子,然后现在孩子没有了。”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我。

    我说道:“我需要一些时间去处理自己心里的这些问题。”

    贺兰婷说道:“你连自己爱谁你都不知道?这还用考虑吗。爱谁,就勇敢去追。走下去。”

    我说道:“我。对不起。”

    贺兰婷问:“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我们还是,先做朋友吧。”

    她皱起眉头:“朋友?”

    我说道:“是啊,我们,还是先做朋友吧,我,我实在谁都不想对不起,我一直都在伤害你们。”

    她说道:“我不缺朋友。”

    我说道:“先做朋友,如果可以的话,这辈子只是做朋友,也,挺好的吧。”

    她瞪着我,盯着我的眼睛。

    我先退出来了外面,看出来,贺兰婷还有很多话想和我说。

    但我说了我们先做朋友之后,她心里面的所有的话,都倒不出来了。

    我站在角落的阳台处,抽着烟,看着远方。

    前面的路,该何去何从,我该怎么选择。

    林斌已经消灭了,我肩上的重负放了下来,我对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早已厌倦,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回到宠物店去给宠物洗澡。

    可虽然心里这么想,过惯了这有钱生活的我,又怎么能退得回去到那一步,每个月领那几千块钱的工资。

    也许我可以自己做点事业,不太大的事业,远离这打打杀杀的江湖。

    但一个人走到哪里,哪里又不是江湖?

    阿楠走过来,对我说道:“张总,明珠姐出院了。”

    我一愣,说道:“出院了?不会吧,她不是要留院观察吗。”

    阿楠说道:“他们说她出院了,已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刚才在里面,我没有敢叫你。”

    我说道:“这种事你就叫我啊,干嘛不敢叫!”

    黑明珠还很虚弱,刚才是睡了一下,这还没睡醒吧,还是睡醒了,就立刻出院了,她还需要留院观察治疗。

    我赶紧给黑明珠打电话过去,她倒是接了,我问她怎么出院了。

    黑明珠说她想回家静一静,回她爷爷那里的家。

    不想呆在医院。

    还说叫我先不要去看她,她心情不是很好。

    心情不好,就叫我不要去看望?

    黑明珠在想着什么。

    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心里难受受不了,也不能一个人自己扛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