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1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即使我想要娶贺兰婷,她即使愿意嫁,那黑明珠呢,还怀了我孩子。

    然后,朱丽花呢。

    贺兰婷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要死了,她说道:“你说话!”

    我说道:“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贺兰婷说道:“你死之前,你还在想别的女人?”

    我说道:“我,我是想了,对不起那些被我辜负的女人。还有你。我觉得我认识你很幸福,很幸运。我觉得我不能死,但是,人的死应该不可以忍着的吧。”

    我有点晕沉沉,眼睛看东西开始模糊。

    失血过多便是如此。

    贺兰婷说道:“我不想认识你,我更不想 你给我挡子弹,我不想欠着你!”

    我说道:“呵呵,那,没事,我不认为你欠着我,是我欠你的,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个专一的对你好的好男人。这一生是不行了,即使我还能活下来,也不可能是个专一的男人。打死我吧。”

    我盯着她的眼睛。

    她扒开我的衣服看,有防弹衣。

    她皱起眉毛看着我:“你已经穿了防弹衣?”

    她在问我。

    我笑笑:“是啊,我逗你玩的。”

    她一把把我推开,我重重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真的很疼。

    幸好是穿了防弹衣,但为什么还能打穿进去?

    贺兰婷看我不像作假,问题是流了那么多血。

    从河里面,到河岸上,地上。

    我说道:“其实我穿了防弹衣,但我想不通为什么,好像打进了身体里。”

    她把我后背衣服拉下来一看,说道:“没有防弹衣,你身体会被打穿一个大洞。子弹穿进去了,不是很深。”

    我问道:“会死吗。”

    她说道:“流血过多,会。”

    她擦掉了眼泪。

    我看看贺兰婷,说道:“你那么淡定。”

    她说道:“死了也好,不然,你活着让我难受。”

    我说道:“喂,你,你!”

    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贺兰婷随之说道:“你死了,我会和包不凡结婚,你那几个女人,我会有安排的。”

    我指着贺兰婷:“你你,你安排什么。”

    她狠狠说道:“程澄澄,柳智慧,黑明珠,她们谁手上没有几条人命。”

    我说道:“为什么,她们帮助过你。”

    她说道:“我恨她们。”

    我说道:“好,很好。你说的。”

    我忍着疼痛,说道:“你嫁给谁我不管,但是,能不能放她们一马。”

    贺兰婷说道:“不可能。”

    女保镖带着我们明珠的人抬着一个长凳下来,把我搬到长凳上,接着抬着我跑回去上面,送去了医院。

    我竟然没晕过去,失血那么多。

    一直到输血,输液,慢慢的整个人又精神过来。

    我没死。

    我这个她们眼中的渣男,竟然没死。

    俗话说,坏蛋活千年,就是说我这样子的吗。

    推出急救室,然后推进了病房。

    又是黑明珠在病床前,看着我。

    我说道:“我没事。”

    这次,却不见了贺兰婷。

    我问道:“她呢。”

    黑明珠说道:“知道你没事,她走了。”

    我看看黑明珠,她淡定得很。

    我说道:“我都要死了,你还不慌一下啊。”

    她说道:“这不还没死吗。”

    我说道:“我晕了,服了你了。哈哈。”

    我笑了。

    她也笑了。

    她说道:“你这种人,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死,到九十岁头花发白都出来嫖的那种变老的坏人。”

    我说道:“你骂我呢。”

    她笑着说道:“看你那样子就是了。”

    我说道:“行,我们在一起,然后不用等到九十岁出来,我隔九天就去一次了。”

    她说道:“阉了你。”

    我说道:“来吧,反正,早就不想做人了。”

    她说道:“刚才我在桥上面,看到你们说很多话,情话吧。”

    我说道:“那你干嘛不下来,我都快死了。”

    她说道:“我知道你死不了。”

    我说道:“这你都知道,我都流了那么多血。”

    她说道:“我不想你死,所以,你肯定不会死。我也不想下去打扰你说情话。”

    我说道:“什么鬼情话。”

    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和贺兰婷说情话,后面她说什么弄死黑明珠,弄程澄澄柳智慧什么的,气得我都要和她对骂起来。

    不过不对啊,她为什么那时候跟我说这些,即使是真的那么想,以她的性格,也不会说出来才是啊。

    再说了,她想整死程澄澄柳智慧黑明珠?她动她们其中一个人,她们三个一定联手起来对付贺兰婷,贺兰婷能整得了她们吗。

    不太可能。

    那那时候说这些,什么意思?

    气我,激我,怕我闭上了眼睛。

    这贺兰婷,从来都是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

    还说什么找包不凡结婚,这气得到我吗。除非说找文浩结婚,那我还真的会气。

    黑明珠问:“没有说情话?”

    我说道:“她住院的时候,我就跟她说,我们算了吧,她只是哭。”

    对哦,贺兰婷还带着病呢。

    那她跑去哪儿了?

    我问:“她去哪了?她还病着呢。”

    黑明珠说道:“他们的人在搜索第二座山的时候,有十几个警察中了埋伏,踩了雷,死了人了,不知道死了多少,她急忙过去了。”

    我问:“林斌呢?还是没消息吗。”

    黑明珠说道:“没有在那些追你们的人群中,那些人,被我们抓了不少,他们是林斌的手下,林斌让他们这么做,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林斌到底在哪。”

    我说道:“这老狐狸,简直是够狡猾的了。难道说,是在那他放埋伏的地方?”

    黑明珠说道:“目前最大的怀疑地点是那里。”

    我说道:“把人都支开了,遇到对方声东击西,直捣黄龙,我们根本抵挡不住啊。”

    黑明珠说道:“我带了不少人,你放心了。”

    我问:“那贺兰婷呢?”

    黑明珠皱起了眉头,然后一个叮咚敲在我额头上。

    我说道:“哎呀,干嘛打我。”

    黑明珠说道:“我在这里,在你面前,你一醒来你就问她她她,我呢!”

    我说道:“那,那她病了嘛。你现在好好的,如果你病了,我也会问你啊。我也会向她问你啊。”

    她说道:“没良心。”

    我嘻嘻笑笑,说道:“别气嘛,我也是担心她呢。万一她路上病倒呢,或者被林斌又知道了她的行程呢。”

    黑明珠说道:“放心,她这次带着很多人。饿吗。”

    是有点饿了。

    黑明珠让人打包上来一些吃的,吃了之后,昏昏欲睡,便睡下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做了个噩梦,也许真的是冥冥中有注定,一个小孩子,婴童那种小孩子,看起来眼睛很大,很可爱,像谁?眼睛像是贺兰婷,但是仔细看看,是像黑明珠,一样的眼睛,是个小女孩,一岁这样,穿着一身白色的可爱的卡哇伊童装,慢慢的爬到我病床前,然后她沿着床脚爬起来,微笑着看着我,伸手向我让我抱抱,我伸手向她,突然间,她的两个可爱的小牙齿,猛的变成獠牙,而两只小手,变成了利爪,那双眼睛,那张脸,如同贞子一样,恐怖变形。

    我大叫一声,猛的惊醒过来。

    气喘吁吁的坐了起来,看着窗外的太阳,这是什么时候了?

    有人推门进来,是吴凯和阿楠。

    他们以为我被人行刺了。

    我擦掉脸上,额头上的汗水,这太热了,盖的棉被太厚,让我出汗,直接做了个可怕的梦。

    我对吴凯和阿楠说道:“我没事。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他们见我没事,出去了,带上了门。

    我又叫他们进来,给我点了一支烟,刚点上,有个护士刚好过来查房,逼我灭掉了烟。

    我猛吸两口,然后灭掉烟头。

    回想着刚才的那个噩梦,小孩子?婴童,婴儿。

    然后,她竟然张牙舞爪的,本来是可爱的模样,很像黑明珠,特别那眼睛,是个小女孩。

    她要和我抱抱,接着突然的在我即将碰到她的时候,变成厉鬼,吓唬我,可是她也没有扑向我。

    我就被惊醒了吓醒了。

    这都什么梦啊。

    我想了想,是跟黑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有关系的。

    她怀了我的孩子。

    她想打掉孩子,然后我不太愿意。

    我虽然不想那么早就有孩子,因为我还年轻,我还没结婚,但是我要负责,这毕竟是孩子,再者,让黑明珠打掉孩子,很残忍,可如果生下来,我不能照顾她们母子,也很残忍。

    好吧,我只能做出一个选择了。

    无论贺兰婷和朱丽花怎样子,我都先选择黑明珠。

    但我会明确告诉黑明珠,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叫来他们,问黑明珠去哪儿了。

    他们说不知道。

    我打电话给黑明珠,她挂断我的电话。

    去哪儿了?

    她很少挂断我电话,尤其是在这段敏感期危险期,敌人的疯狂反扑期,他极少极少挂断我电话的。

    去哪儿了?

    该不是出事了吧。

    我打电话给了张自。

    我问张自在哪。

    张自有点支支吾吾,然后说道:“我们在公司里。”

    我说道:“在干嘛呢。”

    听声音不对劲啊。

    我问:“你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张自这下子说道:“她不让我说,我忍不了了,她进去手术,拿掉孩子。你,你快来吧。”

    我说道:“靠!你怎么不和我说!”

    张自说道:“她不让我和你说。”

    我急忙问位置,就在我所在的这家医院妇产科里。

    我对张自说道:“手术还没做是吧。”

    张自说道:“刚轮到她进去了。”

    我大叫:“把她给我拉出来!我马上到!”

    我急忙下了床,去妇产科找黑明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