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1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兰婷盯着我足足有三分钟左右。

    我说道:“身体重要,身体是本钱,没有身体,什么都没有了。你总是逞强,知道你很强了,但是身体是扛不过精神的坚强的,让你倒,你真的就倒了。”

    贺兰婷闭上了眼睛。

    似乎并不是很想跟我说话。

    我说道:“看你这样子,我很心疼,真的很心疼。”

    想起柳智慧跟我说的,贺兰婷因为见过太多的自己身边人倒下,自己的战友倒下,为了避免自己也倒下,为了保护战友,她必须要勇敢,必须倔强,对待身边的人,特别是对我,她的脾气就情不自禁的差了起来。

    现在是收网的关键时刻,虽然说林斌抓不到,那些人也会一样的伏法,可是很多罪恶就挖不出来了,只有抓到林斌,这个他们这帮利益集团的利益代言人,才能把这整个案子整个大萝卜给拔出来。

    整个案情才会真正的清晰明朗,大白于天下。

    林斌抓到了,才能给死伤的战友们亲戚朋友们复仇。

    林斌抓到了,才能出我们这口气。

    林斌抓到了,这个罪恶的源头才会彻底消除。

    林斌抓到了,我们的威胁才会真正的解除,也才能把小凌救出来。只要抓不到他,这家伙始终像个魔鬼一样游荡在我们身旁,不知道哪天突然跳出来要吃我们。

    抓不抓得到林斌,我们谁也不知道,尽人事听天命吧。

    贺兰婷又要起来。

    我问道:“又怎么了。”

    她说道:“我要去洗手间。”

    我扶着她起来,她根本就站不稳,站着都摇摇晃晃要摔倒的那种样子。

    扶着她,到了洗手间。

    进去了之后,她也无法自己坐下来,那也都站不直了也就无法自己脱裤子了。

    我帮她脱裤子,她还害羞。

    坐下来后,她让我出去,让我离远一点,不然她不方便。

    我走远处去。

    一会儿后她说好了,我才去扶着她出来。

    扶着到了床上去。

    贺兰婷说道:“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这样子脆弱。”

    我说道:“那倒不是,你无数次在别人面前那样子脆弱,你从生下来的那几年,就在你父母面前这么脆弱,你吃喝拉撒,都是他们给你处理。”

    贺兰婷说道:“我说长大了。”

    我说道:“那也没什么,我们关系,是和别人有点不同吧。”

    贺兰婷问我:“什么不同。”

    我问道:“你觉得我们之间,有爱情吗。”

    贺兰婷说道:“我有,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如果你是爱情,怎么能爱那么多。”

    又扯到我多情这话题上去了。

    我不谈这个话题,我说道:“爱情呢,三毛说的,爱情如果不落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真正的爱情,就是不紧张,就是可以在他面前无所顾忌地打嗝、放屁、挖耳朵、流鼻涕;真正爱你的人,就是那个你可以不洗脸、不梳头、不化妆见到的那个人。那个能让你展示最真实自己的人。从陌生到熟悉,从小心翼翼到没有遮掩顾忌,即使相互嫌弃却依然不离不弃。”

    贺兰婷说道:“还是要保持距离,没有神秘,没有空间,没有尊重。”

    我说道:“行,那你一直对我保持距离,保持神秘,保持空间,我也会一直对你保持尊重。”

    贺兰婷说道:“你那么喜欢和我抬杠是不是。”

    我说道:“这倒没有,你发觉吗,那些在爱情中照顾对方的,也和父母照顾自己孩子,孩子照顾年迈父母一样差不多。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亲情的成分。”

    贺兰婷说道:“不知道,我还没走到过那一步。”

    我说道:“以后有了伴侣,谁都会走到那一步。”

    贺兰婷笑笑,然后看着我:“你吗。”

    是啊,是我吗。

    也许不会是我吧。

    我这样子的人,能陪着她走到那一步吗,白头偕老,相互扶持,一直到死。

    我说道:“我觉得,我没有那份和你死磕到老的勇气了,现在。”

    贺兰婷说道:“爱情应该是纯粹的,如果一个人在众多选择对象那里游离,说明别人从未走进过他的内心,爱情是独一的,唯一的,排外的。她就是她,不会再变。”

    我明白她什么意思,还是说我这个人太花心,太多情。

    我低着头,惭愧的说道:“对,我就是你说的这种人,爱,但并不纯粹。有时候,觉得电视上演的戏,很简单,最后的结局,都是男女主角好好在一起,然后全剧终,从此男主女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的结局,永远都只有一个结局,男主和女主是相爱的,而且彼此选择对方,哪怕对方已经死去,就像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城堡里一样。可是现实中,即使结了婚,从此幸福生活到老的也极少,所以才有什么金婚,钻石婚,白头偕老这种说法,三分之一的人会离婚,他们难道不爱吗?爱过了,但都能变了。我觉得,我不适合你。不是你不好,而是我们不适合。”

    我打算对贺兰婷放弃了,虽然心里面还是很喜欢她的。

    她说得对,爱应该是唯一的,可我做不到。

    她不是唯一一个走进我心里的人,她是这些个女人中其中一个走进我心里的人,她是这几个走进我心里的女人中我最爱的那个人。

    这是我第二次和她说我们不适合了。

    我没办法抛弃朱丽花不管,也放不下黑明珠。

    她认为爱是纯净的,唯一的,排外的,当然我也认为她说的是对的。

    可是我没法做到。

    贺兰婷问我道:“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说道:“我不忍心看到她们难过。”

    贺兰婷说道:“那你忍心看到我难过。”

    我捂着了脸,说道:“头好痛,我们聊点别的话题吧。”

    贺兰婷说道:“你拒绝我。”

    我说道:“是,我拒绝你。”

    贺兰婷说道:“你狠心对我,你又还在这里照顾我。”

    我说道:“作为我的恩人,和我的好朋友,好战友,我。”

    她没等我说完打断我的话:“你说你不喜欢我。”

    我说道:“我是喜欢你爱你,所以你生病我不顾一切先来你身旁你懂吧。”

    她问我:“爱我又怎么这么对我。”

    我说道:“算了,我不想说了,我,你怎么骂我都行吧。”

    贺兰婷躺好,转身过去背对着了我。

    一会儿后,我坐着太累,便站起来换个姿势坐下,谁料到看到她背对着我,却在哭,我一看,她眼里都是泪水。

    我问:“怎么了。”

    问了两声她不回我。

    我伸手过去,她推我的手出来。

    当我又要伸手过去的时候,她转身过来,看着我,泪眼汪汪。

    这强如贺兰婷,也有哭泣的时候?

    我问道:“怎么了。”

    看着她这样子,我挺心疼。

    我问她,她也不说,只是轻轻摇头。

    坐下来静静一想,便也知道她伤心什么了。

    她是无法承受得了我那么花心的,不可能接受得了我拥有别人的想法和做法,她的爱情必须是纯净的,唯一的,排他的,不能沾染任何一点点的杂质。

    而我还说出了我的答案,我想拥有的,并不是她而已,而且我还想放弃了她。

    我们,今后只是朋友。

    她便伤心了。

    看着她那么伤心,我很难过,但我又挺无奈的,因为我既然这么选择了,就只能放弃她,我想抱抱她安慰安慰她,但我没有去做。

    我走出了外面,点了一支烟抽着。

    围剿林斌的行动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已经抓了山林中的一些人,他们那些做手下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问林斌在哪,他们连林斌也不认识,只说是哪个哪个头目叫他们一起来这里呆着。

    突然间,病房门开了,贺兰婷对我说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我问道:“怎么了。”

    贺兰婷说道:“事情有点不对劲。”

    我问道:“哪儿不对劲啊?”

    贺兰婷说道:“我们的人进去包围搜索林斌的人,抓到的人都不知道林斌在哪,没有一点点任何的林斌的消息。如果他们说的是假话,林斌可能在这三个丛林中,如果他们说的是真话,他们不知道林斌在哪,那就是林斌释放的烟雾弹,他要不借助这诡计逃跑,要不就是来找我们。调虎离山。他现在很难逃出去,各道路路口都封锁锁死,各个天网,监控都盯着。他要找我们,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拿我们当人质。”

    我说道:“这个?有可能吗。如果我是他,能逃出去早就逃了吧,以他的能力,逃过天网布控不难啊。”

    贺兰婷说道:“假如他要报仇呢?我们把他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创立的财富王国消灭了,他对我们有多大仇恨?挟持我们也更能方便他出逃。”

    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有可能来这里?”

    贺兰婷说是。

    我说道:“他能找来这里?”

    贺兰婷说道:“别忘了,我们的人中,很可能有对方的间谍。”

    现在我们大部分人马都去了那三个地方,只有她的女保镖,还有吴凯阿楠等几个人陪着我们。

    若是林斌派出十几个二十个亡命之徒找上来,后果很严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