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8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搞什么鬼。

    让他们再打,却已经联系不上了。

    船身摇晃得厉害,海上风呼呼作响,而海浪击打在船身上,那撞击的声音如此巨大,轰轰的,似乎是要把船给打散。

    我问船员:“没事吧?”

    他们说从来没经历过那么大的风浪,平时有台风的天气预报,他们都不出海的。

    我问:“那现在你们还开出这里来?”

    他们说他们也没想到台风比预报来得快来得猛烈。

    好吧,我无话可说。

    这本身不是他们的错,是我们的问题。

    我让他们再次联系程澄澄,问程澄澄他们什么情况,可是已经联系不上了。

    我问船员程澄澄到哪儿了,他们说不知道。

    看起来一个一个的如临大敌,脸色都变了。

    我回去了船舱贺兰婷那边,他们已经停止审讯,把船舱的各间小房间的门都锁好,仪器都收好了。

    我摇摇晃晃的扶着墙走到贺兰婷面前,她看了看我,然后说道:“台风来了。”

    淡淡的,很恬静。

    我说道:“是啊,台风来了。”

    船员们纷纷拿着救生衣过来给我们穿上。

    我看着救生衣,问他们道:“这个是啥意思啊请问?”

    船要沉了吗?

    我们要上演泰坦尼克号吗。

    我看着贺兰婷。

    贺兰婷拿了救生衣穿起来,众人都穿了救生衣。

    船员说以防万一。

    我呵呵一笑,我们出来挑对日子了。

    我穿好了救生衣。

    在船员的安排下,我们靠了那个有把手的墙边,抓着把手坐下来。

    船只不仅是摇摆,还有倾覆的可能,万一翻了,那真的是泰坦尼克号了。

    贺兰婷问我道:“她呢?”

    我问:“她?她在她爷爷那里。”

    贺兰婷说道:“程澄澄。”

    哦,不是问黑明珠啊。

    我说道:“她也遭到了大风浪,刚才还联系上,说要找个靠得最近的岛屿靠岸,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断线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怎样了。”

    贺兰婷说道:“小船。”

    我说道:“对,游艇,比我们这个船小了太多太多了,真担心她。”

    我拿出手机,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突然一个大浪打来,船只很重的摇晃了一下,我手中的手机飞出去掉落在地靠近了门边,我急忙过去捡手机,贺兰婷拉住我:“坐下!”

    我说道:“没事。”

    我过去捡起了手机,船员们突然跑过来,打开那个铁门,铁门外,就是甲板上了,打开了门,台风呼呼往船里吹,海水往船舱里溅进来。

    我大声问:“干嘛呢!”

    他们不理我,打开了铁门,外面有人冲了进来,是跌跌撞撞倒进来的,其中最先的一个,扑进了我的怀中,把我扑倒在地,巨大的冲劲使得我两抱着倒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圈。

    我的头撞在了墙上,疼得我几乎要晕过去。

    外面的风太大了,把他们冲进来了。

    这身材,这感觉,这身段,这香味?

    程澄澄。

    她压在我的身上,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颇有许晴的几分味道。

    她头发上的海水雨水滴在我的脸上,她全身湿透。

    我问:“你没事吧。”

    手下们急忙过来扶他们的教主,但是船一下子又被浪打中,整个船只侧了一下,她本来要爬起来的,这下子又压在了我的身上,嘴巴就刚好吻上了我的嘴唇。

    完全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真的就是这么吻上去了。

    她急忙挣扎坐起来,但是船只还在摇晃。

    然后等船只平稳,才爬了起来,她的手下急忙扶着她站起来,大喊着送她进一个房间去换衣服去了。

    我急忙爬起来,然后过去刚才贺兰婷的身旁,坐下来,抓紧了扶手。

    我看了看贺兰婷,她也在看着我。

    接着,她伸手过来,擦了我的嘴唇一下,然后摊开手掌给我看。

    口红?

    是红色的口红。

    我的嘴唇嘴角上,是程澄澄刚才吻过我留下来的唇印。

    我说道:“这?我们不是故意的。”

    她说道:“这大风浪里,危难之际,上船之前她还涂了口红。涂给谁看?”

    我说道:“我不知道,难道是给我吗。”

    贺兰婷说道:“很抢手嘛。”

    我说道:“一般一般,全市第三。”

    我用力擦了擦脸上的唇印,应该干净了吧。

    贺兰婷说道:“留着纪念也好啊。”

    我说道:“不用了,怕是某些爱慕我的女人看见了,会吃醋的。”

    贺兰婷说道:“是吗。”

    我说道:“也许是。”

    风浪实在太大,程澄澄的船根本就没有走远,而离最近的岛还很远,他们只能开回来把游艇绑在了这大船上,大风浪里,游艇显得十分的渺小,容易翻船,大船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可即使是大船,在这大风浪里,还是十分的可怕,因为感觉得到有时候船只会有倾覆的可能。

    我说道:“老天没眼,我那么帅,还要受这种折磨。”

    贺兰婷没搭话。

    趁着他们的人都不在,程澄澄也不在这里,我靠近贺兰婷问道:“话说,如果在这里船上待个两三天,她不会把你们的人的脑子都给洗了吧。”

    贺兰婷白了我一眼。

    我悻悻然说道:“看来你很不想见到她。”

    一会儿后,程澄澄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牛仔裤,还是黑色外套,出来了。

    出来后,她的手下马上给她穿上了救生衣。

    她到了我的身旁,抓着扶手,坐在了我的身旁,对我说道:“船进水了。”

    我说道:“什么意思。”

    她说道:“照这样下去,船会沉。”

    我呵呵一笑,说道:“开什么玩笑,会沉?你说翻了我还相信,沉我就不相信了。”

    程澄澄看着我,认真的看着我,好像真的会沉的样子。

    我说道:“真的假的?”

    她还是认真的看着我。

    好,既然是真的,那就,死在这里?

    葬身海里?

    我看看贺兰婷,说道:“我们两个,要演泰坦尼克号的现实版了。”

    贺兰婷说道:“你们吗?”

    我说道:“我和你。”

    贺兰婷把头偏向一边,看向别处。

    贺兰婷没有恐惧的样子,那些警察中,除了个别警察显得有些怕,其余人例如铁虎这些,经历过太多的人,心理素质贼好,根本就不会害怕。

    还有程澄澄的手下们,也没有恐惧的样子,倒是船员们有些怕。

    相当镇静的,还有程澄澄。

    不过程澄澄和她的那些教徒,怎么可能会怕死?他们还迫不及待想去死呢。

    我问程澄澄说道:“就这么死了,恐怕,你不甘心吧。”

    程澄澄说道:“死就死了,有什么甘心不甘心。”

    我说道:“世上还有那么美妙的东西,你还有那么多的钱,你舍得死吗。”

    她笑笑,看着我,问道:“要把我的脑洗了吗。”

    我说道:“这倒不是,你给我洗了还差不多。”

    船只还在暴风雨中倾斜上下左右摆动,完全是没有了任何方向,根本无法航行。

    我问道:“真的要沉吗?”

    程澄澄说道:“他们在排水。”

    但愿能把水排出去。

    竟然有人哭?

    谁?

    贺兰婷的手下,一个女的,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子,估计刚毕业吧。

    这大暴风雨中,让他们感到了可怕。

    大自然的力量,还是要敬畏的。

    我们当时也无可选择,否则,谁他妈那么不要命跑出海来迎接暴风雨。

    铁虎一个手下对他们哭泣的两个人说道:“哭大声点,让大家伙瞧瞧,你们是多有出息。别人还不哭,我们却是先哭起来了。”

    贺兰婷对那人说道:“人之常情,经历过就好,不要再说他们。”

    那人急忙说是。

    我对贺兰婷说道:“话说,你对你手下那么的体贴爱护,为什么对我就一点也不好。”

    贺兰婷说道:“是,别人都对你好,我对你不好!”

    我说道:“你对我的态度确实,要改变一下。”

    贺兰婷说道:“改不了,你觉得我态度不好,别靠近我。”

    她干嘛呢?

    那么生气呢。

    我想了想,是不是刚才吃了程澄澄的醋了,那一吻。

    可那人家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好,吃醋,那就先吃醋吧,等会儿再哄。

    我问贺兰婷道:“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我说真的你相信吗。”

    贺兰婷没说话。

    我说道:“就算真死了,能和你一起死,我也觉得这人生,算可以了。”

    贺兰婷说道:“你自己死,我才不会。”

    我笑了笑,靠近她很近说道:“我婷儿吃醋了嘛?”

    她推开了我的头。

    就在这时候,船只遭遇到了最大的大浪的打击,轰的一下,整艘船侧起来,几乎要翻了,如果不是抓着扶手,人都要飞出去了悬起来了。

    贺兰婷那边的扶手,连根拔起,她被甩了过去,我没抓到她,她一下子重重的撞到了对面的那边墙上去。

    等船只平稳回来,我急忙过去扶着她,叫她的名字,她闭着双眼,失去了知觉。

    晕了?

    我急忙检查她,还有铁虎他们过来给她进行检查,发现,真的晕过去了,头上撞在了墙上,就是头部,一摸头上,起了好大的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