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7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晓宁轻轻说道:“知道,她们还跟我说,让我来策划,一起离开。这给越狱手册的人算是找对人,这个女囚一直在想办法越狱。她是我其中的一个手下,管着两个监室的小头目。”

    我说道:“哦,好吧。放心我不会跟人家说这个事的,绝对不会。可我怕她们,就是管理监狱的那些人来逼着你,说你是知道的话,怕你误会是我说出去的。”

    高晓宁说道:“我知道你什么人品,别跟我打预防针,我相信得过你,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说。”

    我说道:“哦,好,谢谢信任,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

    高晓宁说道:“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了这些事,不劝阻她们,也不报上去吗。”

    我说道:“你是她们大姐大,你报上去,说自己的小弟要越狱,这你还怎么当老大是吧。至于你不劝阻?难道是希望她们能逃出去了?”

    高晓宁说道:“这个越狱手册我也都看过,逃出去的可能性不算很大,她们也算是幸运,我为什么要去冒险呢?即使逃出去监狱外面了,又能跑多远?天罗地网,跑不了的。我好好坐在这里减刑,早点出去。我跟她们说过,很难,不算是阻止吧,心里很想阻止,因为她们根本跑不了。”

    我说道:“她们还冒险选择逃跑。”

    高晓宁说道:“在这里关久了,这种想要逃离的迫切滋味,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哪怕是出去一天,都是幸福的。”

    这倒是,这些都是刑期十几年以上的女囚们,刑期长,看着出狱的日子遥遥无期,在这里度秒如年,坐不住了,想外面的世界,想外面的人,想吃想喝想家人想自由想男人,总之,外面的一切都是好的幸福的,一颗被禁锢而渐渐枯萎的心,一旦想到能出去,谁不蠢蠢欲动,胆大的和已经受不了的,立即付诸行动了。

    我点头,同意高晓宁的说法。

    出去一天,都是幸福的,自由一天,也是幸福的。

    但是她们将会面临更加严重的刑罚。

    只是那时候的她们,加一年两年,感觉都是一个球样,没什么概念了。

    高晓宁说道:“不阻止她们,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就是想看看她们逃出去。”

    我说道:“你不是说她们很难逃吗,还看着她们逃出去。”

    高晓宁说道:“有成功的概率,她们还真的逃出去了,如果不是防暴队赶到,她们早跑五分钟,应该不止是两个人跑了而已。”

    我说道:“这你这么说,你的话也挺有点矛盾的,又担心她们越狱逃了被抓回来加重刑罚,那又还想看她们跑了?”

    高晓宁说道:“不这样子,她们怎么知道你的重要性?假如是你管监狱,这些事不可能会发生。我让手下去传出去了,不然的话,她们怎么会找你来找我谈话?”

    我恍然大悟。

    高晓宁,也真是个人才啊。

    并不是冥冥之中有注定,也并不是突然而来的越狱事件,而是这个事,有几方在操作的。

    我问高晓宁:“谢谢你了,她们现在果然看重我了,那我想问一个问题,这越狱手册,谁给的?”

    高晓宁说道:“给我一支烟。”

    我给她烟,给她点上,她自己拿了打火机自己点上了。

    她说道:“这我真不知道。”

    我说道:“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来查这个。”

    高晓宁说道:“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告诉你,那件囚服到底怎么来的,我的人也都不知道。莫名其妙的,那个给囚服的人,是你们的死对头,是之前的旧监狱长吧。”

    我说道:“是她之前的那些人,但是旧监狱长和甘嘉瑜都已经被抓了,这些人还有那么大的能量。”

    高晓宁说道:“她们党羽很多。甘嘉瑜也好,旧监狱长也好,都只不过是别人的棋子。”

    我说道:“这倒是。”

    那就是上上上层次的人,是我无法接触到的,贺兰婷才能知道的人了。

    只是甘嘉瑜和旧监狱长作为监狱和上上上层的人的纽带,已经被断了,却还有人在监狱里搞出这样子的事,监狱里这些个小势力,还是有点能量啊。

    高晓宁说道:“如果我知道,我真会告诉你,让你立功。我们都希望你能回来监狱,这是我们的私心。”

    我说道:“谢谢你谢谢你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试图越狱的十五个女囚,抓回来了十三个,还有两个逃出去了,她们之前有没有和你说过会跑去哪儿。”

    高晓宁笑了笑:“她们出去了,想要去原定计划去的地方,哪会轻易去得了。有的人说逃了后,到边境想办法出境,就算献身自己也要出国,有的人说逃了后去杀掉仇人全家,有的人说逃了后去看望年迈生病老父母,有的人说去看还在读书的孩子。说去哪儿的都有,一个人说去好几个地方。”

    我问:“那十三个抓回来的我不管,我只想知道那两个女囚有没有说去哪儿。”

    高晓宁说道:“这你让她们去问问抓回来的那十三个才知道,问我,我不知道。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说。”

    我说道:“这么说的话,就是如果你知道,但是你不说。”

    高晓宁说道:“可我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也不会说。”

    我说道:“好吧。喝酒。”

    和高晓宁一起喝了一瓶半的红酒,然后才散的。

    我有些晕乎乎的。

    回去给贺兰婷汇报了这些。

    贺兰婷听了之后,沉默。

    我说道:“我帮到你的只有这些了,在外面,我尽量让我们公司的人帮你找人。”

    贺兰婷没说话。

    我说道:“多嘴一句,这事儿监狱最后会怎么解决?”

    贺兰婷看看我,说道:“这几天能抓回来,徐男下台,过一两个月抓回来,徐男等几个主要负责领导会被撤职,如果抓不回来,监狱的领导组都要滚。很有可能是这样。”

    这事情可闹大了。

    这几天能把人抓回来的话,徐男下台不要紧,贺兰婷找自己人顶上去当监狱长就行,可是如果过一两个月还抓不回来呢,抓不回来的话,监狱的领导组都要滚蛋,那岂不是给了竞争对手回去的机会了?

    好不容易打下来的这片江山,又要易主了?

    明显现在就是竞争对手,就是我们的敌人盯着贺兰婷盯着监狱做出的计划,他们大肆宣扬,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他们猛攻监狱,从上到下集中一切能集中的力量处处施压,万一越狱犯抓不回来,完了,监狱江山必定易主。

    我是万分舍不得的,当时从进监狱开始,整整拼了好几年,用着小命去拼的,付出了那么多,才把监狱抢到手,这里面,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出了多少事,费尽心血绞尽脑汁,才抢过来的。

    贺兰婷说道:“高晓宁不知道她们逃哪儿吗?”

    我说道:“她不知道。她说她们出去了,有的说去杀仇人的,有的说去看望家里生病老人,有的说逃去边境出国的,什么的都有,你只能去研究一下这两个越狱的犯人的经历,然后再分析判断她们会逃哪儿吧。”

    贺兰婷说道:“是不是她知道,她不说。”

    我说道:“她真不知道。”

    贺兰婷说道:“监狱里她们商量越狱的这些事,高晓宁应该是知道。”

    贺兰婷猜的没错,高晓宁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人在计划越狱了。

    我说道:“我没问。”

    我答应了高晓宁不说出去的。

    贺兰婷说道:“她不可能不知道,她没和你说?”

    我说道:“没有。”

    知情不报是有罪的,我要说高晓宁知道了却不报上去,她恐怕要受到连累。

    做人难啊,搞不好,两头都不是人。

    贺兰婷说道:“在这之后,她们犯人放出风来,说如果你在的话,不会发生这样子的事。”

    贺兰婷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说道:“你这语气,你这态度,你这眼神,意思就是说我一手策划的了?”

    贺兰婷说道:“根基很深。”

    我说道:“你怀疑是我搞的?这女囚越狱,是我一手策划?”

    贺兰婷说道:“高晓宁不知道她手下要越狱的事?”

    贺兰婷认为我不和她说实话了,高晓宁是知道,但是我说了我不会告诉别人,包括贺兰婷,如果我说了,高晓宁岂不是有罪。

    我说道:“犯人都已经逃了,干嘛要问这个,她知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不告诉我。还有一点,我问你,你是不是怀疑我一手策划的女囚出逃。”

    贺兰婷说道:“我怀疑高晓宁也一起参与。”

    她说了她的心里话。

    我说道:“她没有。如果你怀疑,你可以找证据。如果你觉得她是为了我这么做,和某些我们的敌人勾搭然后策划越狱,你也可以去查证据。不关高晓宁的事,这就行了,随便你查。高晓宁也不会越狱,她没那么傻。”

    如果高晓宁一起策划,那贺兰婷自然会怀疑高晓宁和某些监狱里面的人勾在一起,但是高晓宁并没有越狱,凭什么怀疑高晓宁?

    不过高晓宁有一点做得实在不让贺兰婷不对她怀疑,就是放出风来,如果我张帆还在监狱,哪会发生这样子的事。

    这样一来,贺兰婷也会想着我和高晓宁有什么挂钩。

    甚至觉得高晓宁搞的这个目的就是为了逼着她把我请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