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6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去了荣世凰生日吃饭的包厢中。

    除了朱丽花回去之外,其余的人都没走。

    喝得兴高采烈呢。

    谢丹阳问我道:“送回去了。”

    我说道:“嗯。”

    她说道:“你的情债太多了,我都替你感到担心啊。”

    我说道:“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说道:“刚才我看到那荣世凰见你送朱丽花回去,好像有点不开心,话少了许多。”

    我说道:“然后呢。”

    她说道:“恭喜你,又成功把一个女孩子拉上你这条贼船。”

    我说道:“瞧你说的,什么贼船,我可没有骗过人。”

    谢丹阳说道:“看起来也很快了。”

    我说道:“要你管。”

    我挺佩服荣世凰的,这么个短时间之内,能和监狱里的同事们打成了一片。

    不过,她人低调,请客出手大方,懂得尊重人,照顾人,又会说话,让人心暖,她和她们打成一片,我完全不奇怪。

    我看荣世凰喝了不少酒,毕竟人太多,敬酒过去一人一口,也都喝多了。

    何况她根本不是一人一口,而是一人半杯半杯的敬酒。

    这喝了有差不多三箱红酒了。

    厉害。

    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荣世凰去了洗手间。

    谢丹阳和徐男跟我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

    我问道:“不等荣世凰吗。”

    谢丹阳说道:“我们去约会,没空了,你送她回去吧。”

    我说道:“哦,好吧。”

    谢丹阳在我耳边对我轻轻说道:“她喝多了,你好好珍惜机会。”

    我说道:“好,我会好好珍惜。”

    她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别的女人说起的。”

    我说道:“一边去。赶紧去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我看了一眼徐男。

    谢丹阳说道:“那要不我跟着你和荣世凰一起,享受我们的三人世界?”

    她坏坏的笑着。

    哪能想到一个长相标志温柔的大美女,这开起黄腔起来,一套一套的,奔放至极。

    我说道:“快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别耽误了你们恩爱时间。”

    她对我坏坏一笑,携着徐男的手,离开了。

    整个包间的人都离开了,只有我在偌大的包间里,等荣世凰出来。

    她去了洗手间许久都没出来。

    我过去靠着门听了一下,一会儿后,我叫她的名字。

    她开了门。

    洗了脸,眼神迷离。

    看起来是吐过了吗?

    我问道:“怎么样了,吐了吗?”

    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就是难受,吐不出来。”

    我说道:“我送你回去。”

    她扶着了我。

    走下楼梯的时候,她就不行了,完全是全身无力了。

    我背着她出去了,到了车上后,刚一开车,她立马开车门下车就吐。

    我急忙让他们停车。

    我拿着水给她。

    漱口。

    一会儿后,她好了。

    上车。

    车子一开动,不到一百米,她急忙叫停车,又下车去吐了。

    第三次上车,不到五十米,又下去吐了。

    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我问她,她说好多好多。

    根本坐不了车了,一上去就吐。

    没办法,总不能走路送回去,就扶着她去附近的我们明珠旗下的酒店住了。

    进了房间后,她根本没力气去洗澡,倒在床上就没力气爬起来了。

    她穿的是一身简装,牛仔裤,上身外套加t恤。

    只是那t恤胸口也太低了,其实也不算低,只是她这么一侧躺,让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里面的风景尽收眼底。

    我舔了舔嘴唇。

    荣世凰还是挺性感的,配上她那张脸庞,实在是美。

    我情不自禁的坐在了她的身旁,床沿。

    她轻轻的把手放在了我的腿上,刚好就放在我那地方。

    这可让我春心荡漾啊。

    有点忍不住了。

    很久没过过生活,对这个,特别的渴望。

    但是,如果我动了她,那我和她要怎么走下去?如果我和她在一起?那朱丽花呢?我承认我对朱丽花的喜爱是超过荣世凰的,我可以和贺兰婷谈恋爱,朱丽花不至于那么难受,但是和荣世凰谈,对朱丽花来说,简直是暴击伤害。

    最关键的一点,她喝醉了,她并不是愿意被我动的,而是已经喝醉了,假如我就这么动了她,那是不是趁人之危,这的确肯定是趁人之危了。

    思索几分钟,我还是给她盖上了被子。

    出去,关上了门。

    已经很晚,也就开了个房间,在这里睡了。

    一早上就做梦,梦见的是朱丽花哭泣的样子。

    我去给她擦眼泪,她却扭头就跑,冲进了车流中,我大叫着让她回来。

    几辆大卡车狂按着喇叭对着奔跑的的她的背影冲了过去。

    我吓醒了。

    一擦额头,全是汗。

    幸好这是梦。

    天已亮,已经九点多。

    手机响着,原来不是卡车的声音,而是手机的声音。

    我松了口气。

    是荣世凰打来的,问我在哪。

    我说你起来了吗。

    她说起来了。

    我说那我过去。

    我过去敲敲门,门开了。

    却见荣世凰是穿着酒店的睡衣,站在我面前的。

    我愣愣看看她,说道:“刚起来洗澡?”

    她点点头。

    我说道:“哦,你没事吧。”

    她说道:“头有点晕,喝了太多。”

    我说道:“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你昨晚那个样子,上车都上不了,一在车上就吐。”

    她说道:“我记得。不好意思,好丢脸。”

    我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是想和她们打好关系,但也不至于那么喝啊。”

    她说道:“那她们都很开心和我喝,我也不想扫兴。”

    我说道:“你可以说你喝不下去了嘛。”

    她说道:“不想扫兴。”

    不过我们酒场规则便是如此,不喝酒的人,的确朋友少很多。

    如果有人敬酒,自己推掉,那很是不给别人面子,但是如果喝吐了,别人觉得你真够给人面子,也不会再强迫你喝。

    很多人便是这样喝醉的。

    荣世凰又说道:“我自己也喝得开心啊。”

    我说道:“好吧,那我没话说。不过你还记得是我送你来这里啊。”

    她说道:“记得,就是在电梯里开始记不住了,睡着了是吗。”

    我说道:“是啊,上来的时候就睡着了。今天不用上班吧。”

    她说道:“用,我暂时请假了,中午要去监狱上班的。”

    我说道:“哦。”

    她说道:“我衣服全是臭味,我不想穿,能不能去给我再找一套衣服。”

    她昨晚又喝又吐的,还有人抽烟,那衣服的确都是臭味。

    我说好,我让人买来。

    我打电话叫阿楠去买合荣世凰尺码的衣服,就在楼下附近服装店买。

    很快,衣服拿上来了。

    荣世凰去卫生间换了衣服。

    出来。

    她拿着钱给我,说这是这两次让我帮买衣服的钱。

    我说道:“不用,那么客气呢。”

    她说道:“还是拿着吧。我不好意思。”

    我说道:“不用不用。”

    她硬是塞给了我。

    我只能拿了。

    她细致的用新的包装袋包好了旧衣服。

    然后突然来了一句:“不穿内衣,感觉怪怪的。”

    然后看看我。

    我说道:“哦,也没事啊,反正外面两件,估计就是走路的时候颠簸可能不舒服而已。”

    她说道:“你。”

    脸一下子就红了。

    我说道:“是你自己先说这些东西的。”

    她说道:“好坏啊你。”

    我说道:“走吧,送你回去了,我也要去忙了。”

    我们一起出了酒店。

    她问我每天忙什么。

    我说道:“很多事。”

    虽然要做的事都不是要经过我手,不用我亲力亲为,但还是要到场。

    例如新的保安公司,例如模特公司,例如酒店啊什么的。

    想来,事情也特多。

    在送她回去的路上,她突然问我道:“朱丽花喜欢你,是吗。”

    我说道:“干嘛那么八卦。”

    她说道:“昨晚谢丹阳开玩笑,朱丽花看起来不自然,后来就先走了。”

    我说道:“你是心理学专家,你该看得出来的啊。”

    她说道:“朱队长挺不错的,干嘛不喜欢她。”

    我说道:“是不错,但是。”

    荣世凰突然说道:“但是你更喜欢某个大美女,所以,怕伤害她。”

    我说道:“这你也看出来了。”

    荣世凰说道:“整个监狱的人都知道啊。”

    我说道:“哦,那整个监狱的人都说我风流,花心,你觉得呢。”

    她说道:“男人花心很正常呢,看到美女,不喜欢的才不正常,而且爱情都是有保质期的,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

    一副看透人间爱恨的超脱样子。

    我说道:“保质期,是吧。你也相信这个。”

    我其实也相信这个,即使我深爱贺兰婷,真正和她在一起了,也是怕有一天,我们两个有相互厌倦的时候。

    只是人家贺兰婷和我相处没几个月,貌似就已经对我厌倦了。

    荣世凰说道:“爱情是一个由激情主宰的感情,每个人不可能随时保持激情的。尤其是人,善变的人,你曾经很爱一个人,很可能在你遇到另一个人,或者时间冲淡了你们的感觉。那就是过了爱情的保质期了,这个时候也许转换成了亲情,那就稳定了,要不就出现问题。”

    我点点头,承认她说的很对,不愧是心理学家,在这个方面,她的造诣比我高很多,虽然比柳智慧的造诣低一些,但绝对不低,否则她怎么那么轻松胜任监狱里心理咨询师的那个职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