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4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难道,我真的被监狱里面的她们给抛弃了吗。

    可是无论谢丹阳,徐男,朱丽花,小凌,兰芬兰芳,等等等等,她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怎么可能会抛弃我?

    我想,应该是贺兰婷要隔离我,所以她们跟着隔离我。

    我去找了徐男,本身呢,是挺想帮荣世凰的,更是想着测试一下谢丹阳她们对我到底什么想法。

    晚上,去找徐男,在监狱小区,叫她下楼聊聊,我见到了徐男。

    我开门见山,直接跟她说求她的事。

    听完了我求她做的事之后,徐男直接一口回绝,不行。

    这?

    我问道:“为什么。”

    徐男说道:“她是什么人?”

    我说道:“她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啊,她也不是我们敌人啊。”

    徐男说道:“我怕这样做,贺兰婷不高兴。”

    我说道:“我和贺兰婷不是一对的。”

    徐男说道:“你们的事,谁都看得出来。”

    我说道:“那是不帮了?”

    徐男说道:“她还没够资格分房子,你懂吗。”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她现在是暂住的单位房,但是我现在说的是她妈妈进来找份工作而已啊。”

    徐男说道:“说了不行就是不行。那你见别的没有分到房子的人的家属,有进来住的吗?”

    这倒是。

    没分到房子的员工,都是住在宿舍,即使是分住在小区住房,也只是暂时的,和别的员工一起住,带家属进来不好。

    我说道:“她主要是家庭上遇到麻烦,她爸爸一直不停的对她妈妈家暴,即使分居了还是这样子,所以我就想说,去帮帮她,好让她安心工作这样子。”

    徐男还是说不行。

    既然不行,那便没办法了。

    其实她可以帮我的,这也没多大的事,只是她要顾及到贺兰婷那边,反正,她们对我的态度,都是看贺兰婷的脸色行事的。

    虽然我和她们都是铁哥们,好姐妹,不是塑料花那种,但是她们一个是敬畏爱戴贺兰婷,另外一个,是觉得我和贺兰婷是一对的,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就算不在一起,两人还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昧的关系。

    看我要帮另外一个女孩子,徐男自然不大乐意。

    我说道:“那不行,便不行吧,我想问你,你们现在是要隔离我了吗?”

    徐男问我道:“怎么问这话?”

    我说道:“你看你们吃饭也没我的份。”

    徐男说道:“贺兰婷说大家一起吃个饭,我们就去了。”

    我说道:“聊什么。”

    徐男说道:“什么也没聊。”

    我说道:“哦,意思是吃饭像平时监狱里女犯吃饭一样,大家沉默不做声,吃饭完了各自滚蛋?”

    徐男说道:“那也不是这样子,随便聊一些放假去哪里旅游,哪里好玩,哪里化妆品便宜这些事。”

    我问道:“不谈工作事啊?”

    徐男说道:“不谈。”

    我说道:“我以为你们要把我抛弃了。”

    徐男说道:“我们没有把你抛弃,可是贺兰婷应该把你抛弃了。”

    我问道:“抛弃了?从监狱里彻底把我扔出去了。”

    徐男说道:“你看嘛,现在监狱里还有你在的位置吗?”

    我说道:“她到底什么意思。”

    徐男说道:“谁知道你们。你自己难道不知道。”

    我摇头:“我搞不懂啊,上次她说保护我,那好吧,危机已经过去,现在呢?”

    徐男说道:“你自己问她。”

    好吧,看来还是我和贺兰婷自己的原因,不关别人的事,她们也没有冷落隔离我,只是贺兰婷把我排挤了,她们也无能为力。

    贺兰婷啊贺兰婷,我和她的关系,总是阴晴不定,若即若离,看似触手可及,可是又遥不可及。

    我摇了摇头。

    我说道:“不知道啊,真不知道她想什么,我问她,她也不可能会跟我说的。”

    贺兰婷这人就是这样,从来不会坦白的告诉我她在想什么,她做了一件事,不会告诉我,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只能靠去猜测,干脆不要去猜测,乖乖听她的话就好了。

    我说道:“她现在越来越排挤我,看起来,甚至想要把我清除出监狱。”

    徐男说道:“应该不会吧。”

    我说道:“我不知道,真有可能会。如果她这样对我,你们怎么办,会不会帮我。”

    徐男说道:“帮你什么,帮你打她么。”

    我说道:“我不是这样子意思,我是说,要帮我不要赶走我。”

    徐男沉默片刻。

    看起来,监狱始终都是贺兰婷的,我跟徐男说这个,又有个毛用。

    我说道:“我懂了,行了。”

    徐男说道:“不是不想帮你,贺兰婷做事有她做事的道理,有她的理由。她不说,就不说。我们也不该知道。”

    徐男的意思是,反正只要贺兰婷说的,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反正贺兰婷这么做是有她的理由,有她的原因。

    我说我明白了。

    徐男说道:“无论怎么样,你在不在监狱都好,这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谊。”

    这感觉真是要把我清除出监狱的节奏啊。

    不过不说她们看得出来,感觉得出来,我自己都能感觉得到了,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边缘人物,监狱的边缘人物,从以前的监狱长,一个表面看起来最大的行政长官,到现在的活动中心的小主任,连监狱都不能进去,我肯定有点小情绪,有点心理落差的。

    徐男说道:“张帆,你也知道,在监狱里那么多年了,和你有交情的人很多。大家都是你的好朋友,你的兄弟,你的姐妹,无论你在不在女子监狱,我们的感情都是一样的,这不会变。贺兰婷这么做,肯定有贺兰婷的想法。”

    我心里还是觉得贺兰婷是公报私仇,让我穿小鞋。

    以前她威胁让我穿小鞋,就要我给钱解决,现在可好,连钱都不要了。

    她连钱都不要了,直接把我边缘化了,清除出去了。

    有你的贺兰婷。

    假如我和贺兰婷好好在一起了,态度缓和了,她会让我重回监狱吗?

    我也不知道。

    徐男说道:“人和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性格好,合得来,得人心。有的人自私狭隘,去哪都人缘差。你是前一种人。无论你在哪个行业,哪个岗位,哪个公司,相信你这样子的性格,一样能吸引很多为你效力的人。你还很年轻,你不是一个一般的人,这点你要相信自己。”

    我说道:“你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徐男说道:“我没夸你,这是事实。”

    我说道:“别说了,就是个一般的普通人。”

    徐男说道:“也许有一天,把敌人清除了,她会让你回来的。我们即使不在一起,我们面对的敌人也是一样的,我们还是并肩作战。”

    她在安慰我呢。

    回去了之后,我打电话给荣世凰,告诉她我没办法帮到她。

    荣世凰笑笑说没事,谢谢。

    虽然徐男已经告诉了我理由,还有安慰了我,但我的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贺兰婷突然的,把自己那一半的房地产的生意,低价转给了黑明珠做。

    这非常的突然,那块地贺兰婷已经搞起来了差不多了,却为何又要转给了黑明珠做呢?

    还是低价。

    我搞不清楚。

    亏是没有亏,但是赚肯定赚不到什么了。

    我去问黑明珠。

    黑明珠说不知道,你自己问她。

    这贺兰婷,到底在想什么呢?

    无法理解她。

    无法读懂她。

    黑明珠立马就着手忙这贺兰婷转给她的这个房地产项目的事了。

    那晚还宴请了贺兰婷那个房地产项目的有关负责人,之前的原来计划,都不变,之前的项目总部,项目施工,项目人员什么的,全都不变。

    黑明珠带着我了一起。

    一番敬酒过去,我直接就晕了。

    用葡萄酒来敬酒,虽然只是一人一小杯,但是轮一圈二十几杯,我出来到旁边的包厢躺下,晕乎乎的不想动。

    包厢没有开灯,有点昏暗。

    不一会儿,包厢门被推开,黑明珠进来了。

    我看清楚,是她的轮廓。

    她进来后,就直接躺在我身旁抱住了我:“我喝晕了。”

    我说道:“我也晕了。”

    酒量本来是挺好,但是来的时候,上桌了没得吃什么就开始喝了,还是连续喝下去,虽然只有二十几杯,小小杯子,但是一下子就喝了那么多,估计也有差不多大半瓶葡萄酒,能不晕吗。

    人虽然有点晕,无力,但是还是很清醒的。

    黑明珠抱住我,在我耳边说道:“我想了一下,贺兰婷把那个项目低价转给我,可能和她的身份有关,也可能是和她太忙了有关。”

    我说道:“是很忙,她很多事。”

    反黑是头一件大事,挣钱对她来说也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

    最重要,是反黑。

    可能她真的太忙了,也可能跟她身份敏感有点关系。

    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的特殊时期。

    不过说她身份特殊,也倒没有什么,她用的都是傀儡替她做事的。

    提线傀儡?

    于是,我看向了黑明珠。

    黑明珠也使用的是这招,真正的幕后,真正的高手,都是深藏着的。

    只是黑明珠和贺兰婷有很大的不同,贺兰婷是警,正规人员。

    听王达说现在都没见过贺兰婷去过厂里,估计也真的是太忙,和身份敏感的原因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