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化作泡影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智慧这些话,对贺兰婷的心理分析,也只是柳智慧对贺兰婷的观察和揣摩后的心理分析。

    到底说的对不对,还有以后贺兰婷真的会不会变那样,到时候也才知道。

    真正的贺兰婷心里想法,也只有贺兰婷自己才知道。

    可是我依然选择相信柳智慧所说的,如果连她都分析不了贺兰婷,别人更分析不到。

    我就更不行了。

    可是贺兰婷真会这样子吗?会是过河拆桥那种人吗。

    会是因爱生恨的那种人吗。

    她真的只会爱我一个不改吗?

    恐怕不会吧。

    只是她的爱很难改而已。

    我是误打误撞侵犯了她,从而唤起了她的情浴。

    只是,柳智慧认为贺兰婷最后有可能变成李莫愁这样子的人物?

    我有点不相信。

    监狱召开季度会议,我也进去参加。

    这多少天了,我才第一次踏回来监狱里面。

    贺兰婷把我扔出去外面,难道是为了保护我吗?

    我在监狱里面历经生死多次,还怕死吗。

    而且我们的敌人能那么轻易的干掉我吗,不太可能吧。

    我觉得她该把我调回来,为什么不调回去监狱里?公报私仇吧这家伙。

    开会的时候,我东张西望,都是我的老熟人们了,台上讲话的是领导们,徐男监狱长等等这些人。

    原本那位置是我的才是。

    算了。

    台下呢,那边认真做笔记的朱丽花,从没看过我。

    还有谢丹阳,等等等等人。

    我打着哈欠。

    旁边有人对我说道:“开会呢,认真点。”

    我哦了一声。

    我旁边,坐的是荣世凰。

    贺兰婷没有在。

    我强打精神,开完了会议。

    开完会之后,我和荣世凰出来了。

    我说道:“这会议,开得那么无聊,肯定困死。”

    荣世凰说道:“开会都是这样子的呀。”

    她看了看我,就看着我眼睛不动了。

    我看看她,问:“看什么呢。”

    她的脸微微红了,说道:“没,你好像有点不一样。”

    她是看到我的帅样,然后脸红了吗。

    我说道:“更帅了是吧。”

    她微微笑。

    她说道:“我想请你吃饭。谢你帮了我。”

    我说道:“这也没什么嘛,看哪天有空。我最近挺忙的。”

    荣世凰很漂亮,身材也挺丰腴,皮肤白白,典型的美人胚子。

    她问我道:“真有那么忙吗。”

    我觉得最好和别的女孩子保持距离才行,万一让敌人盯上了,对她来说确实是害了她。

    我说道:“那在这里吃吧,监狱小区,我的确挺忙。”

    她说那好,下班。

    下班后,我们相约到了监狱小区吃饭去了。

    听格子说,她家庭的危机已经算是暂时解除了,她父亲不敢再来找麻烦,被吓怕了。

    为此,她很感激我帮助她。

    在她敬了我一杯酒后,我问道:“其实你可以接你妈妈来监狱小区来。”

    她说道:“我也有想过,可是我现在条件还不允许啊,她也要工作。”

    这倒是。

    假如我还是监狱长,我就能帮她的妈妈在监狱小区找份事做,但我已经不是监狱长了,现在要去找徐男才行,找了徐男,徐男估计要报给贺兰婷,贺兰婷一听,估计不让。

    她就是和我对着来。

    两人也没喝酒,就是喝茶吃饭聊着。

    这时候,这监狱小区的小饭店,涌进来了好多人。

    一看,竟是贺兰婷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进来了。

    跟着后面的是那个身材高大的女保镖,还有朱丽花,谢丹阳,徐男等等监狱的领导们。

    这是干嘛?

    贺兰婷要请她们吃饭吗。

    她们进来后,因为饭店不算大,只有三桌人,她们自然看到了我和荣世凰坐着吃饭,都看了过来。

    朱丽花看了一眼,跟着贺兰婷那边那个大桌坐下了。

    她们一行人坐在最里面的那张大桌子。

    贺兰婷好像没看我?

    贺兰婷拿着菜单点菜,然后让谢丹阳点菜。

    请监狱领导们吃饭,却没有我的份,这让我感觉怪怪的,曾几何时,我突然变成了这个监狱的边缘人物,心里有点不爽,感觉被她们抛弃了一样。

    不过我现在和荣世凰这样子,她们会不会以为我在和荣世凰约会,以为我在泡荣世凰了呢。

    估计会。

    朱丽花没再看过来了,谢丹阳倒是对我挤眉弄眼的,之后,手机响了。

    微信有条信息。

    我拿起来看。

    谢丹阳发来的:搞得那么帅,约会啊?

    我回复:聊点事。

    她回:聊恋爱的事吗?

    我回:多事。

    她回了一个打死我的表情。

    我没再回复。

    倒是贺兰婷,定定的看过来了一会儿。

    接着她和众人聊着不知道什么。

    荣世凰对我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哦了一声。

    她起来,去了洗手间。

    贺兰婷这时候,从那边桌子起来,走到了我这张桌来,然后拉着凳子,坐在我斜对面,盯着我看。

    我问:“看什么。”

    这气场强大逼人的贺兰婷,盯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变了一点样子,帅气了一点,她情不自禁过来找我聊天。

    估计我想多了,她来多半要找我吵架。

    贺兰婷说道:“我警告你,你做事如果再做不好,你就不要在监狱里面呆着了。”

    我说道:“我怎么就做不好了。”

    贺兰婷说道:“我让你去管那文化娱乐中心,你管好了?”

    我说道:“我哪儿没管好。”

    她说道:“昨天手脚架塌了,工人受伤了七个人,进了医院怎么回事。”

    我说道:“姐姐啊,这关我事吗?他们自己施工方的事啊。再说他们也受点轻伤而已。”

    她说道:“要是人死了,你说有没有事。”

    我说道:“问题是人没死啊,再说就算人死了,那施工方的事,跟我们没关系啊。”

    她说道:“死几个工人,有人能把这个事做文章。”

    我说道:“那就让他们拿我做文章,把我除掉好了。”

    这关我什么事呢,这关我们什么事呢,明明是施工方的问题。

    贺兰婷说道:“除掉你?你能值什么钱。他们能把谢丹阳拉下去。”

    我说道:“按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该怎么做才好。”

    贺兰婷说道:“你要定时带人去检查,要他们做好安全检查,做不好,就换施工方。”

    我说道:“哦,好,知道了,谢谢。”

    找事跟我吵架呢?

    我看了看那边那桌人,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就是故意排挤我。”

    贺兰婷说道:“是吗?”

    我说道:“是不是你心里自己清楚。”

    贺兰婷说道:“那就是吧。”

    她起身离开,回去了那边去。

    恐吓我?

    不让我在监狱里面呆了?

    不一会儿,荣世凰回来了。

    她问我等久了吧,不好意思,接了一个电话。

    我说没事。

    她欲言又止,想说什么,然后又不开口的样子。

    我问道:“怎么了,想说什么,你说啊。”

    她说道:“我想求你一个事。”

    我说道:“哦,是什么,你说啊。”

    她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我问:“你说啊。”

    她说道:“监狱小区有什么工作吗,我想去跟我妈说说,把她接来监狱小区里。我爸今天又去找她了,缠着逼她要钱,还去她的超市闹了,她工作都做不下去。”

    我说道:“这该死的老家伙!”

    我说这该死的老家伙的时候,她脸色有点不好看。

    因为荣世凰总认为她父亲还能改回来。

    我说道:“好吧,我,我说话太不用心,不好意思。”

    她问我:“我妈也需要工作,需要还钱。”

    我说道:“行吧,我帮你问问。”

    她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和贺兰婷,谢丹阳监狱长关系比较好,所以拜托你了。”

    我说道:“我尽量问问。”

    她说道:“我们在这里一起吃饭,让她看到了会不会误会什么。”

    我问:“谁。”

    她说道:“贺。”

    我说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你也觉得我们是一对的吗?”

    她说道:“监狱里所有人都这么说呢。可是我跟你吃饭只是想请你吃饭,感谢你帮助我,我没有其他意思。”

    我说道:“这我能理解的,放心好了。我和她也不是一对的。”

    她说道:“啊?不是吗。监狱所有人都这么说呀。”

    我说道:“说是这么说,以前在一起过,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分手了。”

    她说道:“不好意思。”

    我说道:“没关系。好吧,我们走吧。”

    她说好。

    我过去要买单,服务员却说已经有人买了。

    是荣世凰买了。

    我说道:“我平时不习惯让女孩子出钱买单。”

    荣世凰说道:“我请你,下次你再请我呀。”

    她对我甜甜一笑。

    我说道:“嗯,好。”

    看来她已经期待下一次吃饭了啊。

    这貌似有点暧昧的节奏。

    到了活动中心那边,我去了一下工地看看,找了安监员聊了一下,告诉他们要搞好安全,再出事,我们换施工方。

    他表示很抱歉,然后会加强安全管理什么什么的。

    贺兰婷,专门跑来威胁恐吓我,要把我弄出监狱?

    难道我的工作水平就真的如此不堪?

    不过说真的,的确是有点不堪的,在心理咨询室当个咨询师,我就是半桶水的水平了。

    后来往上面上面一层一层一级一级上去,我工作能力也没见有多出色。

    不过,手下都听我的,拥护我,这还不够吗。

    但现在都化作了泡影,她们最终还都是听贺兰婷的,目前看起来,貌似还没人可怜我?难道我真的被她们从心底里抛弃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