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1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止是小凌,还有好几个人来安慰我。

    包括徐男。

    不过徐男安慰我的方式真是够特别。

    她一进来,就连说三遍恭喜恭喜。

    我皱起眉头:“恭喜个毛啊恭喜,没见过被下调还有恭喜的。”

    徐男说道:“你以后可闲了,这是好事,你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去恋爱去泡妞去玩了,这也是好事,以后监狱出什么事什么乱子,都不轮到你来扛,而你的既得利益,我会帮你一样不少。这么好的事,还不值得恭喜吗。”

    我一听,这徐男说的有点道理啊,我心里就没有那么堵了,我说道:“听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有点道理啊,那我该跟你说同喜同喜了。”

    徐男说道:“你放心,我当监狱长,你好处还是有的,再说了当这个监狱长又有多好呢。”

    我说道:“你不想当吗?”

    徐男说道:“万一出了事,我就是背锅侠。懂不懂。”

    我说道:“哦,是贺兰婷叫你来这么安慰我的?”

    徐男说道:“没有,完全不是。我自己来的,我自己也没想到她会把我拉上来。”

    我说道:“行了,你能力比我强,你坐这个位置,比我坐的好。”

    徐男拍拍我肩膀,跟一个男人一样,对我说道:“兄弟啊,你也不看看,你在监狱里大起大落多少次了,正常啦,看开一点,没什么的了。很快,你又上来了。”

    我说道:“是是是。”

    徐男前脚刚走,谢丹阳又来了。

    她也是一脸微笑。

    我说道:“来恭喜我的吗?”

    谢丹阳说道:“好事啊。”

    我说道:“我就问你,这一次,又是贺兰婷派你来的吗。”

    谢丹阳说道:“你说什么呀。”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我说什么呀,我说什么你不比我清楚呀。”

    谢丹阳一副不懂的样子。

    我说道:“你就是一个人肉监控摄像头,专门帮贺兰婷盯着我一举一动的!”

    谢丹阳说道:“没有。”

    我说道:“呵呵,没有。上次情人节,你来叫我出去玩,贺兰婷叫你来的吧。”

    她迟疑。

    我说道:“别骗我,我不喜欢被骗。”

    她只好承认是了。

    我问:“那这次呢,又是她让你来试探问我什么了。”

    她说道:“不是,你怎么这么怀疑我呢。”

    我说道:“丹阳姐,我不是想怀疑你,但是你有前科 啊,而且我也知道,你是贺兰婷的人啊。你对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你让我怎么不怀疑是她派你来测试我的呢。我现在已经对你一点信任都没有了,真让我失望。还以为你就算不是我全部的自己人,也不至于会这样子对我。”

    想起来确实恼火,虽然她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也没有害我,但是她可是我信得过的人,怎么能老是帮着贺兰婷来测试试探我。

    谢丹阳说道:“好嘛,对不起嘛。”

    我说道:“好了没事了,你也不是要害我,只是帮她试探我有没有别的女人而已,是吧。”

    谢丹阳说道:“是啊。”

    我说道:“是啊是啊!是个鬼。我告诉你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她过来,给我按摩着肩膀讨好我。

    我对她也的确生不起多大的气来。

    谢丹阳说道:“不要生气了嘛,我以后不这样子了。我那时候,也是想你们好。你们之间感情出现问题了,我以为我是在帮你们呀,是在帮你啊,我希望你能好好和她在一起的。”

    我说道:“你干嘛那么拥护她,说,她给你什么好处。”

    谢丹阳说道:“什么好处?我在这监狱里,就有好处啊。”

    我说道:“当狱政科科长?哦,好处,的确,你老公徐男当了这监狱长了,这就是大大的好处了。”

    谢丹阳说道:“这不是啦,我就是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在一起。”

    我轻轻叹了一下气。

    谢丹阳问我道:“你怎么叹气呀?”

    我说道:“我和她,分手了。”

    谢丹阳说道:“我知道啊。”

    我说:“你怎么知道。”

    谢丹阳说道:“她告诉我的。”

    我立马转身,看着谢丹阳,然后拉着她坐在我对面的凳子上,问道:“你知道?她干什么告诉你啊, 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谢丹阳说道:“那天我们狱政科有事,我去找她签字,然后我就随口问了一句,问你们和好了吗,她说分手了。还说是你要分手的。”

    我没好气道:“是,是我要分手的,我也是被逼的。和她呆在一起,太累人了。”

    谢丹阳问:“哪里累了?”

    我说道:“哪里都累,心累,身体也累。你说她总是这副性格姿态,十天半个月的不理我,干什么?她想干什么?这哪里是有谈恋爱该有的样子啊。”

    谢丹阳说道:“她很忙啊,她性格就是这样子,能改了就不是她了。”

    我说道:“哦,难道我就这么天天去讨好她才行了?”

    柳智慧说得对,分析得很正确,我们很难走下去,我们本身两个人不仅是自身的家庭背景硬件差距大,在自身的性格方面差距也很大,想要互补,不太可能,只能两个人去改变去迁就。

    可看起来,贺兰婷是不可能来迁就我的了,她改?

    开玩笑。

    改是不可能改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改的。

    那要这么说,我只能就是去默默忍受她这么对我的冷淡了,我就一直对她好,可以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两个月,大半年对我想理才理?

    我累啊。

    这恋爱谈的。

    我需要的是时时刻刻的温存,每分每秒的幸福,天天腻在一起的浪漫,这才是过日子。

    那跟她那样子,算个球恋爱啊。

    谢丹阳建议我去改了我性格,我只是白了她一眼,然后不说话了。

    谢丹阳说道:“好吧,那你们就分手吧。分手也好。”

    我说道:“分手了,跟你在一起。”

    她说道:“是,我才不稀罕你呢。我看你啊,既忘不了人家,又放不下身段,又受不了这个气,你就纠结一辈子吧。”

    我说道:“一辈子倒也不会。慢慢就忘了。”

    谢丹阳说道:“是呀,慢慢就忘了,她有新男朋友了,你不忘也不行了。”

    我又轻轻叹口气。

    真有新男朋友,也没有办法。

    我无法和这么冷漠的一个女朋友相处。

    两个人之间,连话都不说几句,太冷漠了。

    我问道:“既然你是她的人,我就问你,她为什么撤掉我这监狱长的职位?”

    谢丹阳说道:“这个她没有和我说。”

    我说道:“哦,那你帮我猜一猜,她心里想什么。”

    谢丹阳说道:“想什么呢?我觉得她做什么,都不会害你啊。”

    我说道:“是,我相信她不害我,可是我觉得她把我下调,就是公报私仇呢。”

    谢丹阳说道:“不懂。”

    一个单位,人事调动,哪怕是最大的领导的调动频繁都是很正常的。

    今天这个上去,明天下来那个上去,再也正常不过了。

    上面只要我们这里稳定,安定,管这里那么多什么人事变动什么的。

    再加上本身贺兰婷就是在监狱和管理局基本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了,监狱里,她要怎么玩,就能怎么玩。

    她想让谁上去,谁就能上去,想让谁下来,谁就要下来。

    我说道:“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事。”

    谢丹阳问什么。

    我说道:“让你帮我去查一下,打听一下,去探一探,她贺兰婷把我弄下来到底什么原因。”

    我有点咽不下这口气,摆明了她就是公报私仇嘛。

    她就是一种你是我抬起来的,我能把你抬起来,也能把你扔回去那种态度。

    我觉得是这样字的。

    谢丹阳说道:“我怎么帮你啊。”

    我说道:“那你不是帮着她来测试我试探我吗,那你也可以帮我去测试贺兰婷,试探贺兰婷啊。”

    谢丹阳说道:“人家有你那么蠢吗?你那么容易套话,她可不行,我要是多问两句,她就知道我想什么了。”

    我点点头,谢丹阳说的没错。

    我说道:“那通过别的方式,让徐男啊什么的帮我也行啊,对,你就去,让徐男给我问问,就说我做这个监狱长做的好好的,为什么不让我干了呢。你说她要是觉得我能力不足以当一个监狱长,不让我干就不干吧,让我去哪个监区当个什么监区长的都行,非要让我去管一个什么什么活动中心,我靠,活动中心,什么鬼。我能力再差,也不至于差到这个档次来吧。”

    活动中心真是一个闲散至极的部门了。

    谢丹阳说道:“好了你也别抱怨了,她是老大,她是老板,她想让谁上去谁上去,谁下来谁下来,你抱怨又有什么用呢。等下如果我是她,听到你抱怨,我更是要把你撤下去,别说活动中心了,把你弄去守门去你都不敢出声。”

    我说道:“好吧,说得对,我不抱怨了。”

    谢丹阳说道:“你抱怨可以和我抱怨,和别人就不要抱怨了,特别是贺兰婷。”

    我说道:“我就算不和她抱怨,她也知道我心里在抱怨。”

    贺兰婷也是能轻易看懂我的。

    谢丹阳说道:“你心里想的,只要不说出来,她也不会那么生气那么反感。”

    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那你也可以去告诉她,我抱怨她了啊。”

    谢丹阳说道:“我是这样子的人吗。”

    我说道:“一看你就是个二五仔,出卖人的。”

    她狠狠掐了我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