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0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亲爱的女人好,这并不是错,可是付出了百分之八十的好,却换来了百分之二十的回报。

    这有多少人能受得了。

    对她好,并不是为了邀功,王达对贺兰婷好,的确是带着邀功的成分的,但是我和贺兰婷是情侣,没有想要邀功。

    他们是讨好,我不是,我只是想要和贺兰婷好好的跟一般的普通情侣一样的恋爱。

    基本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单方面的不停的付出,她都是没有怎么付出,本身我自己是个男的,是需要建立一个男人的形象的,搞得我像个太监一样,这形象还怎么建立?贺兰婷身旁多的是太监,王达就算一个了,还需要多我一个吗。

    我也想成为自己女人的港湾,做一个男子汉,虽然我现在没有具备这样的能力,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啊,这让我回想起了梁语文,梁语文很温柔很乖巧,唉,有这样的女朋友才真的是好。

    她独立又依赖,温柔又坚强。

    生活独立而坚强,情感依赖我而又温柔。

    我并没有不顾分寸的大男子主义,但在恋爱中我绝对不愿意自己的地位始终都在贺兰婷之下,凡事都要我去献殷勤,以她的心情为正确引导,我做不到。

    她自己也是太被动,我太主动,这对于我们的关系发展的推动,毫无用处。

    我总是以她马首是瞻,从不对她提要求,她也不主动提升升级关系,我们根本都很难走下去。

    两个人的关系发展,应该是平等的,互相吸引的,虽然在追求的过程中,追求者一方肯定是降低自己身份,两个人的关系是不平等的,被追求者,默认地位比追求者高。

    就像贺兰婷这样子的,别说是追求的过程中她认为自己身份地位比我高,就是在一起了,她也觉得自己身份地位比我高。

    本身在我自己付出了之后,没有她合适的反馈,我早就该止损甚至是对她表达出我自己的不舒服的感觉了,我要让她知道,我不会无条件的一直对她好,而且我也从未拒绝过她,凭什么就她要求我,我就要斗顺从她。

    一味地付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欣赏,和尊重,她要当个皇后,那我是不可能愿意做只懂得低头唯命是从的太监的。

    我虽然自身硬件还不够,能力还不够。

    即便如此,心里依然还是想做个霸气温柔兼具的皇帝。

    接到了一个电话,居然是林小玲父亲打来的电话。

    我想起了那个西装笔挺成熟内涵的中年男子,林小玲父亲。

    但是接到这样子的电话,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假如是找我谈事,那也该是林小玲打来找我的,但不是林小玲自己亲自给我打电话,那可能就是林小玲出事了。

    果然,林小玲出了事了。

    在那个贵族医院里,我见到了林小玲。

    看得我心都凉完。

    她头上缠着绷带,脸肿的都认不出是她了,眼睛都肿了,伤得十分的重。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林小玲已经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以前她和我走得很近的时候,我是可以有机会追她的,但是心里装着太多太多的女人,也有着比她优秀太多太多的女人,所以就没有对她产生太多的想法,她自然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在几次的接触之后,见我没有对她有那种在一起的意思,她便抽身离开了。

    她也在寻找着她的幸福,如同薛明媚,格子,丁灵一样,寻找自己的幸福。

    原以为就是短暂交叉线过后的再也不会交接,没想到,世事难料,她出事了。

    我出来病房外,问林小玲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被人打的。

    谁他妈下手那么严重。

    身上全是伤,还有渗血的地方,床单有红印,血印。

    都止血了还这样子。

    这是要把她打死的节奏啊。

    况且林小玲是一个多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有人舍得那么下重手?

    就在聊着的时候,听到林小玲的声音。

    我们急忙进去了病房。

    病床上,林小玲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了我之后,一下子抽搐一样惊恐的缩到里面去:“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以为我是要打她的吗?

    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呢?

    这哀求声音,显得如此的绝望和无助。

    林小玲父亲急忙过去,坐在她身旁,我赶紧起来离开,生怕她看到我害怕,是被打出了幻觉了。

    她父亲安慰了一下她,她哭了。

    我在外面抽着烟,心里面乱成一片,这他妈谁打她这样子,老子整死他!

    她男朋友?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林小玲父亲出来了。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

    林小玲父亲说道:“被打了,有了幻觉,这几天都在哭,做梦都在怕,刚醒来看到你没认出来,就怕了。”

    我们是很久没见面了,竟然看到我都认不出来了。

    林小玲父亲接着说道:“我告诉她是你来了,她知道了,但是她不想让你看到她这样子。”

    我说道:“没事,我不嫌弃什么,我进去和她说几句话吧。让我跟她说说话,安慰安慰她。”

    林小玲父亲说好。

    他先进去跟林小玲说了,然后出来叫我进去。

    林小玲戴着一个口罩,她不想让我看到她的脸。

    我走到病床前,她说可以靠近一些吗,示意我坐下来。

    当我坐下来后,她突然抱住我,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哭得我好不心碎。

    我急忙安慰她:“别哭了别哭了。我在这我在这,没事了没事了。”

    她哭了足足有十分钟这样,看她眼睛都哭肿了。

    我问道:“到底怎么了?”

    她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好痛,我,我不想说话。我想再睡一下。”

    她说要睡下去。

    我说好。

    她躺下去,我给她盖好了被子。

    出来外面。

    她父亲说她一直在打针吃药,止痛药麻药等各种药。

    弄得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没精神过,睡醒了一会儿吃点东西就继续睡。

    我深呼吸一下,又点了一支烟,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听林小玲父亲说,是因为工程材料的问题。

    他们做建筑的,经常要石材等工程材料,本来和之前的一些工程材料供应商合作挺好,但是突然那些供应商就不做了,原因是被某家公司给搞破坏,捣乱,那公司有黑社会背景,弄得别家开不下去,只有这家了。

    可是这家的石材质量不怎么行,而且价格贵,林小玲父亲就没有和他们要,转向别的地方拿,宁可出多点价钱给多一些路费,也要好点的建筑石材来搞自己的工程项目。

    谁想就这么得罪了这些人,这些人就来闹了,然后就跟踪他女儿林小玲把他女儿给打了。

    他之前也以为人家不过恐吓一下,谁知道打得那么严重,是要把人打死了啊。

    现在已经报了警,警察在追捕那几个小混混,可就算抓到了,也没什么用,毕竟他们只是充当打手的而已。

    林小玲父亲找我,是想让我来安慰安慰林小玲,同时也想让我帮帮忙,看看能不能给林小玲报仇,也把那些人给拔掉,他宁愿给我付钱。

    我说道:“我先查查是谁干的再说吧。”

    打电话让手下去查那家石材是谁做的去了。

    我问道:“平时不是有保镖吗。”

    林小玲父亲说道:“有保镖也不能时时刻刻都跟着,他们钻空子了。”

    我叹息,问:“不会有什么毁容啊还有内伤啊还有什么落下伤残什么的吧。”

    林小玲父亲说道:“轻微脑震荡,被钢管对着头部打了七下。”

    我深呼吸。

    竟然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这么下毒手,这些人,太狠太狠了。

    我说道:“对了,她的,对象呢。”

    林小玲 父亲说道:“嗯,分了。”

    林小玲父亲听起来这语气,是不太想说这个,好吧,我也不好问,毕竟这种事,不方便拿出来聊。

    林小玲还是和我一个关系很好的,但不算是最好的女性朋友,这样子都让我心疼死了,气得我火冒三丈,那万一如果是黑明珠,柳智慧被人打成这样子,我肯定更加恼火生气,死都要为她们出头。

    很快,手下查到了。

    这家利用暴力等手段几乎垄断了这个城市的石材市场的幕后黑手,四联集团。

    又是四联帮,又是林斌。

    这帮人,有完没完了?

    真是哪儿有暴力行为,哪儿就有他们。

    林小玲父亲对这个四联集团也有所耳闻,知道是四联集团后,他说道:“看来我要带她离开这里了。”

    我说道:“说实在话,我现在还没有能够具备干掉他们的能力。”

    我对他表示歉意。

    林小玲父亲说道:“没关系,恶人自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四联集团,在这个城市里,名声是彻彻底底的臭得不能再臭了。

    惹了那么多大祸,迟早有他们自取灭亡的时候,可我们不想继续那么等下去,但又是无可奈何。

    我们和四联帮已经对干了那么久了,依旧没有能够把他们彻底的消灭,没有整垮林斌,弄死林斌,谁让他们势力那么强悍。

    从梁语文,再到林小玲,这四联帮,真的是够可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