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真的搞不懂了,既然你贺兰婷和文浩分手多年,已经和我在一起了,可以说没爱了,那干嘛还要放走文浩?

    为什么要放走文浩呢?难道还是余情未了吗。

    她还是没割舍得下文浩吗。

    为什么为什么?

    那明明就是文浩。

    我火大得很,和她吵了起来,开口说话有点重。

    贺兰婷怒了,对我说了一句话:“滚远点!”

    好,我滚!

    我出了船舱,望着茫茫大海,晕了,我能滚去哪。

    想滚回去都还没能回去,游泳回去吗。

    坐在甲板上,我郁闷的抽起了烟。

    文浩这家伙为什么会在制毒船上?

    也许是他本身就是参与这制毒的过程,毕竟啊,这是罪恶的暴利产业啊,搞一次能赚多少钱啊。

    不过有一点能肯定的就是,林斌那家伙一定会拉着文浩下水的,林斌城府那么深的人,怎么会放过文浩。

    文浩的背景,文浩的父亲,是林斌所需要拉拢的对象。

    林斌拉了文浩下水,对林斌可有着极大的好处。

    再者,文浩这家伙也不是说没有城府,而是被利欲熏心了,看着钱就不要命了。

    即使如他这般有钱有背景,也一样能掉进钱眼里。

    在金钱面前,真的没有几个人做到守身如玉。

    这些制毒的人也一样。

    听他们缉毒的警察说,他们抓到最大的一个贩毒的毒贩,是八十七岁的高龄。

    八十七岁?

    还贩毒。

    当时我有点想不通。

    后来他们告诉我,这老头七十多岁就开始贩毒了,为了他的小孙子,他儿子儿媳妇生个孩子后,儿媳妇便嫌弃他家贫困跑了,儿子又整天沉迷赌博喝酒,年纪轻轻就酒后暴毙。

    这孩子打小就没有了父母,老头只能一个人拉扯孩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走上了贩毒这条路。

    他们毕竟是在边境的村子,从村子穿过后山,就到了外境,外境毒贩给他一袋子毒品,他拎回境内,拿去交给境内的毒贩,一个月去两次,就这么干了十几年年,一直到被抓。

    这老头子后来被判死刑了,他倒也淡定,反正这把行将就木的年纪,死就死了,留给孙子一套村里大大的豪华装修的房子,而且也把孙子带大了。

    这就是他被抓前说得最多的话了。

    无论是穷人,富人,没钱的,有钱的,在极大的利益金钱诱惑面前,没几个人能真的做到不动心。

    只不过是摄于法律的威严不敢去碰而已。

    文浩这种人走这条路,我也不是太奇怪,就是奇怪的是贺兰婷为什么要放走他?

    是余情未了?还是惧怕文浩的父亲,怕斗不过?或是先暂时留着,以后再整他。

    如果是后面的原因,我可以理解,可我认为贺兰婷和文浩爱过,即使不是余情未了,她也是不舍得对文浩下死手的。

    她这人是很果断果决,但是面对曾经的爱人,她还是无法真正下手整死对方。

    我想了想,还是无法真正释怀。

    贺兰婷应该是几个方面的原因都有,所以她选择放过了文浩。

    我想即使以后有机会搞死文浩,她也不会愿意下手的。

    唉,心里好郁闷。

    文浩,原本可以整死这个敌人的,非要放过了。

    行动进行得还算是顺利,两艘船的制毒犯罪团伙都被团灭,被抓了,b制毒渔船根本没有反抗,他们知道反抗徒劳无用,甚至可能会被打死,在万分恐慌之下,缴械投降,其中的制毒工具很大部分都没有来得及扔掉,算是人赃并获。

    a制毒渔船反抗激烈,和警察爆发枪战,警察在伤了七人的情况下,完美的抓获毒贩们,其中两名毒贩被当场打死,多名毒贩受伤,这场仗,凯旋而归。

    一直到回去,我都没有进船舱之中,到了码头后,我就自己回去了。

    没有和贺兰婷说什么道别再见的话。

    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眠。

    我不知道我这样子是不是吃醋,还是小气。

    我不知道是我错了,还是她错了。

    究竟谁是谁非。

    文浩这家伙可是我们的大仇人,是敌人,这家伙不整倒他,他就还有可能把我给弄死。

    这么好的机会,贺兰婷你竟然放过了。

    她们曾经问过我,如果要我亲手干掉程澄澄,我愿意吗?

    如果不干掉程澄澄,贺兰婷就会因她而死,我后来说我愿意,实际上,我心里面是不愿意的,但我为了保住贺兰婷,只能这么做啊,虽然我并没有能力干掉程澄澄。

    心里像是堵着了一块石头,呼吸都难受。

    我本来想去问贺兰婷什么原因,但是她的那句你不懂,我就不想问了,也不会再去问了,尽管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呢,原因不外乎就是那几个,而且应该占这样子的原因。

    第二天,我去找了柳智慧,有问题,找柳智慧。

    可柳智慧对贺兰婷也不是太懂,贺兰婷修炼的级别也很高了,她不是那种让人轻易看穿的人。

    柳智慧说贺兰婷出来吃饭,据她观察,贺兰婷会刻意吃那些她不喜欢吃的东西,开车去哪里也好,每次都是走不同的道路,为什么这样子?她在掩饰着她自己,隐藏着自己,不想让人看穿她看透她,一个是隐私,一个是为保护自己,不想让人看出自己性格的弱点。

    我说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是不是贺兰婷对文浩余情未了。

    柳智慧说应该不会,她是那种爱就爱得彻底,放弃也放弃得彻底的人。

    我问那应该就是不舍得了。

    柳智慧说道:“如果换做是你,你舍得吗。”

    我想想于晶晶,让我动手把于晶晶整死,我也不舍得啊。可是既然她犯了法,就要把她绳之以法,这跟个人感情无关的啊。

    我问柳智慧:“那如果是你,你舍得吗。”

    柳智慧点了头。

    我说道:“哦,好吧。”

    柳智慧说道:“会不会觉得太过于狠心。”

    我说道:“我也不懂,我只是在换位思考,换位思考也不过是幻想而已,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遇到这事,也只有她才知道她自己心里想法。”

    柳智慧说道:“也许她都不知道自己想什么呢。”

    我说道:“这倒也是。”

    柳智慧说道:“就为这事,闹掰了?”

    我说道:“没掰,但也真是恼火。”

    柳智慧说道:“换谁谁都火。”

    我说道:“嗯,好吧,谢谢你的解答。”

    晚上,强子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问问我。

    我说道:“有什么事你倒是问啊,干啥吞吞吐吐。”

    强子问道:“你和贺兰婷在一起了?”

    我说道:“你们不都知道了吗。”

    强子问道:“你和明总分手了?”

    我说道:“我就没和她在一起过啊。”

    强子说道:“我觉得你们还是在一起吧,你和明总在一起吧。”

    我说道:“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撮合我们,但是我已经和贺兰婷在谈恋爱了。”

    强子道:“男人有几个女人都很正常,再说明总很喜欢你呢。”

    我说道:“靠,这话让她知道,你要被打死我跟你说。”

    强子说道:“打是不可能打的,我估计她那种人也不会那么介意你有几个情侣。”

    我说道:“干嘛突然跟我说这个?”

    强子说道:“她最近和一个男的走得很近,打得火热,我看着不顺眼。”

    我说道:“她不都是经常和不同的男的走得很近吗,没什么奇怪的啊。”

    我心里有点小吃醋。

    强子说道:“那男的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说道:“你明总年纪虽小,但是个老江湖了,还要你来操心她啊。”

    强子说道:“唉,就是看不下去了,你快过来吧,她喝多了,和那男的抱来抱去的。我看着各种不爽。”

    我问:“你们在一起喝酒?”

    强子说道:“她和那男的约会,手下说她喝多了,有点不正常,我过来看看,果然不正常了,喝太多了,那男的不停的摸,我想劝她回去,但是她不可能会听我的啊。看不下去了,你赶紧过来过来!”

    我说好吧。

    我马上过去了他们所在的酒楼,上去了二楼的包厢,包厢门口站着强子等几个保镖。

    强子指了指包厢门,“在里面。”

    那表情很是厌恶。

    我推门了进去。

    包厢里,黑明珠和一个男的在一起,那男的有点小帅,梳着大背头,油油的,穿着衬衫皮鞋,还打着个耳环,抱着黑明珠,上下其手。

    靠,黑明珠怎么的就和这种油油的奶油混在一起。

    是被感情打击太大了吗。

    黑明珠看样子喝太多了,已经是醉的眼睛都要睁不开。

    桌上,两瓶红酒,喝了一瓶半了。

    我过去后,厌恶的推开了那男的一把,然后把黑明珠抱进了怀中。

    奶油指着我,问我道:“你他妈谁啊?”

    我说道:“我她男朋友!靠!别手指指着我。”

    奶油说道:“她告诉我她没男朋友的,你他妈扯的吧。”

    他还用手指指着我。

    我说道:“我再次警告你,把手指拿开!”

    他说道:“老子就指着你了怎么滴啦!”

    他还要过来推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