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晚在睡觉的时候,我辗转反侧难眠。

    明明有个女朋友,却跟没有女朋友一样。

    她明明就在这边,在监狱小区,距离不过几分钟,可是感觉让我天涯尺尺。

    心上的距离,比世间的距离,要远太多太远。

    特别是想着她的美貌,她那柔情,她那身体,我更是睡不着。

    抽了好几根烟,许久不玩游戏的我,爬起来打着游戏,喝着酒,直到凌晨四点钟真的是撑不下去了,才睡得着。

    我已经够忍着不找她了。

    没想到她也不找我。

    第三天我忍不下去了,打电话给她约她吃饭。

    她不接。

    好,我打办公室电话。

    贺兰婷还是不接,我发信息,也不回,威信也不回。

    如同石沉大海。

    我叹叹气,好吧,这种煎熬的感觉,太难受了,但我受得住,你不陪我,行,我找别人玩去。

    找谁好?

    谢丹阳?

    谢丹阳不太行,毕竟是监狱里的,是贺兰婷的人,包括朱丽花也不行,况且朱丽花这人原则性太强,知道我有女朋友,贺兰婷是我女朋友,她怎么可能还跟我单独出去玩。

    找黑明珠?

    算了吧那个女人。

    根本玩不起来,暂时跟她玩不起来。

    纯净。

    对,就是纯净,那个自己开模特公司的黑明珠旗下的那个美女模特。

    找她去。

    给她发了个信息,找她看电影去,她却说出差,下个月才回。

    行吧,这一段时间不出去玩,连陪我的玩伴都没有了。

    只好,灰溜溜给王达打了个电话,约他喝酒。

    喝酒的时候,我一苦恼把我的这些破事,都跟王达给倒了出来了。

    王达呆呆的看着我,双目无神。

    我问道:“干啥这表情。”

    王达说道:“跟女神仙谈恋爱,就是这样子的啊。”

    我说道:“去你大爷,女神仙,我还是男神仙呢。我还是个日过女神仙的男神仙呢!”

    王达道:“人家女神仙不理你了。”

    我说道:“是的,的确是不理我了,没办法,不理就不理吧。”

    王达说道:“嘴上说着没办法,心里不知道多难过。不然也不会找我喝酒是不是?”

    我说道:“是是是,太难过了,唉,心里难受啊。”

    王达说道:“那不如分手。”

    我说道:“那还不是因为舍不得吗。如果我舍得,我还这样子难过?搞笑了。”

    王达说道:“她不是不喜欢你吧,不喜欢你的话,干嘛和你在一起啊。”

    我说道:“喜欢应该是喜欢的,但是她这种态度,让我搞不清楚啊。”

    就连柳智慧也捉摸不透贺兰婷的想法,我更不能了。

    王达说道:“那你怎么想。”

    我说道:“分手?舍得吗?不分,就这么拖着,全身哪儿都不舒服啊。”

    王达说道:“我觉得,不要分。”

    我说道:“我也不想分。”

    王达说道:“那么个大仙女,你是前世走狗屎运修来的福分,你怎么能轻易分了呢。”

    我说道:“那不分,能怎样。”

    王达说道:“平时你又来教育我,轮到了你这里,你自己就蒙了。”

    我说道:“身在局中。”

    王达说道:“她不理你,你也不要分手,该怎么玩怎么玩,她如果发现了,吃醋说你什么什么的,你就问她,我们像男女朋友吗。我们是情侣吗?”

    我说道:“嗯,然后如果她要分手,那便分手。”

    王达说道:“那也只能这样子了。”

    我说道:“好吧,喝酒。”

    王达现在还是回到了之前的岗位上去了,他对贺兰婷还是很感恩戴德的,很多时候,也是为贺兰婷说话。

    他也希望我和贺兰婷修成正果,只是,这可能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之后,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我也不找她了,玩我的,每天忙完,就是出去喝酒,玩,反正身旁的都是女的,女同事,女性朋友,全是女的,玩得不亦乐乎。

    只不过不会触碰底线而已。

    贺兰婷当然知道我在干嘛,她的眼线实在是太多了,我一点风吹草动她全知道。

    在不找了贺兰婷十多天后,她找了我。

    感觉谈恋爱,就跟没谈一样啊,自由的很,她也不管不理我的。

    这天晚上,九点多,给我打电话,说叫我去她家吃宵夜。

    吃啥宵夜?

    难道?

    吃那种宵夜?

    我一下子,浑身起劲了。

    这是叫我去吃宵夜,吃完了宵夜呢?

    吃完了宵夜,当然干一些美好的事情。

    看来经过上次的小争吵,她也察觉到,我有了小情绪了?

    可是既然上次察觉到了,为什么大半个月才来找我。

    估计是看到我不再找她,不再付出,反而倒是来约我了。

    看来柳智慧说的还是有点正确的嘛。

    这是给我台阶下吧,请我吃宵夜。

    到了贺兰婷那边,晚上十点多。

    桌上,有西餐,牛排,煎蛋,沙拉,小食甜品,红酒,烛光。

    这个?

    那么的浪漫?

    比我想象中的要浪漫。

    我心里有点复杂,不知道她又要玩什么。

    我看着一桌子的菜,问道:“这是你做的吗?”

    贺兰婷说道:“是。”

    我笑笑,说道:“你会做菜。”

    贺兰婷说:“学就会。”

    说来她也是有心了,不管是会不会做,至少做了一桌子菜给我了。

    只是,她看见我的眼神,却还是没有那种恋人之间的那种初恋的欣喜,甚至还是那种冷漠的表情。

    就算你贺兰婷脸瘫,你也不至于眼神都没一点欣喜的光啊。

    这多让我心里不舒服啊,看到恋人难道该是这么个表情的吗。

    我一看她这样,气不打一处,可是又不好发作,她至少给了我台阶下,找我来吃宵夜,还做了一桌子菜了。

    我不能不给她这个脸啊,我要支持她继续发扬,她已经是在主动对我示好,我不能打她的脸亲自去终结她对我的好。

    我坐下来了,说道:“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贺兰婷说道:“你尝尝。”

    我说好。

    她说完,拿着刀叉,切了一块肉,用叉子叉了一块肉,放在我嘴边。

    这?

    让我感受到了她的温存,柔情。

    我吃了。

    我说道:“味道很好啊。”

    这放了不懂什么酱料,挺好吃的。

    吃饭的时候,喝着酒,她也没说什么。

    我也没说什么。

    一直到这瓶酒快喝完了,她才问道:“这酒度数有点高,是吗?”

    我摸了摸额头,是啊,度数的确有点高,额头有点烫啊。

    刚才喝着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这瓶酒快喝完了,我就觉得有点晕了。

    以我的酒量,不可能这才喝了半瓶就这样子啊。

    我摸了摸额头之后,说道:“我以为我自己晕,因为眼前的大美女,让我酒不醉人人自醉,没想到,你也晕啊。”

    贺兰婷说道:“我平时喝三分之一,就晕了。”

    一瓶红酒,度数那么高,这真是够可以的。

    一瓶,能把两人灌晕了。

    贺兰婷的右手撑在了桌面上,手捏着额头,接着说道:“扶我去沙发躺一下。”

    我站了起来,感觉天花板都在转。

    有没有搞错啊?红酒能这么晕。

    这是假酒吧。

    可是味道又不像假酒。

    喝下去了还挺好喝,贺兰婷这里的酒,都是上千起步,都是进口,说是假酒不太可能。

    不过一人半瓶红酒,居然有酒精热火攻心的感觉,看看这度数也没高到哪儿去啊。

    我去扶着了贺兰婷,她身上,还是那熟悉的让我沉醉迷醉的香味,扶着到了沙发那里,她躺了下去,半躺着,头靠着沙发的枕头。

    她说道:“能帮我脱掉外套吗。有些热。”

    她看着我。

    终于,这眼睛之中,不再只是冷冷的样子。

    我帮她脱掉了那件小外套,她那双臂白皙的露出来。

    而她的这件里面的黑色衣服,贴身,更是把她的上身好身材都勾勒出来。

    我准备要贴着她亲下去她那殷红的嘴唇的时候,她坐了起来。

    我看着她, 不知道她又怎么了。

    贺兰婷说道:“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她摇摇晃晃站起来,我急忙站起来扶着她,她说道:“不用扶,我,我能走。”

    她走进去了房间,很快出来了,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我看着她,不知道她拿这个干嘛。

    贺兰婷说道:“送给你的。”

    我问:“你送给我的?”

    贺兰婷说道:“坑了你那么多钱,心里过意不去,买了一个手表,送给你。”

    我说道:“表姐啊,你原来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啊。这表多少钱啊。”

    她是坑了我好多好多钱了,买一只手表送我只不过动了那些坑我的钱里面的九牛一毛。

    要知道我虽然收入高,各种渠道各种产业有很多收入,但是也经不起她千万百万的这么搞我啊。

    前段时间还是一个富豪,让她来回坑几把,一下子坑回穷光蛋了。

    劳力士手表,听说好几万块钱一只。

    她拿出来,让我戴上。

    我问道:“该不是微商九百九包邮高仿的吧。”

    贺兰婷说道:“八百包邮。”

    我一愣,看着这手表,劳力士绿水鬼说道:“真的?”

    她说真的。

    我说道:“好吧,只要你送的,我都开心,就是给我手上画一个,我也开心。”

    她认真的,给我戴上了。

    我也是开玩笑,她送我的,肯定不会是假的。

    我说道:“话说人家说送什么东西,都不能送伞啊,梨啊,手表啊什么的。因为伞是散的意思,梨是离,离开。送表呢,就是送钟表,送终呢,哈哈。”

    她一下子拍了我一掌:“你瞎说什么,我给你送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