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看着程澄澄的那目光,阴森森的,我有些害怕。

    感觉被哄来上了贼船。

    我问道:“你要杀了我吗?”

    程澄澄说道:“可能。”

    我深呼吸一下。

    我怕死,我怕离开家人,怕离开这个美妙的世界,怕离开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最不舍的爱的人,贺兰婷。

    程澄澄笑笑,说道:“你看你,害怕了。”

    我说道:“我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一切我身边的人,包括你。”

    程澄澄低低头,然后说道:“我就算了。”

    我说道:“不,你不能算,你是我好朋友,好姐妹,好兄弟,我其实也挺喜欢你的。”

    程澄澄说道:“然后呢。”

    我说道:“然后呢,这口头禅是我的才是吧。”

    程澄澄说道:“杀你对我没什么好处啊,留着你,还能在贺兰婷那边给我求情。”

    我哼了一声,说道:“这你又知道。”

    程澄澄说道:“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

    我说道:“好吧,那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呢?”

    程澄澄说道:“这几艘船上,制毒。”

    我说道:“我知道啊,干嘛要重复?”

    程澄澄说道:“那别的船上,也可以制毒。”

    我一愣,这话啥意思啊?

    我问道:“听不懂,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们还有很多这样子的船的?”

    程澄澄说道:“人家也有这样子的船。”

    她淡定得很。

    我也淡定得很。

    要知道,我现在可是跟一个女毒枭在她的船上面对面说话呢。

    她的身旁,还有那些船上,都是亡命之徒。

    以前我以为程澄澄就是个掀起大风浪的斜教女魔头,现在才发现,她不是掀起大风浪,而且是翻起惊天骇浪的女魔。

    如果抓到她,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是这些毒贩的幕后的老大,她唯一的结果,就是死。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过她好多次了,但是她是不可能被说服的,反正,她迟早会死,只是哪天而已了。

    想要逃得过法网恢恢,除非她现在立马放下这些,隐匿天涯。

    我问程澄澄道:“人家,是别人,不是你?”

    程澄澄说道:“是,林斌。”

    四联?

    四联集团也搞这玩意?

    不过我也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四联帮搞这个不就正常得很的吗。

    我说道:“哦,是这样子的嘛。”

    我很奇怪,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问:“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你是想我去跟贺兰婷说,然后让贺兰婷抓了他们。”

    程澄澄说道:“是。”

    果然。

    他们闹崩了?彻底闹崩了?

    我问:“以前我好像听说,你们进货给他们,他们拿去卖,怎么,他们也自己弄了吗?”

    听程澄澄说,原本四联帮的确是跟他们程澄澄这边拿货的,毒品那些,程澄澄这边负责产,那边负责卖。

    后来林斌那边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知道了程澄澄这边这么个产毒的方法,于是,聪明的那个家伙立马照葫芦画瓢,自己也搞了几条船进货源制毒,毕竟自己制比从程澄澄这边买,要便宜很多啊。

    这么一来,就肯定和程澄澄这边成了竞争的对象了。

    于是,程澄澄就想着,让贺兰婷收拾了林斌这些制毒船。

    我笑笑,说道:“这算盘打得太好了,你自己不用出手,就能收拾了林斌了,收拾了这竞争对象,多好。”

    程澄澄说道:“你们可以不做。”

    她倒是很无所谓的样子。

    我说道:“贺兰婷不去做,你自己亲自动手吗?”

    程澄澄说道:“都可以。”

    云淡风轻。

    太淡定了。

    我说道:“那挺好的,那你自己亲自动手便是了,干嘛非得让我家贺兰婷去上呢。很危险你知道吗?”

    程澄澄说道:“警察难道不该除暴安良,打击犯罪。”

    我哈哈一笑,这家伙,竟然说出这种话。

    我说道:“是,除暴安良,打击罪犯,打击你,也打击他们。”

    程澄澄说道:“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摧毁四联帮,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我说道:“这也只是他们众多产业下的一个产业吧,这点又没有投资多少,最多,抓他们一些人而已。”

    程澄澄说道:“那你们是不愿意做了?”

    我说道:“这的确是警察该干的事,我去跟贺兰婷说说吧。”

    程澄澄说道:“你怕,怕她死。”

    我说道:“是啊,怕她各种死。我不想她有事,正如我不想你出事一样。”

    程澄澄说道:“我是很想要她死。”

    我说道:“我知道。”

    程澄澄问我道:“如果她被我整死呢?你还想不想我出事。”

    我说道:“何止是要你出事,简直是直接将你杀了喝血吃肉。”

    程澄澄笑出了声音来:“哈哈,张帆,你可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我说道:“能耐,都是慢慢混出来的。有没有,到时候才知道。”

    她依旧没有放弃弄死贺兰婷的心。

    一会儿后,我问道:“你今天找我来,就谈这些吗。”

    程澄澄说道:“看来你对这个消息并不怎么感兴趣。”

    我说道:“我想知道你们跟他们怎么就闹翻的?”

    程澄澄说道:“利益。”

    我说道:“不站在同一战线,不怕贺兰婷消灭你们。”

    程澄澄说道:“我怕什么呢?我需要跟别人合作吗。”

    真的是不可一世的程澄澄。

    我说道:“哦,你很厉害,没办法,你特别的厉害啊。”

    程澄澄说道:“旧监狱长被你们放倒了。”

    我说道:“嗯,放倒了并且埋进土里了。也许不是埋进土里,而是骨灰盒供奉在哪里了。甘嘉瑜负责供奉。”

    程澄澄说道:“哦,做的很漂亮。”

    我问道:“连你也讨厌那人。”

    程澄澄说道:“如果我有一天像她一样,你会不会供奉我。”

    我说道:“我会偶尔给你扫墓的。”

    程澄澄笑笑,说道:“谢谢。”

    看着她那看似天真无邪的笑容,我真心感到悲哀。

    真不想看到她被送上断头台的那一天。

    程澄澄站了起来,走出了船的甲板上,遥望远方,说道:“海上真漂亮。”

    我跟着她身后,说道:“哦,是。我没时间没心情欣赏,把我送回去吧。”

    程澄澄说道:“好。”

    回去后,我把这个事告诉了贺兰婷。

    贺兰婷盯着我足足有半分钟。

    我摸了摸我的脸,说道:“怎么了,难道我的脸上有米饭?”

    贺兰婷偏着头,斜视我,这样子,比程澄澄的不可一世还不可一世。

    我说道:“干嘛吗?”

    贺兰婷道:“你去见她了?”

    我说道:“是啊。”

    贺兰婷说道:“嫌命太长,还是手指太多。”

    我说道:“都嫌。活太久也没什么好,将来老了老年痴呆了,儿子揍孙子骂的。手指也嫌多,留那么多根没什么用处,留这两个夹筷子就行了。”

    贺兰婷说道:“你跟她交情很好啊。”

    我说道:“实际上我在去之前,本想问问你的。可我怕你担心,也就没说了。你放心吧,她自然不会对我下手的。”

    贺兰婷说道:“这是啊,她怎么会舍得对你下手啊,和你感情那么的好。”

    听起来,贺兰婷又有酸味了。

    她又在吃醋。

    我说道:“你是在吃醋吗,亲爱的。”

    贺兰婷说道:“我不吃。”

    我笑笑,说道:“你也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就远离身边的女人了,但是我还是需要和她们接触的啊。”

    贺兰婷说道:“我不管你。”

    我说道:“那哪能不管啊。”

    我过去,拉着她进了我怀中。

    我问道:“干嘛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那我去和别的女人聊一聊,你这又吃醋。”

    贺兰婷说道:“正经点。”

    她让我不要闹。

    我说道:“干嘛要正经呢?”

    两人都已经在一起了,还离得那么远,我心里肯定不舒服啊。

    我们这才刚开始在一起啊,难道不应该是热恋的时候吗。

    我有点不高兴了,干脆放开了她。

    我说道:“是,正经,假如你不想见我,行,别说十天半个月,半年都可以。有什么事,电话找我就好了啊。”

    贺兰婷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难道,她心里就没有一点什么吗?

    我越看越想越是恼火,这谈的都什么狗屁恋爱啊,还要我舔着脸去跪求见面?

    关系是靠两个人一起去维持,去维护的,我自己一个人努力有什么几把用?

    我说道:“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不在一起就是了,我没有非要缠着你。我就算难过,我也能割得掉。”

    我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未必能割舍得掉,可是让我这么委曲求全的去讨好这份爱情,我干嘛要那么卑微,卑微到尘埃里去,从尘埃里开出一朵烂菊花来。如果她没有那么的爱我,那干脆我就放手得了,我可以阴暗的这么想,我去找别的女人哪个不好,我非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况且这棵树还不爱我呢。

    我活得多累。

    她轻轻说道:“那你先坐下,听我说好吗。”

    我以为她直接无视我的话,以她的那种性格,直接不管我冷漠我那种。

    没想到她叫我坐下说。

    我看看她,好吧,坐下说。

    我想知道,我在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