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兰婷换了拖鞋后,去洗手间,一会儿后出来。

    看着桌上的水杯,拿过去喝了一口。

    我说道:“你谈恋爱就是这样子的吗,十天半个月不联系我都可以。”

    她说道:“见多了烦。”

    我说道:“见多了烦,不见了想,是吧。”

    贺兰婷说道:“还好。”

    我说道:“知道你也很独立,可是你这十天半个月不联系我,我有种惶惶的感觉,我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哦,是不是你男朋友哦。”

    贺兰婷说道:“见那么多干嘛?你不忙吗。你不忙,我忙。”

    她说话有些冲。

    我说道:“那时候我家里对你这么个态度,你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是吧。”

    贺兰婷说道:“还好。”

    我拉着她过来,她不过来。

    好吧我坐过去。

    坐在了她的身旁,然后抱了抱她,问道:“那你干嘛这些天对我态度冷冰冰的,不暖不热的。”

    贺兰婷说道:“忙,累。我也不喜欢天天见,更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

    我问道:“你这话说得我心里凉凉,我是别人吗?”

    贺兰婷说道:“我跟家人我都不一起住。”

    这话的意思是说,我跟家人都不一起住,干嘛和你一起住。

    这也是她的行为风格,独特,独立,个性。

    她喜欢自己有自己的自由空间。

    我也能理解她的这个做法,李敖的那个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妻子胡因梦,在和李敖离婚之后,李敖接受媒体采访说了那么一句话。

    记者问李敖,胡因梦那么美,对你又那么痴心,为什么你舍得离弃她?

    李敖回答: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有一天,我无意推开没有反锁的卫生间的门,见蹲在马桶上的她因为便秘满脸憋得通红,实在太不堪了。全场所有人哄堂大笑。

    后来,很多记者借李敖的话嘲弄胡因梦,胡因梦却淡然一笑:同一个屋檐下,是没有真正美人的。

    李敖和胡因梦的纠缠过往我不想评价什么,也没资格评价,不过两个人之间,最好还是要保持一个度的。

    保持一个距离,拥有自己的空间。

    这是人性的规律。

    相处保持距离,相互的优点能放大,缺点有了屏障,人喜欢追求有距离感的东西,两性之间,尤其如此。

    从心理学上说,中等程度的空间距离最能令人产生心理的吸引效应,使人乐于积极地进行人际交往,而过近或过远的空间距离则会使人产生排斥或疏离的心理效应,使人际交往发生障碍。

    就是离得太远和太近,都会有排斥和疏离的心理效应。

    每个人都是有隐私,不喜欢别人接近把自己看清楚,更不用说是同在屋檐下的两个人,贺兰婷这点倒是做得很好,她会一直把她最漂亮的那一面呈现给我。

    可是有时候我倒是觉得,她离我有些太远了。

    所以,我心存不满。

    我们可是情侣呢,就是不住在一起,十天的半月的,难道也不联系吗。

    我跟她提出这些,她只是淡淡然的说:“见那么多干嘛?”

    说完,她站起来,然后瞥我一眼:“心里有你就是。”

    好吧,听这句话,也就够了。

    她要洗澡睡觉了,让我回去休息。

    我不想回去,想和她在这里处着,想和她睡觉。

    可是她不愿意,我也不能强逼。

    我只好悻悻然回去了宿舍。

    我在想,难道是我和贺兰婷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当我和别的女孩子打得火热,她倒是特别的在意我在乎我,但是当我全心全意跟着她,她却冷冰冰的那种态度。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干嘛呢这是?

    如果以前还没有在一起,这样子做我能理解,现在在一起了,还这么对我,我便无法理解了。

    难道,真的是我对她没吸引力吗?

    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醒来后,在床上,看着书。

    今天没事,又是周末,我就不想出去了。

    不过,一个电话打过来了,让我不得不出去。

    程澄澄打来的,说要找我谈谈。

    要谈的,还是关于贺兰婷和四联帮,包括黑明珠之间的事,对于贺兰婷扫四联帮来说,有很大的帮助。

    在我犹豫的时候,她问我,怕了吗?

    怕什么?

    她也不可能会害我。

    我问她不怕我跟贺兰婷黑明珠说了啊。

    程澄澄说道:“随你,带着她们来都行。”

    我没说什么。

    我便去了找她。

    还是在她们佳华酒店,还是在那个海上,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游艇,是换了一条游船,豪华游船,不是很大,但是非常的豪华。

    程澄澄越看,越美了。

    在监狱她就是监狱的狱花,是最美的那一朵。

    到了外面,她精心打扮,精心保养,穿戴时尚,妆容精致。

    可以说,她的美貌,和黑明珠柳智慧相比,甚至是和贺兰婷相比,都不落几分。

    我说道:“越来越漂亮了啊。”

    程澄澄没理我这句话,只是问我:“没告诉贺兰婷和黑明珠你来我这了?”

    我说道:“没必要说,反正,你要杀便杀吧。”

    程澄澄说道:“你相信我?”

    我说道:“我不相信你,但是我知道你舍不得杀我。”

    程澄澄说道:“杀你不舍得,断你手脚还是舍得。”

    她的目光中,透着一股杀气。

    这难以捉摸的杀气,很少出现。

    她是神,也是恶魔。

    我问道:“要把我直接扔海里吗?我知道上次那贺兰婷扫掉你偷渡生意那事,肯定让你很不爽吧。为了报复,要杀我?”

    程澄澄笑了,说道:“那小小的偷渡生意,没了就没了,我还不至于心疼。”

    我问道:“那是小小的生意?偷渡的生意,也能赚不少钱吧。”

    程澄澄说道:“一般。”

    我问:“哦,那什么生意赚很多钱。”

    程澄澄说道:“毒。”

    我说道:“好吧,你玩这个,你会死你知道吗。”

    程澄澄说道:“哦,知道了。”

    和她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她早已天不怕地不怕,刀枪不入水火不进。

    死?

    他们可期待着去死呢,去见神呢。

    我看着平静的海面,见她总是下雨天,刚好雨过了,天阴沉,太阳从厚厚云层中照耀下来,海面上看起来甚为壮丽,但这午后,让我是哈欠连连。

    程澄澄说道:“我是请你吃饭的。”

    她带着我进去了船舱中的餐厅里。

    餐桌上,摆满了各样美食。

    我看了看,说道:“那么丰盛,是我的断头饭吗。”

    程澄澄说道:“你那么想死吗?”

    我说道:“不想。”

    海鲜饕餮大餐。

    海鲜红酒夜光杯,身旁还有帅哥陪,这程澄澄,日子过得实在太潇洒了。

    假如她没有贺兰婷这个敌人,或许,她的日子会过得更潇洒。

    身旁的美女服务员,给我们倒着红酒,我们喝着红酒,吃着大餐,好不快活。

    吃饱喝足,我擦了擦嘴,问道:“不是说有事找我吗。怎么?就是请吃饭而已嘛。”

    程澄澄说道:“你很忙吗?”

    我说道:“还好,今天不忙。干嘛。”

    程澄澄说道:“船在往外面开。”

    我看看,果然是这样子,船往海外继续开。

    加足马力开。

    我看看程澄澄,说道:“要把我卖了吗。如果是沉入海底,这里已经足够深了。”

    程澄澄说道:“带你去看一些对你来说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

    我说道:“看什么。”

    这倒是引起了我足够的好奇心,让我看什么呢。

    又开了十几分钟,看到前面有三艘船,捕鱼渔船的那种。

    船还是挺大的。

    我说道:“看你们捕鱼吗?”

    那些渔船果然是在捕鱼。

    程澄澄说道:“捕鱼?我会带你来看捕鱼吗。”

    我说道:“哦,那是什么。”

    程澄澄说道:“制毒。”

    我一听,愕然。

    这帮家伙,在这些渔船上面制毒。

    不是,应该是这么说,程澄澄手下的这些人,弄着渔船,表面出来捕鱼,实际上,是在船上制毒。

    贺兰婷跟我说,说他们在外面的海上的一些小海岛种植制毒所用的植物,然后提炼出来在海岛上制毒。

    可是,根本不是那样一回事。

    难怪贺兰婷说找不到外面他们制毒的小岛,因为根本不是在小岛上,虽然是在海上,但是是在船上。

    任谁也不会不可能是想到,他们竟然是在海上的渔船上挂羊头卖狗肉假装捕鱼实际上是制毒。

    程澄澄说这些人其实并不种植制毒植物,他们直接进材料来船上自己提炼,产毒,然后销往陆地。

    销售的模式,是千变万化,有的是扔在某个地点,然后那边的接头去提着走,有的是开车上高速,在高速上某个路段停下来,从这个车拿去给接头方的那个车,警察就是要抓这些人,特别的难抓。

    我提出想去船上看看,程澄澄说你不怕吗。

    我说有你在呢。

    程澄澄问我:“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难道,告诉了我这些,然后就弄死我?

    不然告诉我这些干嘛,不怕我回去告诉贺兰婷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