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姐被推出来的时候,我看看贺兰婷刚才坐着的位置,只见她已经走到了我们的面前,她看了看我二姐,然后昂首挺胸,从我父母面前走着离开了,一声再见也不说,就这么走了。

    好吧,她永远是这个样子的。

    高昂着头颅,唯我独尊。

    我父母,又怎样?

    我在想,以后如果我真娶了她,她怎么来处理这婆媳关系?

    怎么和家人相处。

    算了,不说以后那么远了,只说现在,现在都已经无法相处了。

    我想,家人一定会反对我和她在一起了。

    也不去想这些事先了,先照顾好我二姐。

    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她还是极为虚弱,氧气接着,吊瓶吊着。

    看起来,极为虚弱。

    感觉是大声叫一声都会有死掉的可能。

    医护人员小心翼翼推着二姐进去了病房,让我们在外面,禁止进去了。

    让人在这里守着就好了,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安心了。

    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开始的时候,一家人都没人说话。

    吃到了一半的时候,我大姐说话了,说贺兰婷这样子做,有点太什么了。

    我问道:“过分是吗?”

    大姐说道:“她知道你二姐会被打死,她还要这样做。”

    我说道:“大姐,这真不能怪她,万一被歹徒带走逃脱了,以后抓他们就不可能的了。”

    我能理解贺兰婷。

    虽然她的所作所为,不管从道义还是从处置此类绑架的事件上面,她都显得背道而驰。

    在无数宗绑架事件中,一般,都是先让谈判专家攻心,和绑匪谈判,什么什么的,反正极少有绑匪开口说要打死人了还要强攻的。

    因为绑匪一怒之下,真会开枪打死人,反正人质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全家人都沉默了。

    我问道:“我和她在交往,她是我女朋友,你们也知道的。她不是不想救姐姐,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我想你们也清楚啊。我自己当时也不愿意,可这就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也是杜绝以后敌人还要找上我们其他家人的好办法。既然绑架挟持没有用,他们就不会再找我们了。”

    大姐说道:“对,不会挟持绑架,但是他们会直接开枪打死我们!”

    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说道:“是。”

    妈妈放下了筷子,说道:“我们知道她是好心的,可是方法不是这样子的。你和她来往,我们也不反对,要陪着她去对付坏人,坏人又来杀我们家人。”

    我问道:“是,那妈妈你觉得我不该和她去对付坏人。”

    妈妈说道:“以前我不说,现在经历了这些事,人家坏人要杀我们家人,我每天都害怕,怕你爸,你姐姐,孩子,你出事。你就放弃了吧。”

    放弃了吧?

    放弃了吧,放弃什么,放弃贺兰婷,还是放弃这份事业。

    这份杀敌的事业。

    我问我妈:“你说的是放弃贺兰婷吗。”

    妈妈说道:“我不让你放弃她,是让你不要留在这里了,我们全家都不要留在这里了,离开去远远的地方,我也忍受不下去了,每天这样子害怕。万一他们又来找我们家人的谁呢。”

    我说道:“是的,我也很害怕。”

    一直以来,家人,朋友,爱的女人,都是我所担心的对象。

    担心得胆战心惊,担心得难以入眠。

    一旦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最怕最怕他们受到了伤害,或是被抓走了。

    从王达到朱丽花,从黑明珠到贺兰婷,从父母到二姐,唉,真的是各种烦各种担忧。

    如果真想远离这一切,只有两个办法,当然是不可能和他们和解了,那是不可能的。

    两个办法,第一个,最简单的,就是远离这一切,远远的离开,去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那要出国。

    第二个办法,就是消灭他们。

    我既然已经选择了第二条路,那就哪怕是风雨兼程遍体鳞伤牺牲性命,也会义无反顾。

    可我怕的是我的身边的人一起受到了连累。

    那么,我最好是像刘局长一样,把家人送出去外面去。

    送出国外去。

    我说道:“你们出去吧,去国外,我想办法送你们出去,我要留下来。”

    父母沉默了。

    我说道:“等姐姐好一些,我送你们出去,不要留在这里了。你们考虑一下。我是不会走的了,如果我死了,我想,我应该也算是半个反黑英雄吧。”

    之所以说半个,是因为我真的算不上个反黑的人,我不愿意卷进去这些风雨争斗中。

    我的目的没有那么的高尚,我只是为了自己亲爱的女人们,朋友们,还有为了钱,为了复仇,才去干的这一切,高尚?算了吧,我这种人,要什么高尚?还有什么高尚?

    晚上,我躺在医院的病房过道的陪护床上过夜,这陪护床,还是租来的,特别的贵。

    这一晚,倒是睡得挺香的。

    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我是被大姐叫醒的,说二姐想和我聊聊。

    我一个激灵爬起来,二姐醒来了?

    大姐说二姐一早就醒来了,虽然虚弱,但是人很清醒,和他们聊着天。

    看我睡得那么香,就没叫醒我。

    我哎呀一声,说道:“你们该早点叫我起来的!”

    进去了病房,我二姐半躺着靠着床头,看我进来了。

    没有接着氧气了。

    我站在她面前,想和她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父母也在身旁。

    我坐了下来。

    二姐问我:“你醒了。”

    我说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她说道:“我没事。”

    我看着她的手臂,被打断后手术接起来的手臂,缠着厚厚的包扎。

    还夹着木棍。

    脸上的淤青。

    还有她身上我所看不到的两枪打进去后手术的包扎,我心疼着她。

    我说道:“你还是好好躺着休息吧。”

    她说道:“我没事了。”

    我说道:“二姐,对不起。”

    我一时哽咽。

    我说道:“你为我为这个家付出那么多,我生来,就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灾难。”

    我二姐和大姐不同,大姐是不喜欢念书,她脑瓜子虽然灵活聪明,善于交际,但并不喜爱读书,早早放弃学业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这一点。

    当然也是因为生活实在过不去。

    而我二姐,是很想很想读书的,我知道她其中一个最大的梦想,就是上大学,却因为让我去读书,不想给当时家徒四壁的我们家带来更大的负担,她出去打工了,给家人寄钱,给我寄钱寄伙食费。

    当时她去打工,不过是一个工厂的小妹,一个月哪有什么钱啊。

    大多数,都给家人寄来了。

    当时多年不回来过年,因为心疼来回路费所以不回来,回来那一年春节,大多数人都换了触摸屏手机,她自己,却还在用着那个老款的按键手机。

    二姐说道:“你不要这么说,你是我弟弟。你是个男人,你怎么能哭。”

    我点点头,强忍眼泪:“对,我不会哭。话说,这次我让你受难受苦了,是我的错,我打算买一件礼物当做我一点点亏欠你弥补你的心意,你自己挑吧。虽然这也弥补不来你的伤痛,可是这也是我一点点心意,让我安心点,我知道你不想要,可是你必须要。”

    二姐说道:“送我一部手机吧。”

    她笑笑。

    我问道:“你现在用的什么手机?还是那按键的手机吗。”

    二姐说道:“不是,是苹果的,前年买的。”

    我说道:“这样子啊,也学会奢侈了嘛。”

    她说道:“那我自己挣的钱。”

    我平时给她钱花,她也不要过,只说你留着给家人用,留着自己存钱娶老婆。

    我说道:“那用了苹果手机,还要我买什么手机?”

    她说道:“被那些人抢走,不知道扔去哪里了。”

    我说道:“好,我送你一台最新款的。”

    她笑笑。

    我说道:“这帮家伙,我整死他们给你报仇。”

    她问我:“听妈妈他们说,他们只是给人做事的。”

    我说:“唉,对啊,这些人都是受命于人,被人雇来的,幕后黑手,恐怕现在还没有能抓住啊。等等吧,将来一定能抓住,会给你报仇的。”

    接着,我问父母,问他们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出去国外了。

    如果不出去,只能好好在监狱小区里面呆着,那里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了。

    而我二姐,也要在里面好好呆着。

    家人说大家再慢慢商量,不要着急什么的。

    我说道:“二姐,你真的不能出去外面乱晃,只能在监狱小区里面。”

    她问我道:“那我的店怎么办?”

    我说道:“唉,先转掉吧,到时候,等过了这阵子,这风头,都抓了他们再说。”

    她问我:“什么时候。”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到底什么时候能灭掉我们的敌人,我是真的是不知道。

    我们已经努力了很久很久了,可是走到现在,依然还是那个状况。

    有人敲敲门,然后走了进来。

    我一抬头,看见门外进来的是贺兰婷,一只手拿着鲜花,一只手提着水果篮。

    她来看望我二姐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